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輔助治療 發揮毛小孩的療癒力

記者 陳璽安/報導

2014年,旅居德國的台灣作家劉威良,出版《借鏡德國:一個台灣人的日耳曼觀察筆記》一書,從各層面對照德國與台灣經驗;現今,他出版了構思將近十年的《借鏡德國:毛小孩的神祕力量~從歐美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藉由德國「動物輔助治療」的經驗,反思台灣動物保護的現在與未來。

讓動物進入安養院,對失智老人身心都能產生正面影響。劉威良/提供

動物輔助治療 發揮毛小孩的神秘力量

劉威良目前在德國擔任精神科護理師,專職為失智專業照護。1998年,護理系出身的劉威良,為了結合本身的專業以及對動物的熱愛的心情,赴瑞士進修動物輔助活動(Animal-Assisted Activity),何謂動物輔助治療?動物輔助治療是以動物作為輔導治療工具的一種另類療法,像音樂治療、舞蹈治療一樣,讓病患在與動物建立關係、互動的過程中,達到治療的效果

劉威良指出,動物之於人類,有鎮定的作用,能夠呼喚人類原始記憶的安全感,人類早就知道動物可以讓人心情愉悅,早在八世紀,比利時知道藉助動物達成醫療目的,近年也有越來越多研究論文支持動物輔助活動的效果,在瑞士,醫生甚至會把動物輔助活動加入醫囑,使用動物輔助活動的病患也可以申請健保補助。

動物輔助活動可以運用的層面很多,包括兒童學習、臨終陪伴,或是新竹監獄推行的監獄犬計劃,指導受刑人訓練流浪狗,也是動物輔助活動的一種。參與輔助醫療的動物不限於貓與狗,馬、酪馬或是魚等各種動物都可能具有輔助治療的作用,劉威良以「馬療」為例,指出在騎馬、與馬互動的過程中,不但可為人的心靈帶來正面影響,也可按摩髖關節,兼顧身體與心理的復健。

讓動物臨終陪伴,對病患發揮正面影響力。劉威良/提供

毛小孩的療癒效果 來自人與毛小孩的情感聯繫

劉威良指出,動物能發揮作用,前提是人類與該動物之間有情感聯繫,有了這層情感聯繫的基礎,動物才能對人類發揮牠的影響力,也因此,劉威良推廣動物輔助治療,強調人與動物之間「相互尊重」,要好好正視動物是一個與人對等的生命,而不是把動物當作工具使用。

正因為不把動物單純當作工具來使用,人類在進行動物輔助治療時,也應顧及動物的感受。劉威良以德國經驗為例,德國已將參與動物輔助治療的動物所應享有的權利明文入法,例如不能讓動物「超時工作」,或對動物「工作環境」有所規範等等。

反思台灣目前的動物輔助活動,劉威良認為台灣現在還無法跳脫將動物當作「工具」的思維,台灣推行的「狗醫生」,常常違反狗的天性,為狗穿戴不必要的衣物,或是訓練狗做一些取悅性質的活動;此外,台灣的動物輔助治療也常以團體活動進行,著重於肢體活動。「這種肢體復建是可被其它活動取代的,狗的功用應該發揮在別的地方,例如撫摸、互動。」他強調,應該重視動物本身的特殊性,強調人類個體與動物之間的情感聯結,才能讓動物的作用發揮到最大

參與動物輔助治療的動物,不限於貓狗。劉威良/提供

從動物輔助治療 看台灣動物福利

在「尊重動物」的前提下,劉威良推廣動物輔助治療的同時,也提倡動物權。劉威良大約在1994年左右投入台灣動保領域,秉持尊重生命的理念,想改善台灣動物的處境。他認為,我們該改變的不只是流浪狗的零安樂死,這樣維護的僅是流浪動物表面的生存權,我們該做的是導正人們對動物的態度。

劉威良認為台灣既是文明國家,不能不著重動物的福利,例如台灣的飲食文化,人們如果只是把動物當作食物,不關心食物背後的殘殺,是很殘忍的事,他強調,不是要拒吃,而是吃的方式要人道、要減少動物的苦痛;劉威良亦提及放生文化,強調對動物的感受也應有正確的知識,不能只求得個人心態上的救贖,而用不正確的方式對待生命。

劉威良一再引用甘地的名言:「一個國家的強大與道德程度,端看它對待動物的態度。」《借鏡德國:毛小孩的神祕力量~從歐美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一書,分享了許多動物輔助治療的例子,描述人在善待動物的過程中,也能在身心層面得到回饋,創造雙贏,而這本書所強調的,即是人與動物之間平權的重要,以及相互尊重所帶來的價值,為推廣動物保護,劉威良決定每售一本書,將捐贈20元予台灣動物保護團體,期待社會大眾共襄盛舉。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