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友善犬貓 也別忽略其他動物

呼應農委會推行「校犬績優校園」活動,與教育部公開宣告「強化校園友善犬貓計畫」,聯合新聞網 1月14日(六)舉辦2017年第一場公眾實體活動《鳴人堂講座:校狗這回事》,邀請五位不同領域的專家現場開講,借此了解校園現場人與動物的關係、現況以及未來發展方向,「友善校園」還可以怎麼作為。

文/動物當代思潮團隊

國立中山大學生物學系副教授顏聖紘,當天以動物行為學的觀點,切入、看待校犬這回事。他說:「因為動物福利是基於我們對動物的理解,可是理解的科學基礎是動物行為學。動物福利不是只有狗,教育很多方面都應該讓學生知道如何看待所有動物生命,亦即不管教育現場、研究領域,都應顧及所有狀況,並有一致性的說法與論述,不能懷有偏見,這才是談動物權與動物福利時的基本宗旨。」

中山大學生物學系副教授顏聖紘表示,教育應讓學生平等看待所有動物。 動物當代思潮團隊/提供

他認為,所有校園環境狀況不一樣,校狗這件事要被制度化時,就必須考量許多行政上的細節。例如城鄉差距,當校園位置不位在都會,而且校園環境不是只有狗時,該怎麼處理?以及校犬成功案例背後的隱憂,萬一校長退休、老師換人怎麼辦?是否理念就無法繼續?

「不是有愛就能解決所有事情,我們必須承認,人就是有偏好與偏見。」

他說,中山大學被稱為「桃太郎大學」,因為有狗、鸚鵡與猴子,鸚鵡是保育類外來種,猴子是柴山地緣上的野生獼猴,狗則是流浪狗。柴山浪犬問題非常嚴重,浪犬幾乎每個月都會咬死山羌,跟猴子關係也很衝突,然而這些浪犬在校園進駐日久,就被學生承認為校犬,彼此友善。

狗融入生命教育是OK的,但生命教育不能只聚焦在這隻狗身上,而忽視其他野生動物的存在,尤其一但涉及淺山,對其他動物很可能就是災難。」他說,這就是偏好與偏見,就是雙重標準,我們比較愛狗,但教育的目標不是去「喜歡牠」,而是就算不喜歡,也要正視各種動物都有牠存在的權利。

有「桃太郎大學」之稱的中山大學,向學生宣導與獼猴的應對方式,校園中也出現了許多獼猴相關設施、告示牌。(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林美吟/提供)

「當狗是外來動物的時候,我們應該想到怎樣避免狗跟野生動物的衝突,這是校園經營上很重要的課題,在中山大學,我們會讓校犬在固定範圍活動,不去干擾野生動物。」

「流浪狗是人造成的,獼猴會下山也是人造成的,他們的衝突也是人造成的。身為教育者必須同時看見這些問題,也應該落實在每個科目裡,而非單獨把狗拉出來談生命教育。」

「誰來決定誰是好動物呢?很多人喜歡狗,也有些人喜歡猴子,但我們並不希望人跟猴子有過度的互動,人已經改變狗的行為了,不要再去改變猴子的行為,你跟牠很熟是你的事,這不代表牠跟群眾的關係。政策的推動,必須包括怎樣不排斥地接納所有動物,不能野生動物被狗咬死,稱讚說是『忠犬護主』,而消防員捕蛇,就沒有人擔心牠脊椎受損。整體政策應一體適用於所有生物,不能再造成更多偏見,否則就失去動物權原來的宗旨了。」

中山大學的校犬,夜晚有自己的小窩。別看牠們看到人就露出肚肚,要是有陌生狗或者獼猴出現,牠們可是會發脾氣的!(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大家愛護動物,只有生命教育可以教嗎?其實從環境倫理學上看,像是長壽的鸚鵡跟烏龜,未來都會是非常嚴重的議題;從狼到狗的過程中,經過多少人擇,這也是自然課、生物課該教的內容。每件事都有其知識、技術、產業、政策跟法律的關係,各種課程都可以去探究。」

「事實上我認為動保論述,目前都還是比較缺乏生物多樣性及環境倫理,希望這幾年能快速發展起來,有了這部分的補強之後,我們才有辦法對動物一視同仁,知道什麼時候須有一致性的論述、什麼時候該因動物而制宜。」

「另外,校犬若形成政策,未來要怎樣避免對學校造成工作量與績效上的壓迫;校狗落實在教學現場,怎樣才能不變成燙手山芋,變成未來動保教育的雙贏,我想這些都需要我們積極思考。」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