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別8年牢籠歲月 Woman笑了!!

/劉威良(旅德作家)

邊沁說: 保護動物不是因為牠們不會思考, 而是牠們能感受痛苦。

認識Woman 時她八歲了, 被關在又暗又溼的廚房一個不鏽鋼的大籠中很久了, 沒有人記得她是什麼時候出來過, 她很漂亮, 也很善解人意, 她的外形很俏麗,像個優雅的公主, 這些都可證明她曾是被高價買來的”好貨”。因為很久沒有接觸到陽光, 她的皮膚生了斑, 又紅又腫的, 失去了她原本吸引人的光潤色澤。 當初愛她而買下她的人看來忘了她已很久了, 在黑暗的廚房過道中, 她亮麗的眼神, 像是黑色大海中的寶石, 一閃一閃地。這兩顆寶石帶著一抹乞求, 常常看她來回走來走去, 偶而伸出頭, 偶而伸伸手, 站累了她就緊緊地貼坐在籠的最外邊,好像不要讓人忘了她的存在。遇到有人走過時, 她就定定看著, 希望人家能和她說說話, 看看有沒有好心情的人肯帶她出來曬曬太陽。

Woman 在台灣被關在鐵籠中, 幫忙Women許願,製作的卡片。劉威良/提供

那一天, 要不是她這對寶石的雙眼, 我可能撇了眼, 別過臉就不再理她了。當我第一眼看到她時, 她沒有燥動, 只是友善地在籠中走來走去, 發出撒嬌的嗯嗯聲, 已經這麼大了, 還這麼惹人憐。 看看旁邊, 沒人有時間理她, 屋主自稱腳有風濕痛, 無法帶她出去。我自告奮勇地帶了她走出來。也許是太久沒有人讓她出來練練筋腳, 她走得有點跛, 可是她好高興, 不拉也不扯, 走走停停, 看看大街的大人小孩與來來往往的車子, 趁這難得的陽光, 她神氣地翹起尾巴, 伸出舌頭。這樣對我是每日一善, 可是我卻不能天天做, 舅舅是與她及屋主同住一屋的鄰居, 舅舅說, 在半夜經常會聽到她哀鳴, 甚至還會咬鐵籠欄杆, 我看了眼欄杆的凹痕, 心理好像被人揪住一樣難過。

回到德國, 日日夜夜我的腦海中總會浮起那個哀鳴與咬攔杆的Woman。於是過舊曆年時, 我幫Woman 在網路上做卡片, 讓網友注意被長期關在籠中動物的問題。我記得我還在她照片上代她許願。 在偶然的機會中, 我與朋友聊到Woman。她非常不捨Woman , 決定幫我問問她朋友, 看有沒有辦法收留她。 就這樣不到兩天時間, 我得到了肯定的答覆, 也開始展開了我們的救援行動。

那個當初有錢買她的人, 現早已搬走不在, 買主的妹妹贊成她出國。屋主兒子一聽說, 運來德國要花運送費, 他突然說想把牠帶走鍊在他工作單位。在仔細分析推敲下, 我們認為, 他們絕對不會是要養牠而帶走, 要是有這麼好心, 他早帶走了, 怎麼還會留在陰濕的廚房那麼多年? 他一定是要帶到無人的地方棄養, 標準的台灣人的處理方式! 我只好不動聲色地改口說, 經費由我來出好了。那個做決定的屋主- 阿嬤,卻突然在此時變掛了。 她老人家認為, 那個籠子那麼大, 不要搬動, 免得影響風水。事情經那老人家這麼一說, 就好像斷了線的風箏, 沒有下文了。我急了, 台灣老奶奶把她當好風水拿來擺, 卻不願她踏出籠門。對一個迷信的人說理, 可能嗎? 最後我與台灣朋友商量, 請她有空去Woman 那帶她出來走走, 並與屋主家人建立感情, 看情況怎麼發展, 見機行事。

九十三年的三月, 家裡電話傳來台灣朋友的聲音, 她突然而清楚地對我說,”老阿嬤答應讓Woman 出國了, 我們現在怎麼辦? “ “ 先帶到獸醫那, 免得她後悔。”就這樣, 朋友帶她到獸醫那檢查與注射預防針, 只盼來德國的旅客能幫忙, 帶她來願意收容她, 讓她有能跑能跳的地方。

