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抓得住“牠”拍攝20萬隻貓狗甘苦談

/特約記者 李佳殷/報導

有養寵物的民眾都知道,想幫自家毛小孩拍一張好照片,可不簡單!但基於各種理由,我們都會想為牠們留下生活的過程和生命的紀念,所以何不把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人去做,寵物攝影這樣的職業因此應運而生。

但,從一個擁有攝影專業知識或器材的攝影師,到成為一個能真正捕捉毛小孩千嬌百媚的寵照攝影家,這中間的距離和甘苦,恐怕只有已捕捉20萬隻貓狗影像的劉智豪,最解其中味了!

劉智豪本人照。李佳殷/攝

這天,他在華山藝文特區拍攝兩組狗貓客戶。只見人稱「老劉」的劉智豪和飼主笑談中,一邊先認識才5個月大的狗狗哈媚,另一邊也招呼年齡都不到一歲的貓貓亞瑟和Keven,讓兩組飼主非常放心的把自家貓狗交給他。而老劉一會兒穿梭在狗貓與鏡頭間,一會兒拿出各式道具吸引牠們的視線,還得不時跟飼主溝通他們想要的畫面。

劉智豪影像工作室拍攝貓狗現場情況,圖下攝影師為另一位伙伴陳婕瑀。李佳殷/攝

談起自己從大傳系畢業、一心想當新聞記者,如今卻成為貓狗「掌鏡人」的這段奇緣,老劉說像似冥冥中的召喚;曾一度因故離開寵照攝影,現今他卻已躋身國內動態追焦攝影中的翹楚,這過程相當不簡單,除了身體上可看到的累累傷痕外,心靈也經過諸多磨練。

「我本來是想在軍中當新聞官的…」老劉回憶過往,從拍攝一些典禮、時事記錄,轉為拍攝一張張講究美感與情境的寵照,是受退役後的第一份工作啟蒙。

「當時我來到一間攝影工作室,是以拍攝狗狗為主的公司,我這裡的傷口,就是被前幾組拍攝的狗狗留下的。」指指下巴的一塊痕跡,老劉其實自小家裡就有養狗,只是因為父母反對,所以都是短暫的經驗。

對狗貓的心理不夠了解時,拍出的照片儘管光線構圖技巧成熟,卻捕捉不到動物的情感,這「不是一個攝影師想追求的…」自覺作品缺乏靈魂的他,於是離開寵照達一年半的時間,直到一個命定的機緣來敲門──洽談拍攝寵物雜誌的照片。

隨著主導性的增加,老劉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拍出的照片,也才確立心志要成為一個寵物攝影師。自己也飼養很多的流浪貓,因此義務替台北市流浪貓協會拍攝年曆,幾年總計下來,身上因拍照累積的傷口多達640處,不過他也自豪的笑道:「至少已經三年半沒被狗咬了。」

老劉如今捕捉的毛孩照,動物神韻巧妙且自然。劉智豪/提供

為了拍出一張好的寵物照,從學訓練、到學美容,甚至是寵物溝通…,飼主的眼中,老劉是位沒架子、耐心高,又懂狗貓心理的人,老劉說「想到初期什麼都不知道,就去拍照,實在是太危險了。」

拍照過程中,老劉一發現狗狗哈媚注意力無法集中,立刻介入以肢體語言安撫溝通。李佳殷/攝

目前家中有5貓4狗的劉智豪,對動物有著更多使命感,品種教育一直是他很想做的一件事,「教養不棄養,不管您喜歡什麼樣的毛小孩,請先準備好承擔一輩子的責任。」老劉在工作室臉書專頁上寫著。他在2017年出版了一本自己的月曆,裡面教育著很多拍過貓狗的品種與觀念,送給往來認識的人,自謙不是作公益,而是愛動物的一份責任心。

老劉集結長年合作對象,一起發行的月曆封面。取自劉智豪影像工作室臉書

他說:「寵物攝影對我的意義是,我非常的幸運,能夠堅持初心;感謝每位毛小孩,能讓我享受每個按下快門的當下,讓我一直在攝影這個領域上努力。」

的確,對每一位投身動物保護領域的人來說,熱心與熱情是永遠的必要條件!而從動物身上獲得的心靈滿足感,更是無可取代的。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