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與疏----立法的思維

/ 黃慶榮(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

大禹治水早就告訴我們,成功的治水方法是「疏通」,而非如鯀使用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堵擋」方式。

    遺憾的是,這些年來我們卻看到政府在制定【野生動物保育法】與【動物保護法】的思維,卻是用「堵」的方式,以為只要立法禁止,就可以把一切問題都解決。

成功的治水方法是「疏通」而非「堵擋」。

 

    例如:在民國84年頒布實施的【野生動物保育法】第16條第一項:保育類野生動物,除本法或其他法令另有規定外,不得騷擾、虐待、獵捕、宰殺、買賣、陳列、展示、持有、輸入、輸出或飼養、繁殖等是禁止條款。在第31條第四項:本法修正公布施行前已飼養或繁殖之第一項所列之野生動物,主管機關應於本法修正公布施行之日起三年內輔導業者停止飼養及轉業,並得視情況予以收購。

第31條第四項就是抒通條款,遺憾的是使用「得視情況予以收購」,也就是說,主管機關也可以不予收購。在事實上,並未見到政府主管機關採取收購行動,而是在頒布禁止法令後,任憑業者自生自滅,造成另一個社會問題。

坊間繁殖場所一景。羅特維爾/提供

 

    又例如:在【動物保護法】中,禁止飼主棄養其所飼養的動物,也為了幫助飼主解決他們「不擬繼續飼養之動物」的問題,而在【動物保護法】第14條第一項賦予設置「動物收容處所」的法源依據。也在同法條第五項明文規定:動物收容處所或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指定之場所提供服務時,得收取費用;其收費標準,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定之。由不擬續養其動物的飼主,依照地方政府制定的收費標準繳交規費。

其立法目的,也就是解決民眾「棄養」動物,造成流浪動物困擾社會的問題。此舉也是在降低流浪犬隻造成的社會成本支出。況且,不擬繼續飼養動物的飼主必須繳交地方政府制訂的規費,並不會產生飼主不擬續養,交由政府收容,卻由全民買單的問題。

    很遺憾,只要每當各地方政府制訂收容犬隻收費標準的時候,便立即會遭受相當多的「愛心人士」或「動保團體」以高道德標準,認為既然飼養了毛小孩,怎麼可以棄養呢?而大肆抨擊。

    我們絕對贊成要善待自己飼養的毛孩子,而且既然養牠,就要負責牠們的一生。但是,這是屬於道德層次的問題。就好比是既然結了婚就不應該離婚一樣。

棄養理由。資料提供:台北市、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高雄市、基隆市、宜蘭市、雲林市動保處或防疫所。

 

    再例如:【動物保護法】為了提升特定寵物(犬、貓)的動物福祉,將特定寵物繁殖、買賣、寄養業納入管理,規定必須要向地方政府主管機關申請核准,發給「許可證」後,才可以營業。但是,在土地法規上卻沒有幫這些業者解套,因而造成儘管這些業者既有的飼養環境多麼的好、飼育的品系多麼的優良、繁殖出的後代多麼的棒,可是縱然他們想合法化也枉然。於是,他們變成了人人喊打的「非法業者」。

    可是,不論是「野生動物保育法」與「動物保護法」是法律,我想沒有人會反對吧?法律所規範的是人類最低道德標準的行為。遺憾的是,民粹的國內動保團體與人士卻往往無限上綱的將道德標準橫架法律終,而致台灣的執法機關動輒得咎,也是讓受命承審動保案件法官被譏評為恐龍的原因。

    不論是【動物保護法】所倡導的動物福祉評鑑指標,會隨的人類文明、科技進步、經濟發展等而日新月異,因此,動物保護工作可以說是滾動式的觀念,會隨著時代的轉變而提升。【野生動物保育法】自然也不例外。

    最後,筆者要在此重申,如果大家認為台灣還是一個法治國家,那麼,任何人都應該遵守法律與尊重法律。立法最重要的精神是在解決社會問題,而在立法解決社會問題的同時,必須要思考如何疏濬由於社會習俗、宗教思想、經濟活動、…等造成在立法後會變成違法的行為,幫他們解套,才不會因為要解決這個問題而製造出另外一個問題。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