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養出「怪物狐狸」最大買家是中國

特約記者 李娉婷/報導

為了生產更大面積的皮草,芬蘭的皮草養殖場製造出了「怪物狐狸」,在刻意的人擇育種及高脂肪飲食下,這些狐狸帶著滿身疾病及6倍的體重,滿足中國皮草市場的需求——芬蘭動物保護組織Oikeutta eläimille (動物正義)今年春天調查數間皮草養殖場,發現場中狐狸的眼睛被厚重的皮膚與脂肪覆蓋,因為四肢不堪負荷體重,只能掙扎著在籠中移動,而這並不是少數養殖場的個案,因為芬蘭2017年夏天銷售出的狐狸皮草,超過40%來自這樣的飼養方式!

透過基因選擇以及高脂肪食物餵養的藍狐,幾乎無法從外表判斷出牠是狐狸。  行動亞洲/提供

被六倍體重壓垮的狐狸

Oikeutta eläimille指出,在自然環境下,一隻狐狸的體重約為3.5公斤;在皮草養殖場,卻平均可達19.4公斤。更糟糕的是,這種殘酷的現象,近年來更為嚴重。

2017年春天,Oikeutta eläimille在芬蘭西部的5間皮草養殖場中,拍攝到了「怪物狐狸」的影像,這種讓動物超重的殘酷飼養方式,也曾在1989年被另一芬蘭動保組織Animalia揭發(當時稱為「超級狐狸」),隨後皮草養殖業者因為巨大的公眾壓力而停止飼養超級狐狸,然而,非自然選擇繁殖大型動物並不當餵食以獲取更多皮草的飼養方式,近年來卻再次呈現上升趨勢。

1989年被Animalia揭發、養殖場超重飼養的「超級狐狸」。  取自Animalia

「多年來,毛皮產業一直在保證超級狐狸不再繁殖,但根據Oikeutta eläimille發布的調查影片顯示,情況比1980年代還更糟,為了獲得更大的皮草,狐狸越來越大」Animalia的代理執行長Heidi Kivekäs說道。

根據芬蘭的農業研究中心(Maatalouden tutkimuskeskus, the Finnish Agricultural Research Center)2014年的報告,在狹小而不適的籠中,有高達86%的養殖狐狸腿部彎曲,並有超過20%的動物明顯肥胖。芬蘭自然資源研究所(Finnish Natural Resources Institute)於2016年的報告也指出,這些被媒體稱作「怪物狐狸」的藍狐(blue fox),因為腿部畸型加上難以負擔的體重,幾乎無法移動。

由於腿部畸型和過度肥胖,狐狸舉步艱難。  行動亞洲/提供

芬蘭皮草產業的空洞回應

9月1日,在Oikeutta eläimille發布怪物狐狸影像的兩週後,芬蘭毛皮產業組織ProFur終於對此回覆,表示動保組織所拍攝到飼養超大狐狸的養殖場也是他們所譴責的少數案例。

但Animalia指出,這些超大型動物在芬蘭毛皮養殖場相當常見,而業界很清楚情況,甚至慶祝!該產業自有的“Turkistalous”雜誌在2012年就曾列出公養殖狐的平均體重為19.4公斤,並有33%的公狐超過20公斤重。

Animalia表示,近年來,ProFur董事會成員以及其他皮草養殖業者都曾因為超大型狐狸而接受媒體拍攝,產業出版物也展示了這些超大型動物。而產業在2009年引入的新皮毛尺寸,也顯示出了動物大小不斷增加的狀況;2017年夏天,芬蘭銷售出的狐狸皮草超過40%屬於這樣的尺寸。

業界聲稱會通過招募更多的獸醫及加強與政府的合作,來結束超大型狐狸的養殖,但Animalia認為,自我監督顯然起不了作用,而是改進和增加官方的監測。

儘管芬蘭對於皮草產業要求的動物福利標準並不嚴苛,在2016年芬蘭政府檢查的38個皮草養殖場(總數大約有900場)中,還是有66%的養殖場發現忽視動物福利的狀況,而隨著檢查的場數增加,疏失的比例也在增加:2014年時,4間被檢查的養殖場中只有一間發現疏失;2015年時,23間被檢查的養殖場中有一半發現疏失。

從照片中可看出巨大又超重的「怪物狐狸」和成年男人之間的比例。  行動亞洲/提供

最大買家是中國

來自皮草行業的資訊顯示,中國皮草買家常年活躍於全球的皮草貿易市場。知情人士指出,芬蘭世家皮草(Saga Furs)拍賣會上的絕大多數皮草銷往中國,比例高達90%——中國市場正是「怪物狐狸」的主要消費者。

長年關心皮草議題的行動亞洲生命關懷能力發展中心(ACTAsia)執行長蘇佩芬表示:「中國已經是全球最大的皮草消費國。北歐殘酷的皮草養殖場所生產的皮草製品,在國際社會上,已受到名流及時尚品牌的抵制。然而,仍有許多中國民眾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持續購買這些皮草製品。甚至有人認為,價格高昂的北歐皮草,有著更高的品質。

除了以整件皮草外套的形式銷售,皮草被廣泛的運用在外套帽沿上的飾邊、皮草鑰匙扣、帽子上的皮草毛球等不同產品形式。行動亞洲指出,這些流行趨勢,使得許多民眾在購買時,未細察皮草製品背後的殘酷性,而在全球化貿易的時代,皮草已非單一國家的議題。

「中國的消費者購買了這些在西方國家陸續受到摒棄的皮草,使得芬蘭等地的養殖場繼續生產這些殘酷的動物產品,這也是許多國家的皮草養殖業仍興盛不衰的原因。」

正常體型的藍狐。藍狐是為了皮草顏色人工刻意培育出的物種,所以並沒有「野生藍狐」存在。圖為從養殖場脫逃、後被送入芬蘭農場動物收容所Tuulispää的藍狐「夢」,夢的前腳向外彎曲成外八狀,是待過養殖場的證明。 行動亞洲/提供

芬蘭動物福利法修正中

芬蘭目前正在改革已有20多年歷史的《動物福利法》,許多動物福利組織要求新法需進行重大改革,其中就包含了要求政府禁止和干涉會導致動物健康問題的選擇性育種,若是新法能夠通過這一條文,或許會是停止繁殖怪物狐狸的一線曙光。

不過,只要消費市場持續存在,就會有生產商投入——由於產業的殘酷性,英國早在2000年就禁止了皮草養殖,但時至今日,英國仍會從芬蘭進口大量的動物皮草,高檔皮草產品也依然在精品店中銷售,如同上述,在全球化貿易的時代,皮草非單一國家議題。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