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撲殺、安樂死的“城鄉差距”

【零撲殺非零安樂死】系列四

記者 李娉婷/報導

零撲殺政策已正式上路,理想的狀態下,動物將不再因為收容空間不足而被撲殺,大眾口中的「安樂死」也回歸個體動物福利角度,讓在生理上遭受痛苦的動物能夠安詳離開。不過,這項大眾眼中立意良善的政策,對於許多收容所來說,卻是難以承受之重,有人認為是城鄉資源落差造成,但也有人認為達成與否,取決於地方是否有決心──到底一隻動物的健康程度,受到資源影響有多大?要落實零撲殺、執行安樂死,有多困難?

去年9月,14歲的「來福」飽受病痛折磨,最後在收容所人員的陪伴下離開人世。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基隆市寵物銀行/提供

《動物保護法》、《公立動物收容處所管理規則》指出,在收容動物患有法定傳染病、重病無法治癒或其他緊急情況下,為解除其傷病之痛苦,得以人道方式處理,也就是所謂安樂死;中央法規定下大方向後,再由地方自行制定動物人道處理流程,同樣狀況的動物,在不同地區會因為流程或人力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結局。

經費影響收容動物健康程度的狀況,從最基本的動物疫苗就可以看出,去年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走訪全台收容所時,就曾調查到屏東科大收容所(屏東縣動物收容所委外經營)表示疫苗太貴、且具潛在危險而不施打,不過,屏東縣去年撲殺1815隻收容動物,人道處理率達58.55%,是全台最高,動物是否真的會因為未施打疫苗而導致疾病傳播,沒有機會得知。

而在桃園市新屋收容所,除了明顯狀態不好的個案,所有動物都會在入所當天就施打疫苗(成犬施打七合一疫苗、幼犬施打五合一疫苗、貓施打三合一疫苗),桃園市動保處動物管制課課長高瑜婕表示,2010年至2011年時,新屋收容所犬瘟嚴重、所中難有健康動物,但2011年開始對入所動物全面施打疫苗後,就少有犬瘟疫情傳出。

除了重病動物外,桃園市動物保護教育園區(新屋收容所)所有入所動物都會施打疫苗。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何宜/攝)

「施打疫苗在初期的確會被看作是額外支出,但如果常態使用、大量採購,就可以將費用壓低,而且疾病減少後,額外用藥也能減少,加上動物的健康品質提升,有助於認領養,整體來說,對收容所是好的」高瑜婕指出,雖然教科書上會建議動物要在最佳狀態時再施打疫苗,但剛入所的收容動物瘦弱是常態分布,以結果論而言,全面施打能夠達到良性循環。

其實,從台東縣嘉義市雲林縣等地去年的收容動物處理情形來看,儘管經費不是這麼充裕,只要地方願意跨出改革的第一步,要逐步落實「零撲殺」、執行「安樂死」並非不可能,改革初期的陣痛,也能在建立標準作業程序後達到緩解;此外,另一些案例中,經費充裕的縣市,面對零撲殺政策,反而可能需要作出專業外的妥協。

舉例來說,在新屋收容所,「年幼無法進食」的動物被列為優先安樂對象,因為乳犬貓每2-4小時就要人工餵食一次,除了沒有多餘人力能照顧之外,若是放置不理、等到年幼動物自然死去,反而不符合動物福利;但同樣的狀況若發生在台北市,就會優先聯絡志工或民間團體,若是真的找不到外援,最後還是會由動物之家工作人員帶回家照顧。

年幼動物沒有自主生存能力,需要定期人工餵食。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何宜/攝)

台北市目前有「動物保姆計畫」及「台北市補助民間認養照護收容犬貓要點」分散乳犬貓的照顧壓力,動物保姆計畫是由志工將乳犬貓攜出照顧30天,並非認養;而補助要點則是直接由團體領養動物,根據照顧天數補助費用,最高補助上限為30天,目前已有3個合作協會,以領養乳貓為主。

「不放棄每一個生命」是美德,但在大環境不佳的狀態下,太過執著於個體動物的生命延續,真的是好事嗎?是否會壓迫到其他動物的生存空間?零撲殺政策的緩衝期期間,六都中就曾傳出獸醫師判斷動物重病、需要安樂死,但主管因為不想讓數字增加,大手一揮表示繼續救的狀況,收容所工作人員犧牲下班時間奶貓奶狗的情形更是普遍,民間團體尚可為懷孕動物做引產,但公立收容所不救下每一個生命,彷彿就是罪大惡極。

「在已經邁向零撲殺的地區,收容動物需不需要安樂死不是靠獸醫專業判斷,而是靠民意判斷」一位收容所獸醫師無奈地說道。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