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代,還有必要使用捕獸鋏嗎?

/ 周聰吉 (內政部消防署特種搜救隊搜救犬教官)

5月8日14點45分,朋友李孝康先生在台東縣東河鄉登仙橋發現有一隻猴子,兩前肢被捕獸鋏夾到後脫逃,但右前肢全斷,露出白色骨頭,左前肢骨頭還在,但肉已脫離,對於野生動物而言,這連覓食都有很大的問題,處置之道大概只有減輕痛苦的安樂死一途了! 他拿出車上小朋友沒吃完的麵包餵食,卻被別的猴子搶去吃了,等其他猴子離開後,傷猴才能趴身去舔地上的殘餘食物。(本文照片及資料,感謝李孝康先生授權使用)

右肢前肢全斷,左前肢僅剩白骨,這隻野生獼猴的處境堪憐。 李孝康/提供

見到這種畫面,我以身為人類為恥。我每天生活在各種殺戮中,即便不是我親自動手,為了我想吃鹹酥雞與烤魷魚,每天都有專人代勞服務,我習慣性地忽略這些殺戮,然而生活在21世紀的今天,我們還有需要為了生活使用捕獸鋏嗎?

這猴子或許是為了生存,去偷水果被獸鋏所傷,然而猴子之所以會偷水果,是因為人類大舉破壞牠們的棲息地,原棲息地變成人類營生的果園,不得已為了生存去偷水果,卻被夾傷重殘。

牠連人餵食,都爭不過其他猴子,只能在其他猴子離開後,趴在地上舔食殘屑。 李孝康/提供

因法令的不周延,捕獸鋏竟然可分為合法與非法使用,但是,誰分得清楚這猴子是受合法或非法獸鋏所傷?捕獸鋏能分清楚這動物可抓還是不可抓?這起動獸鋏的動物是山豬?還是執行搜救任務的搜救犬?或只是路過的猴子?

《動物保護法》第14-1、14-2條中,明訂非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任何人不得製造、販賣、陳列或輸出入獸鋏,使用也須經過申請,而政府至今未核准製造獸鋏;但《野生動物保育法》第21條中規範:除了保育類外,若是野生動物有危及人身安全、危害農作物或家禽畜養殖、傳播疾病疑慮者,得以不受禁用獸鋏。

孤立無援的傷殘獼猴,牠還能在山林中存活多久?  李孝康/提供

孤立無援的傷殘獼猴,牠還能在山林中存活多久?  李孝康/提供

意即如果野生動物確實有危害家禽、家畜的情況,農民舉證、向地方政府申請後,可在「農地或畜禽舍範圍內」使用「來源合法」的獸鋏,市面上不存在合法的獸鋏,但許多持有者以「這是很久以前買的」、「庫存」等理由作為藉口,開了執法線的後門。

搜救犬為拯救而生,為搜尋而活;捕獸鋏為人為放置,上殘留有人體氣味,搜救犬發現人體氣味會前往搜尋追蹤,因此,捕獸鋏成為原野搜救犬最大的危害之一,同時也扼殺了領犬員放狗任牠們自由行動進行搜索任務的信心。因為多數搜救犬為政府機關飼養、吃公家飼料的,屬公家財產,若執行任務中被獸鋏所傷,領犬員多年栽培犬隻的心血完全報廢外,恐怕還會有寫不完的報告,更甚者被單位求償。

遍布的捕獸鋏,讓循著人的氣味工作的搜救犬,也置身於危境中,我們還要為捕獸鋏的使用留後門嗎? 李孝康/提供

生存在這時代,我們已經不必為生活去設置獸鋏獵捕野生動物,設置獸鋏是一種過時,且為人唾棄的農作保護做法,建議農民採用最新做法,轉劣勢為優勢,將農作取名獼猴桃、獼猴李、獼猴蘋果,趁機建立品牌及拉高售價,讓自然環境與人為經營達到生態與營利雙贏局面,因此捕獸鋏是該立法全面禁止及被唾棄的。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