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體餵蛇不”動保”?肉食者怎麼說

/ 周聰吉 (內政部消防署特種搜救隊搜救犬教官)

最近網路上一張吊死兔子、剁去四肢餵食寵物黃金蟒的照片,引起極大爭議,身為一個愛護動物者,我養遍各種動物,包括爬蟲類的守宮、蜥蝪,牠們有安靜不鬼叫、不搞破壞等優點,因此擁有一定的喜好族群,而毛茸茸的兔子具有療癒性的寵物形象,普受大眾喜愛,所以照片一貼出,就引發爬蟲玩家與愛毛孩者兩邊對壘,爭論不下,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餵寵物蛇吃活體,是否違反動保?指責他人的餵食行為時,應有更深入的思考。周聰吉/提供

這讓人想起當年政府農業政策鼓勵養兔的失敗案例;兔子渾身是寶,皮毛可做衣物,肉可食用,飼料成本低、換肉率高,飼養技術及成本低,連兔子大便都是很好的肥料,實在是一種非常適合發展的經濟動物。然而當年政策推動會失敗,跟寵物形象及動保意識脫不了關係,因為我們多數人不吃兔肉,但到底要不要繼續吃其他動物的肉?雞鴨鵝豬就可吃?

我們是否該繼續食用動物產品?如果不是素食者如何擺脫殺戮?人是一種可以睜眼說瞎話,對於某些慘忍行徑會找藉口合理化的動物,人類也絕對是地球上性格最殘暴、對他種動物殺戮最嚴重的物種,為了基礎的飲食造就多少無情的殺戮?又將多少的殺戮合理化!

各種動物的食性不同,爬蟲類的守宮、蜥蝪也喜食活體昆蟲。周聰吉/提供

一條蛇在野外吞了一隻兔子,是弱肉強食的自然生態,而爬蟲玩家上夜市買一隻兔子回家餵蛇,在網路上被罵成是殘忍的人渣?動物園及保育單位為了照護和復育野生動物餵,食活體就是有愛心?動物有其食性,有的肉食有的雜食,單純飼養肉食動物採用活體餵食是否有錯?過度的動保意識是否對於動物保護的推動有幫助?還是為了滿足個人偏頗動保意識的展現?這點也是很多動保界的朋友最被詬病的一點。

為了工作,我在養狗訓狗之外,還同時養了一群雞鴨鵝,但這些雞鴨鵝也是我的寵物,是不准許被宰殺來吃的。我每天餵食犬隻羊肉、牛肉、雞肉;餵食雞鴨及守宮、蜥蜴吃活餌大麥蟲及蟑螂,同時養了8隻貓,牠們會清理附近的老鼠及蛇類。

我們一定不會宰殺飼養的寵物雞鴨鵝來吃,但我們的餐盤裡往往也少不了雞鴨鵝肉。周聰吉/提供

偶而健忘飼養箱沒蓋好,守宮跑出來被貓撈走吃了,有時蟑螂箱被狗打翻,蟑螂被雞群清剿,廣義上而言,我每天的生活都在殺戮中度過,是否改天會有愛蟑人士來丟雞蛋抗議!抗議我縱容雞群去清剿蟑螂?

我有一群雞鴨鵝豬當寵物,但每天吃的便當裡也都有這些動物的肉,這和養一群貓清剿老鼠及蛇,本質上都一樣是殺戮,我卻選擇對這些殺戮視之不見!多元的社會本來就該包容不同的聲音,本來就該能容納非我族類,如果你不是素食者,請先想清楚批判別人活體餵蛇這事,到底是為了什麼?只為凸顯個人動保意識?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