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啾」投票 非洲獵犬的噴嚏式民主

本文授權轉載自地球圖輯隊

原標題:「「哈啾」一聲來投票 非洲獵犬的噴嚏式民主

在動物的世界中,並非只有人類有民主。根據最新研究,非洲獵犬會用打噴嚏來投票,決定要不要一起去打獵。

在非洲獵犬的世界中,打噴嚏是一種很重要的溝通方式,可以決定要不要一起去打獵。 Photo: Josh More

用打噴嚏來投票

根據《皇家學會會刊B》上的一份最新研究,研究人員首次發現有動物會用打噴嚏來投票,而這群動物就是住在非洲南部內陸國波札那(Botswana)的獵犬。

聚在一起開會  決定要不要打獵

和大部分的肉食性動物一樣,非洲獵犬一天的睡眠時間很長,但某個時間點大家會聚在一起開會,討論要不要出去打獵。

先前的研究有提到

來自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生態系科學中心的研究人員喬登(Neil Jordan)表示,他注意到先前針對非洲獵犬的研究中有提到,牠們要出發去打獵前都會打噴嚏,於是,喬登心想打噴嚏或許是一種溝通的方式。

 

 

在這短短 15秒的影片中,可以聽到非洲獵犬的噴嚏聲,牠們就是靠著這樣的噴嚏聲來決定要不要一起出發去打獵。

花了11個月  追蹤68場集會

為了瞭解非洲獵犬的集體行為,喬登和他的研究團隊來到波札那北部的歐卡萬哥三角洲(Okavango Delta),花了 11個月追蹤 5群非洲獵犬,記錄下牠們召開的 68場集會。

研究人員至少將這 5群獵犬中抓出一隻戴上追蹤項圈,好順利觀察獵犬集體移動的狀況,也讓他們可以從車上觀察獵犬,並記錄下獵犬打噴嚏的行為作為分析素材。

打噴嚏就像投票

最後,研究結果不出喬登所料,非洲獵犬利用打噴嚏來決定要不要一起出去打獵。

喬登說:「我們一開始還不相信,直到我們的分析證實了我們的假設。」

當噴嚏數越多,整群獵犬就越有可能出發去打獵。打噴嚏就像某種投票機制。

非洲獵犬在打獵時會集體行動,圖為一群正在撕咬羚羊屍體的非洲獵犬。地位高的非洲獵犬可以很容易就指使整個團體一起行動。 路透社

票票不等值的世界

不過,在非洲獵犬的世界中,並非票票等值。

研究人員發現,如果是團體中位階較高的獵犬召開會議,只要三下噴嚏就能讓整群獵犬去打獵,不過如果主角換成低階獵犬,就需要 10下噴嚏才能通過打獵一案,有時獵犬們還會意興闌珊地回到樹蔭下補眠。

領導人的噴嚏更重要

和喬登一起研究的美國布朗大學研究人員沃克(Reena Walker)表示,上述情形凸顯出「霸主與民主」間的互動。

「我們發現當領頭的公獵犬或母獵犬參與集會時,整群獵犬只要打幾次噴嚏就會行動,」沃克表示如果領頭獵犬沒加入,就需要大約 10下噴嚏才能讓剩下的獵犬同意一起去打獵。

不是絕對獨裁  獵犬也有民主

這項研究除了點出獵犬的社會有多麼複雜,也指出其實獵犬社會並非絕對的獨裁。雖然唯有領頭獵犬的小孩可以長大成為成犬,而其他獵犬要負責照顧和餵飽領頭獵犬的小孩。

研究人員沃克表示,新的研究結果顯示獵犬團體「不是真的專制」,「在獵犬的日常活動和做集體決定時,有更民主的過程」。

隨著棲地被破壞和狂犬病的流行,非洲獵犬的數量不斷下降,目前全非大約只剩下 6,600隻非洲獵犬。 Photo: Josh More

從沒想過噴嚏的意義

肯亞姆帕拉研究中心(Mpala Research Center)肉食動物研究人員那堤亞(Dedan Ngatia)表示,這份新研究看起來有所本,他說:「老實說,我從沒想過打噴嚏是個關鍵...這真的是個大發現!」他也想回去研究自己觀察的那群獵犬是否也靠打噴嚏做決定。

或許只有波札那獵犬這麼做

南非瀕危野生動植物信託(Endangered Wildlife Trust)保育負責人戴維絲莫斯特(Harriet Davies-Mostert)提到,新研究「很有趣」,不過她的研究團隊並沒有觀察到獵犬打噴嚏的程度升高,或許只有住在波札那的獵犬靠打噴嚏溝通。

獵犬數量下降中  希望大家更關心

無論如何,研究人員沃克希望這份研究可以讓大眾更關注瀕危的非洲獵犬。目前整個非洲大陸只剩下 6,600隻非洲獵犬,牠們因為棲地被破壞還有罹患狂犬病導致數量下降。

沃克說:「牠們真的是很美麗的動物,聚焦在合作和家庭。越多人關心這些動物有多厲害越好。」

參考資料:
01 Wild dog packs count sneezes to vote democratically
02 Wild Dogs Sneeze When They are Ready to Hunt
03 These Dogs Vote by Sneezing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