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抓不完!誰高興?誰擔心?

/ 張靖霖 (台北市寵物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

不時聽到有人提到「台灣之耻」事跡之一:台灣流浪狗問題已存在我們四周超過20年了,政府每年也編列上億的公帑來補助認養、建置收容所、安置管理和寵物登記等,一連串的積極措施,不遺餘力地解決流浪犬問題,但流浪犬為何每年越抓越多?

公立收容所裡觸目所及,絕大多數是米克斯犬。蕭士塔/攝

在近20年前,也就是民國87年政府頒佈《動物保護法》至今,寵物業者就開始無時無刻承受「流浪犬之製造者」的駡名,而「以認養代替購買」的驚世詞語流傳之後不僅有違特定寵物業管理辦法所保障的業者工作權生存權,並打擊到產業發展,尤其紀錄流浪犬進入收容所,遭遇安樂死的影片「十二夜」,在104年上映後,對業者的生計營收更是重創,情勢雪上加霜。

持續至今,業界除了盡量表述合法業者與流浪犬實在無關外,各公會也極力輔導業者提升品質優化服務,及善盡社會責任、配合公益等以推動產業優質化,本以為有助於澄清真相並改善形象,豈料好景不常,今年2月4日,依《動物保護法》新規範,各縣市公立收容所正式實施「零撲殺」政策,立即在2月6日由聯合新聞網刊出「有效管理寵物繁殖業,減少棄犬產生」為標題的報導。

被棄養或放養在外的未絕育家犬,應是台灣流浪狗源源不斷的「元兇」。蕭士塔/攝

該篇報導指出,造成流浪動物之源頭主因,是寵物繁殖業的管理不當、合法掩護非法、違法超量繁殖、任意胡亂配種,並導致犬隻多病,民眾無力照顧以致棄養等等。本人在此表示憤怒和遺憾,因為報導的內容中再次嚴重指控產業,卻未採訪任何業者,並以缺乏事證的個案做指述,不僅違背平衡報導的原則,並有模糊焦點、混淆視聽之嫌。

所幸在該篇報導刊出後隔天,就有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黄秘書長,以客觀的分析及數據資料,仗義陳述真實情況,指出在收容所或民間中途之家、甚至在路上,看到的遊蕩流浪犬,在在顯示近九成的數量都是米克斯犬,而不是業者培育的品種犬,那麼米克斯流浪犬到底從那兒來?可以確定繁殖業者決不是流浪動物的製造者,真實狀況就如黃秘書長所說,應是一般飼主因各種原因而棄養或疏縱在外的未結育家犬,所繁殖出的後代。

寵物業者近年積極投入公益活動,樹立好形象。圖為本文作者參加幸福轉運站的流浪犬貓認養活動。  何宜/攝

此外,在公私立收容所裡看到的少數遭人棄養,或未做寵登走失的純種犬,通常也會在第一時間被民眾認養,快快帶離收容所。本人深知,任何領域、行業都會有合法及不法人員並存的狀況,雖不敢擔保所有業者百分之百不會做出違法行為,但如果新聞報導的立場是中立客觀、公正力求趨近真相的除了求取專家、學者等相關人員的意見外,並能採訪到業者,無論內容為何,我們必定欣然接受!因為以平衡報導為前提的新聞自由,才能令人信服和尊重。

近期監察院調查了嘉義縣民雄收容所發生犬隻不當運輸事件,並提案糾正相關單位。調查過程意外發現案外案,全台曾有13縣市將收容動物送至民間收容所,其中有二間收容所累計認養8485隻犬隻,但經地方動保機關清查後,目前只剩下1820隻,計有6665隻犬隻下落不明。我們合理懷疑這或許是冰山一角,並是縣市收容所為落實配合「零安樂」,企圖美化數字的思維,而將犬隻移轉給民間收容所的實際案例!最後我謹以「今日台灣若没有流浪犬?有誰會高興?有誰該擔心?」做為結語,提供各位審思,感謝大家。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