棄養風暴:政策進步 有心人難防

【無期徒刑的解方】系列二

記者 李娉婷/報導

零撲殺政策上路前兩週,一位飼主將養了15年的臘腸狗送桃園市新屋收容所,表示「狗老了、人也老了」沒辦法再照顧;半年前,一位民眾聽聞辦理不擬續養手續需收費,轉身就將狗丟棄在基隆市寵物銀行門口;而更多的是,動物根本無法「證明」自己曾被飼養──在眾多棄養方式中,又以「假拾獲真棄養」最令公立收容所難以招架,如何防堵,也考驗各地動保機關的智慧。

今年過年前,一隻15歲的老臘腸被飼主親手送入收容所。 新屋志工/提供

為了防止民眾濫舉報、隨意棄養動物,不論是不畏民眾壓力依然積極勸退的工作人員,或是制定更嚴格的動物入所標準,一些公立收容所其實已早有自己的一套「數量管制」方式,其中又以彰化縣的措施最具嚇阻效果,但卻因為民眾普遍動保觀念不足、跨單位的不配合,政策只實施5個月就夭折。

所有動物入所原因中,「拾獲送交」的數量最難以控制,在寵物登記落實率低的地區,更是有許多民眾以拾獲之名、行棄養之實。2016年4月,在縣長魏明谷的指示下,彰化縣動物防疫所要求民眾若要送交拾獲犬隻,須先到警局備案、寫拾獲單,以證明犬隻確實是「拾獲」而非自家所有。

公立收容所常遇到「拾獲動物」和「送交民眾」互動良好的狀況(示意圖)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江幸芸/攝)

一般來說,民眾有了足夠的觀念,道德勸說才會奏效,在許多「動保沙漠」地區,嚴格執法比起勸阻更有效果,而彰化縣的策略,巧妙運用了違法民眾在執法單位前容易心虛的心理,雖然僅僅是多填一張表格,但許多民眾不願意進警局,短時間內遏止了棄養亂象,效果相當不錯。

不過,這項規定不只對民眾來說麻煩,也是在增加警察單位業務,導致警方的反彈聲浪跟民眾一樣大,「我們跟彰化縣警察局總局溝通過,還是沒有用」彰化縣動物防疫所表示,政策最終因為跨單位的配合失敗,在2016年9月就宣告終止。

現在,彰化縣換了另一套新方法,民眾拾獲送交動物,除了要填寫「動物送交切結書」外,還需要另填寫一張「非本人飼養切結書」,證明送交的不是自己養的狗,否則須負法律責任,嚇阻效果雖低於向警局備案,至少仍多了一層關卡──儘管在許多案例中,從民眾與狗的互動,就能猜出其實是棄養而非拾獲。

彰化縣拾獲動物除了要填寫基本的動物送交切結書外,還需要另填寫一張非本人飼養切結書。 彰化縣動物防疫所/提供

如今捕犬業務回歸動保機關的地區,能內部配合、最大限度地掌握動物入所標準;願意辦理不擬續養的民眾,也仍算守法;最多問題的,就屬民眾「假拾獲真送交」,不僅無法有確切的統計標準、也難以勸導,儘管公立收容所已獲農委會「總量管制」的行政指導,得以在收容所額滿時拒絕再收容動物,但只要一有空間,這類民眾仍會是收容所的一大負擔。

此外,公立收容所也怕遇到一次需要大量收容的狀況,有些時候,卻不得不收,舉例來說,台中市動保處認為,最棘手的就是孤苦無依的老人家飼養動物作伴,在生病或離世後,晚輩不願意繼續飼養動物,轉而將動物送交收容所,有些案例飼養的數量不多、有些卻能高達10幾隻,這樣的狀況對隨時處在飽和狀態的收容所而言,是不小的負擔,「但若不收,就沒有達到收容所該有的責任」台中市動保處表示,該如何為真正有需要的民眾服務、阻擋惡意棄養,是公立收容所的一大考驗。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