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仰馬翻 日本祭典逼馬跳高牆挨批

特約編譯 小陸/譯寫

日本三重縣多度大社每年5月4日~5日舉行的「上馬神事」,約有700年的歷史,被該縣指定為無形民俗文化財產。農民以馬兒成功躍上神社土牆的次數,來預測該年度的景氣繁衰。這個為當地招來大批觀光客的傳統祭典,卻也引發動保團體的抗議聲浪。

「上馬」原是將好馬獻給神明之意,後來才演變成驅馬躍牆的形式。 取自北伊勢廣域觀光推進協議會事務局

問題是什麼呢?上馬神事的馬兒先要在約100公尺長的陡坡上奔馳,然後跳越前方約2公尺高(中央凹陷處的高度約1.7公尺)的垂直土牆。動保團體「思考動物共生聯絡會」(以下簡稱動共聯)的負責人青木貢一獸醫師告訴《日本雅虎新聞》,該牆高度大幅逾越國際馬術總會的固定障礙物安全基準——1.2公尺,完全無視馬兒的體能。

馬兒天性膽小,前方若有牠們不熟悉的事物,甚至可能因此裹足不前。這樣的動物卻被一群服裝鮮艷、情緒亢奮的陌生男人團團圍住,在被騎乘的狀態下奔馳於陡坡、前方還聳立一堵高牆,以動物福祉來說極其不當。

以下是動共聯今年在多度大社拍攝到的失足鏡頭。除了多度大社之外,同樣每年舉行上馬神事的猪名部神社則是將垂直土牆修正為傾斜75度角;但即使如此,2015年仍發生馬兒跌倒後瞳孔放大,慘遭安樂的不幸事故。

男人們對待馬兒的方式亦是缺乏專業知識而殘酷的,例如在馬兒經過時拍打馬臀、胡亂拉扯馬銜、揮動外衣、大聲威嚇、以腳踹馬腹等等。這些集團暴力行為都是為了讓馬兒陷入過度興奮與驚恐的狀態,逼牠們發狂疾馳,好成功飛躍2公尺的高牆

至於祭典上的騎手,不但多半未成年,而且據說僅練習1個月就必須上場操控大型純種馬,導致原本該讓馬兒冷靜的騎手,反使其激動、受驚,這也是落馬層出不窮的原因之一。此外,現場觀眾的距離異常接近,也造成馬兒心理上的壓迫與恐懼。

那些親眼目睹、甚至於參與這種虐馬祭典的孩子們,學習到的觀念將是——為了宗教或娛樂,我們可以讓馬兒跌倒、受傷,也可以拍打牠們、對牠們施壓。「日本動物權利中心」(以下簡稱ARC)認為,不應該讓孩子們觀賞這種以讓動物痛苦為前提的活動,更不應該以這種活動來招攬觀光客

2017年5月4日,在多度大社上馬神事中勉強躍上土牆後翻倒的馬兒,以及被甩出的騎手。 取自《產經新聞》

2016年11月,動共聯曾向三重縣警檢舉上馬神事,理由之一是逼迫馬兒跳躍過度陡峭和過高的牆壁,此種過度要求該當《愛護動物法》中之「酷使」,其二是對待馬兒的方式已構成「虐待」;然而,2017年4月,縣府仍以無法判斷有無虐待事實為由,退回其檢舉。

明明許多行為都大有問題,卻至今仍未妥為修正,令人百思不得其解。2017年7月,ARC去信縣府和多度大社,提出幾項建議:一、將圍觀群眾移至較遠處。二、拆除最後那道陡牆。三、不可拉扯馬銜。四、除了長期照顧該馬者,不許旁人任意接近。五、不過度裝扮馬兒(束馬尾等)。六、對於行為不當之隊伍,未來禁止其出場。

除了上述改善建議之外,ARC最終還是希望多度大社可以找到一個不使用動物的方法來預測景氣。 取自《每日新聞》

上馬神事今後將何去何從?為了讓這個傳統文化持續下去,多度大社與當地居民也著手進行改革,例如在2010年設置監視人員、騎手每年要參加3次騎馬講習等等。多度大社的神職人員平野直裕說:「持續700年的傳統祭典如果就此中斷,我真的認為是自己的恥辱,是我們的恥辱。」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