威良到德國法蘭克福機場接Woman。劉威良/提供

適逢半個月後一位澳洲的朋友回台灣, 要來瑞士看女兒。 她知道有狗要被救來德國, 義不容辭地特別訂到德國轉機的票, 並特意在機場出關, 特意延遲數小時的轉班飛機, 為的就是要救Woman 及其他兩隻可愛的小生命。這樣的愛心令人感佩, 說真的誰不想在坐了十多個鐘頭飛機, 舒舒服服地趕快到達目的地? 她這樣伸出援手, 讓人感佩。因為開車太遠太累, 我與先生於是搭了早班五點出發的火車, 在昏昏沉沉的四小時後到達Frankfurt (法蘭克福) 機場, 接到woman 後與朋友匆匆話別, 接著又馬不停啼地轉搭火車到Freiburg (弗來堡), 又是四小時 。在機場出了運輸籠的的Woman 意氣風發, 她看來非常興奮的, 在機場要上火車站的樓梯時, 她爬得很吃力, 但兩三格兩三格地連走帶爬地上了兩層樓, 雖然慢了些可是她還是撐過來了。上完樓, 她走得吃力, 但是尾巴翹得高高地擺來擺去, 看她快樂的樣子! 最後我們要一起上火車時, 她不行了, 她躺在地上不動, 望著我愣愣地看著。我看她動都不動, 眼看火車就要開了, 我先生又不懂狗,怕他不熟悉狗, 嚇到她而讓她驚徨地跑掉, 為避免意外發生, 我只好使出混身的力氣, 把她抱起來上車。 二十公斤的她, 讓四十五公斤的我像抱瓦斯筒般地吃力。 不管怎樣, 一定要上車, 於是使出了吃奶的力終於把她給抱抬起來, 不僅得像奧運選手舉重一樣抬起, 我還得移動腳步, 走近火車, 再抬起腳爬上有三格的火車階梯, 一步真有如阿姆斯壯上月亮那樣, 我的一小步是Woman走上幸福的一大步。 經過我生命中最長的三十秒的步移與爬梯後, Woman 終於被置躺在ICE高速火車上。

Woman 到彿萊堡的收容所, 德國友人羅欣Rössing女士去探視她。劉威良/提供

到了弗來堡, 見到要終養她的德國婦人了。她看起來約有五十多, 開著小貨車來接Woman。 農莊在瑞士邊界, 風景怡人。她在退休後, 把全數的退休金全數投入建蓋收容動物終老的農莊, 農莊專收養殘障年老需終養的動物, 當然這樣的話, 動物有增無減是自然的。現在農莊有七十隻貓, 十二隻狗, 好幾隻羊與好幾隻兔子。這位要終養Woman的人有個條件, 就是Woman 要不追貓才行。 如果Woman 追貓, 她農莊裡七十隻貓將不得安寧, 這是她無法接受的事。我們只好讓Woman 去賭賭運氣了。 Woman 到了農莊, 我們收到了好消息, Woman 不追貓, 而且可與貓相安無事地相處, 簡直是不敢相信, 我高興極了。Woman 妳知道嗎, 妳的友善也包含了貓, 這帶給妳最大的幸福。

離開台灣監禁生活的Woman 與德國救援友人羅欣Rossing。劉威良/提供

德國朋友後來去農莊看過Woman 好幾次, 她說Woman毛長出來了, 皮膚病好多了, 剛開始好喝水的情況經健康檢查沒問題, 而現在也好多了。Woman成天在戶外農莊跑跑跳跳, 與七十隻貓做好朋友,不管天氣是好是壞, Woman妳北極極地天生耐寒不耐熱的體魄, 與台灣被關的恐怖經驗,都讓妳感到待在戶外樂不思蜀, 即使到了深夜也不想進暖和的房屋裡睡。農莊女主人說, Woman是最晚也是最不情願回屋睡覺的, 她常要拜託Woman, 三請四請才能讓Woman回家睡覺。Woman, 我可以感受到不回屋的苦衷, Woman 笑了, 也變漂亮了!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