唸獸醫系最強烈的動機--喜歡動物

記者高維奇/報導

今年考上亞洲大學後獸醫系的蔡宗翰、已在中興大學獸醫系讀一年的謝捷函,從小都是熱愛動物的小孩,能近距離接近動物是他們讀獸醫系最強烈的動機。

謝捷函參加學校的獸醫週,將學長養的黃金蟒盤在脖子上。謝捷函/提供

獸醫師一定喜歡動物?早年專科、大學聯考一試定江山,有人真正有興趣立志當獸醫;有人誤打誤撞考進獸醫科系,談不上喜歡,也不致於討厭動物,畢業後也從事相關的工作;也有人不喜動物甚至排斥厭惡,看到血就害怕嘔心,根本沒興趣,辛苦唸到畢業也考上獸醫師執照,卻沒從事本行,有的連執照也不想考了。

喜歡動物的表情寫在臉上,一點也假不了。謝捷函/提供

蔡宗翰日前與家人帶著寵物前往台南市動保處舉辦的三合一活動結紮,剛好手術檯上有一隻公狗要手術,於是興沖沖前往觀看,從獸醫師消毒,割開陰囊取出睪丸後縫合看完全程;之前也帶著狗前往台南市動保處施打疫苗,在獸醫師指導下為自己的寵物打針,在一旁的媽媽比他還緊張。謝捷函這暑假參加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的標本製作研習營,將民眾送來的鳥屍製成標本。習慣屍味?她說還好。

蔡宗翰神情專注觀看公狗結紮過程。高維奇/攝

蔡宗翰,從小就十分喜愛動物,曾經為了觀察螞蟻而誤入螞蟻窩,也曾經為了飼養的小鳥死亡傷心痛哭,親手將牠埋在花園裡,之後家人養的小鳥死了也都交給他掩埋。一心想念的獸醫系沒考上,在東海大學畜產與生物科技學系就讀時,雖然有興趣,但接觸動物的機會不多,畢業服完兵役如願考上亞洲大學後獸醫系。

蔡宗翰的父母不敢看血淋淋的手術,他卻樂在其中。高維奇/攝

之所以想學習獸醫,也是受到爺爺的啟蒙。他爺爺生前是獸醫師,小時候就時常聽老人家講一些關於動物的小知識,說到在村落裡幫牛看病打針後,農場主人真情對待,不醉不歸。他說,從爺爺眼中流露出農民將獸醫視為精神支柱,已在他的心靈悄悄種下可以為動物治病,可以挽救生命的種子,如今終於有機會萌芽讓這個夢想成真了。

謝捷函的父母親均從事公職,沒有獸醫師長輩啟蒙,從小喜歡兔子,媽媽不准養,國中時,父親認養一隻流浪狗,引領她進入動物狂想的世界。她說,每天放學回家有一隻狗相迎陪伴讓生活更美好,真正立定志向想考獸醫系是在高二,也在那年到台南市動保處收容所當志工,讓她意志更堅定,也開始關注動保話題。

對父母親來說,這個女兒熱愛動物的狂熱有點過頭,謝捷函原本打算高二就直接到澳洲的大學攻讀獸醫系,家長實在不放心讓一個小女孩隻身遠赴南半球,於是與她商量,先在台灣唸完大學,往後的發展由她全權做主。謝捷函說,大型動物及野生動物是最愛,看來有點保守的父母親又要擔心這「小」女孩了。

教改入學多元後,學生選系的自主性提高,父母的建議只當參考或「應付應付」。謝捷函的哥哥去年考上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學測成績不錯的她接受父母的建議去甄試中國醫藥大學的中醫系、台大獸醫系,但都無心準備,一心想要進中興獸醫系

動保處獸醫師指導蔡宗翰為自家的寵物打針。高維奇/攝

學士後獸醫系的蔡宗翰未來想要開業看診,謝捷函專注大動物及野生動物,以非洲肯亞為夢想園地,不管未來發展如何,兩個年輕學子唸獸醫系都有所本--真正喜歡動物。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