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監測志工 了解獼猴特性才能保育

環境資訊中心 報導

原標題:「勸阻餵食有助保育嗎? 豐柏步道志工用科學監測來解答

「這些猴子只吃樹葉會不會太可憐!」

「那是人類的自我投射吧!牠會告訴你,樹葉有數百種滋味,不用煮、也不需調味就可直接吃,哪像人類還要買菜,煮菜還要加配料,吃多調味料還影響心血管!」

7月中旬,二水受天宮旁的坡坎,一小群人聚集一旁,往上面的樹林觀望,樹上有一群獼猴,有攀在母猴身上,應該是5月剛出生的嬰猴,以及小一點的猴子跟在身邊,大一點的猴子,則在樹枝間擺盪,或在枝條上專心的尋找什麼。這幅景象讓這群人不斷在手中的紙上寫些什麼。

志工訓練。攝影:廖靜蕙

他們是「二水台灣獼猴族群監測培力課程」的學員,受訓合格將成為這一帶獼猴族群監測志工。觀察過程還不忘互相打趣,想像著有山大王之稱的台灣獼猴本事。

淡化人猴愛恨情結 從立法阻止餵食開始

提到這個培力課程,就得從位於彰化二水的豐柏廣場談起。外界習稱的「豐柏步道」,正確的說法應為「松柏嶺登廟步道」,步道兩頭分屬彰化縣二水鄉以及南投名間鄉,沿途綠樹成蔭、路況平坦而成為民眾健行優選;此地植物種類豐富,氣候適宜,吸引許多野生動物棲息其間,更是和高雄柴山兩處台灣獼猴低海拔活動區域。

民眾到登廟步道幾乎都能碰到台灣獼猴,是一種號召,也帶動區域的攤商經濟。只是隨著獼猴與人越來越近的距離,養成民餵食獼猴的習眾氣,進而發生獼猴搶食水果、登門踏戶的行為,人類對待獼猴的態度呈顯兩個極端:將餵食視為友善、動物保護的行為,以及因此害怕獼猴或因實際受損而對獼猴恨得牙癢癢的。

人們習稱「豐柏步道」,正確的說法是松柏嶺登廟步道,圖為步道入口。攝影:廖靜蕙

為了讓人猴之間獲得適當的距離,彰化縣政府於2015年11月公告「彰化縣野生動物保育自治條例」,將二水鄉境內的台灣獼猴視為禁止餵食的野生動物,一但有餵食行為且經舉報屬實,將面臨3000~15000元的罰單。除了公告法令,縣政府、南投林管處以及保七總隊第六大隊南投分隊每周末都會聯合巡查,取締國有林內的販售活動,以導正不當行為,讓人猴之間拉出適宜的距離。

監測獼猴行為與數量 檢視政策是否有效

至於這些策略有沒有效果,則須一群具有正確觀念,又能長期關注獼猴的志工監測。這項任務藉由林管處與屏科大野保所副教授蘇秀慧團隊合作,培力二水保育解說志工,讓志工學習標準化的調查訓練,並依據監測資料提供最佳保育策略。

根據記者觀察7月中旬的一次野外實習課程,學員圍住蘇秀慧,討論、發問,有些志工雖然在這裡服勤超過十年以上,見過眾多獼猴,但要認真觀察,還真需學習訣竅。學員聚集在人猴互動較多的受天宮旁的坡坎觀察,這是步道上活動範圍最大的一個獼猴社群「F3」(取豐柏拼音第一個英文字母,調查人員已知的第3群),約38隻。不僅人類對獼猴好奇,小猴子的好奇心也不輸給人類,又對人的警戒不足,反而靠近人類觀察。

「撿現成的利用」,這道理也適用在猴子身上。步道兩邊的果樹,無論是幾個月前結實的荔枝,或當季的龍眼,都吸引猴子來使用。攤商雖全數退出國有林內,但是廟旁、停車場仍有些水果攤商。這一天就有鳳梨車經過,賣鳳梨的攤商,削下來的鳳梨皮,就直接散置路邊幾處草叢,一有新鮮果皮,馬上吸引群猴前來覓食。志工們將這整個過程默默記錄下來。

野生的獼猴一旦有被人類餵食的經驗,會對人類產生「食物連結」,看到人就聯想到食物,對民眾形成潛在的威脅。圖片來源:南投林區管理處

台灣獼猴三兩事

如何辨識社群?蘇秀慧建議,先觀察社群中,較具有特色的個體,例如F3有一隻母猴嘴唇間有一道明顯的傷痕,足以成為辨識重點。個體辨識是漫長的學習過程,一開始從挑這個族群特別有特色的一兩隻個體作為辨認對象。
如何看出誰和誰一群?每個猴群雖有特定聚集的空間及活動範圍,但也會因一些條件成熟而分群。分群之後,原本為同一猴群的母猴,移動時就可看出各走不同的路線,也會遠離對方。
山大王也會摔死?看著猴子在樹梢上盪來盪去,其實猴子也會在跳躍擺動時,因抓的枝幹斷了而受傷,甚至傷重死亡。

 

志工監測的資料是重要佐證,用以檢驗政策是否符合保育目的。南投林管處承辦張嘉玲表示,除了持續宣導不餵食、不干擾、不接觸,也監測調查不餵食後,獼猴的繁殖狀況,人猴互動是否趨緩以及發展方向等;此外,持續了解二水這一塊重要棲地的獼猴族群數量。

培力課程除了於室內課堂中講授二水台灣獼猴族群與保育現況、豐柏獼猴族群調查技術與資料收集外,也安排室外的現地訓練,最後再回到課堂中,進行獼猴族群資料分析與經營管理的討論。……(閱讀更多)

到豐柏廣場餵食台灣獼猴,可能會吃罰單!圖片來源:南投林區管理處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