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保修法協商 “趕時間”混亂通過

特約記者 李娉婷/報導

受到立法委員孔文吉介入,被綑綁要求一起通過的《野生動物保育法》、《動物保護法》修正案,在今(24)日中午於立法院召開黨團協商,由於原住民族狩獵、野生動物毀壞農作物相關條款今日在立院內取得共識,動保法修正案也直接過關;不過,野保法部分條文修正雖「在立委間取得共識」,但卻是以未重視主管機關意見的方式,強硬通過。而同樣爭議性十足的放生相關條款第32條則不討論、46條將在下週五繼續協商。

今日11點至13點30分,立法院針對《野生動物保育法》修正案召開黨團協商。 網路直播截圖

分別在2016年4月及11月被拉下協商的《野生動物保育法》、《動物保護法》修正案,今日在立法院召開黨團協商,由於動保法修正案早已在立法院內取得共識,是作為政治籌碼而被拉下協商,雖未進行討論,但主席林岱樺在協商結束前決議,動保法修正案維持原審查通過後的版本,不須另外修正,逕付二三讀。

野保法修正案則有「原住民族狩獵議題」、「放生議題」兩大爭議,經由林岱樺裁示,今日討論以原民狩獵相關條款為主,放生議題則待下週另外處理,但攸關宗教放生爭議的第32條卻維持不予修正,只調整與罰則相關的第46條。

由於《原住民族基本法》已開放非營利自用狩獵行為,因此野保法第21條之1第一項確定增加「自用」需求,放寬原民狩獵限制,不過對於第19條使用工具的限制,在立委間則有不同看法,除了獸鋏應全面禁用外,蔡培慧建議,也應加入禁用金屬製作的陷阱,主要是為防止「鋼索」對野生動物的危害,但高潞‧以用認為,其實鋼索和籐索一樣,沒有強弱的差別,且傳統獵具已需經由中央主管機關會同中央原住民主管機關認定,不應另在法條中規範材質。

台灣黑熊保育協會創辦人黃美秀在去年4月的一場記者會中,展示手掌被鋼索陷阱纏住的台灣黑熊照片。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高金素梅則表示,重點是怎麼去使用,而不是材質的問題,且不同族之間打獵的模式不同、各有各的規範,若是在法條上不斷限縮,她認為非常歧視和不尊重,應該等「做不好再譴責」,而不是一開始就以不信任的基礎修法。最終法規會出面協調文字,野保法第19條第7款修正為禁用獸鋏及「金屬製作之吊索」,但「排除原住民族傳統所用之獵具」。

孔文吉另針對台灣獼猴造成農損問題,要求野保法中加入補償機制,將野生動物危害也視為天然災害、納入農損補償機制中,對此,農委會林務局則認為不可行,因為野生動物損壞農作物難有認定標準,林務局舉例,同樣是「野生動物危害」的病蟲害,就會使這項規定漏洞百出、窒礙難行,對於野生動物造成的農損,應以積極防治為手段,且政府也都有電網補助的申請,可有效防治獼猴損害農作物。

孔文吉認為台灣獼猴危害農損情形嚴重,應比照農業天然災害救助辦法給予補助。 示意圖,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但林岱樺認為,補償的法條通過後,農委會才會積極推廣研發防治手段,此條文相當具有前瞻性、應支持通過,在法條後另加「並由中央主觀機關積極研議防治措施」即可。林務局後勉強同意保育類野生動物造成農損可以有補償機制,但孔文吉另以山豬做為案例,認為不該限縮動物範圍,一般類、保育類都該賠償,且台灣獼猴將來也相當有可能變成一般類動物,儘管林務局一再表示一般類野生動物造成農損即可移除,但卻不被立法委員採納。

而第21條之1雖開放原民以「自用」目的狩獵,但對於狩獵區域的劃分,卻在支持開放的立委間也出現歧異,高潞‧以用提案,可狩獵之野生動物物種、區域應由部落擬定,遵循傳統劃分出「獵場」,而非所有「傳統領域」都可狩獵;孔文吉認為,部落裡可能沒有專業團體可以擬定,雖然他支持部落自主管理,但區域的劃分應由中央主管機關進行,且現在很多獵人不只在傳統領域打獵,也會在林務局管理的林班地打獵;鄭天財則認為應依照原基法,「原住民族地區」皆可狩獵。

最終協商結果以高潞‧以用的提案為準,但其中「由部落擬定」改為「由部落偕同中央主管機關擬定」,下週五再做最後的文字確認,但原則上不再進行討論。

高潞‧以用提案。 立法院/提供

今日的協商由於主席不斷表示會議場地「有時間限制」,最終法條還是無法精細討論,還出現了不合程序的條款通過,Kolas Yotaka提案的第51-1條修正案,還未經過經濟委員會審查即在黨團協商內通過,同樣拿掉野生動物一般類及保育類的界線,原住民族將來若違反第21條之1第二項規定,未經主管機關許可,獵捕、宰殺或利用野生動物,供傳統文化、祭儀之用或非為買賣者,只處以行政罰鍰,沒有刑事責任。

※完整轉播可見立法院議事轉播網際網路多媒體隨選視訊(ivod)系統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