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容所的弱勢狗 誰來救牠們?

收容所裡的狗是很可憐,而那些進了收容所之後,嚇得只會面壁、瑟縮在角落的膽小狗,更是令人看得心酸,並為牠們接下來的日子擔憂,Sunny Junior用半年的時間紀錄了牠們的影像,還提醒大家:當十二夜變成了沒有止盡的刑期,我們應該仔細思索這些弱勢狗的生存問題,給牠們希望!而行為訓練會是牠們的曙光嗎……

/ 周聰吉 (內政部消防署特種搜救隊搜救犬教官)

零撲殺政策正式上路了,為了短期內快速達到目標,就是讓收容減量,而最直接的解決方法之一是減少捕捉,讓狗繼續在街上遊蕩;另一個作法則是將公立收容所的狗送往私人狗場,但問題依舊沒有解決,只是移轉,並讓狗隻從被人道處理,轉為被關到嚇死、餓死、病死。因此筆者不認同沒有落實相關配套措施的零撲殺,以愛心之名行侵害動物福利之事,會讓動物狀況非常淒慘。

心理創傷,可能還勝於身體外傷。牠不是在玩躲貓貓,而是不敢看人。 Sunny Junior /攝 (新屋收容所實景)

收容所裡膽小、有行為問題的狗,並非不適合領養,而是需要飼主與犬隻都接受訓練,飼主了解如何讓狗減輕壓力,而經過妥適訓練後,養起來多數會跟一般狗沒兩樣。只是耐心、愛心、環境真的缺一不可,全世界的訓練師都贊同,狗其實好教、好訓練,最難訓練的是飼主,偏偏問題犬隻多起因飼主的管理不當,又因對狗的不了解而發生棄養。

收容所內弱勢、社會化不足、膽怯敏感的狗,必須隔離飼養,不可混合養,以免發生強欺弱情況,造成弱勢犬因壓力導致行為問題更嚴重。面對這樣的狗隻,需要付出比正常犬幾十甚至百倍的耐心、愛心、時間、環境去訓練教育,並且需要敏銳的觀察力及訓練技術能力,因為內向害羞沒自信的狗,社會化不足,不小心就會轉變為攻擊性,一旦判斷錯誤,就會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角落裡藏著無盡的恐懼與不安。無法面對外界的牠們,對我們的威脅有多大?關牠們的意義為何? Sunny Junior /攝(新屋收容所實景)

流浪動物的行為問題,是無法以正常的犬隻行為模式,去思考訓練及看待的,很多的米克斯是因先天遺傳基因中的敏感神經質,加上後天的社會化問題,或是因壓力、創傷等導致的伴生行為問題,因此牠們需要自環境中抽離,另外安置,而矯正訓練技術非收容所內人員有能力從事,再以目前收容所的人力編制來看,那更是不可能的任務。

行為異常流浪動物的矯正訓練,專業性極高,甚至需要醫療輔助用藥,需投注的時間、精神、環境、資源非常巨大,也不見得每隻狗都能矯正的好,即使一般犬隻在因飼主、環境、壓力或遺傳性精神疾病造成行為問題時,投注了再多資源,訓練師擁有再高深的行為矯正技術,也未必能處理。

收容所裡,活在恐懼中的狗狗其實不少。這隻就連睡覺都不敢趴下,試問牠要如何在收容所中生存? Sunny Junior /攝 (新屋收容所實景)

某些訓練師會說:沒有訓練不好的狗,只有不會訓練的人,但這在行為矯正的領域是說不通的,行為矯正訓練動輒一年半載,坊間訓練行為矯正收費驚人,究竟有多少飼主願意花又花得起?因此想養狗的人,首先要考慮的是自己有沒有足夠的知識與技能養好一隻狗,不會讓牠因為你的無知產生行為問題,沒有經驗及把握的話,就直接挑選個性穩定的成犬認養。

多數的領養人喜歡領養幼犬,認為從小養會較貼心,事實上這是個錯誤的觀念,因為多數的人不具犬隻訓練能力,卻自認為具備,以為隨便買兩本書來看看,就可以晉身為訓練師,若真如此,這些職業訓練師怎麼活下去?

恐懼與害怕,讓牠只敢活在角落。此時,就算敞開籠門,她也不敢走出去。 Sunny Junior /攝(新屋收容所實景)

千萬不要認養幼犬然後又高估了自己的實力,認為自己有能力訓練教養好一隻狗,等出了問題再丟回收容所,當個有肩膀肯負責的飼主,且時時關注牠,與牠互動、愛牠,跟牠感情交流互動,是唯一能降低行為問題發生率的方法。

零撲殺政策看來似乎是台灣動保運動的一大里程碑,事實上,卻可能對動物福利造成巨大的傷害,而衝擊最深的更將是第一線的工作人員,有關流浪動物的諸多問題仍有待解決,不適於收容所生活的狗,或是無法治癒的狗,都有必要採行安樂死,對人對狗都好。

真實世界比統計學上的數字要複雜太多,我們不宜高度伸張自我的動保意識、道德標準,逼迫政府追求漂亮的統計數字,卻對殘酷的真實視而不見!

當牆是他們唯一的依靠時,該難過的應該是我們吧。Sunny Junior /攝 (新屋收容所實景)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