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貓禍還是人禍? 日本貓島的TNR

特約編譯 小陸/譯寫

為了讓奄美大島獲得世界自然遺產認證,日本環境省以「野化貓會捕食琉球兔」為由,2017年9月19日首次公開表明將制定包括「撲殺」在內的野化貓管理計畫。對此,動保團體發起網路連署,指責環境省的決定既不科學,又不人道,違反了世界遺產認證機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理念。

被車撞死的琉球兔。 取自奄美野生生物保護中心

根據環境省的統計,2016年瀕危物種琉球兔的可判定死因,100%是交通事故——路殺(Roadkill);根據2000~2013年的死因調查,被判定為犬貓捕食的比例亦不過數%。動保團體認為,琉球兔瀕危的原因是土地、道路開發和交通事故,或是早年學者未經謹慎評估就將貓鼬釋放到奄美大島除蛇的人禍,而不是貓咪。

動保團體並以同樣正在申請世界遺產認證的德之島為例,該島為了防止貓咪繁殖,2014年11月展開「德之島全島櫻花貓TNR計畫」。在公益財團法人「動物基金」、德之島3町和環境省的通力合作下,替全島3,000多隻貓咪結紮,以非撲殺的方式,建立人類、琉球兔與貓咪共生的島嶼。

動物基金替貓咪結紮後,為了方便日後辨識,會將耳尖剪成櫻花花瓣狀,他們暱稱這些貓咪是「櫻花貓」。 取自動物基金臉書

2014年,德之島上發現的琉球兔屍體數為19隻,其中9隻是遭貓咪捕食致死;2015年,全島貓咪結紮比例達70%後,遭貓咪捕食致死的琉球兔驟減至1隻;2016年底,全島貓咪結紮比例達95%,遭貓咪捕食致死的琉球兔減至0隻

根據動物基金的最新調查報告,2017年度截至9月1日為止,德之島上仍未發現遭貓咪捕食致死的琉球兔。同時,從2014年至今,琉球兔的活動區域從62平方公里擴大至72平方公里,增幅達16%,等於多了210個東京巨蛋的範圍,十分驚人。

儘管有些人認為TNR對保育稀有動物毫無貢獻,不過「德之島全島櫻花貓TNR計畫」的成果顯示,或許問題不是TNR不好,而是TNR的實施方式是否正確。動物基金認為,德之島的TNR之所以成功,最大原因在於結紮速度夠快、數量夠澈底

2014年實施TNR以前,德之島上估計有3,000多隻貓咪,動物基金和政府單位在2年內迅速紮掉3,185隻,結紮比例達現存貓咪的95%。假使德之島當初以1年200隻的速度進行TNR,光要紮完70%貓咪就得耗費超過10年。如此一來,TNR速度趕不上貓咪的繁殖速度和琉球兔的減少速度,問題將永遠無法解決。

動物基金完成階段性任務後,德之島的德之島町、天城町和伊仙町又於2017年投入630萬日幣(約169萬台幣)的年度預算,持續實施TNR,預定完成300隻貓咪的捕捉和結紮。截至2017年7月為止,3町總共紮了2隻家貓和19隻無主貓。

動物基金推行的TNR關鍵在於「迅速」、「澈底」和「持續」,3缺1都無法成功;反過來說,如果遵守這3點,成功率將大幅提升。 資料來源/動物基金 製圖/小陸

2016年8月,動物基金將「德之島全島櫻花貓TNR計畫」的英日文報告公開於部落格供各界參考。動物基金認為,該計畫為其他貓島的保育難題確立了一個「德之島模式」——就算要保護稀有動物,依然有可能以非撲殺、高結紮率的方式,達成野生動物和貓咪的雙贏局面。

除了德之島,動物基金亦於竹島、男木島、志志島、馬島等地施行全島貓咪95%~100%的結紮活動。2017年9月的事後調查發現各島的棄貓數均為0隻,可見TNR後的貓數持續減少。此外,所有島嶼的人貓關係在TNR後均獲得改善,成功解決了貓咪問題

另一方面,在琉球兔的保育議題上,動保團體依然不能否定移除山區野化貓的重要性。事實上,德之島除了將在村落活動的流浪貓結紮後放回原村,他們也捕捉了130多隻在山區活動的野化貓,結紮後交由公家機關收容,並在地方義工團體的協助下尋找認養者。

然而,正如我們在〈野貓成為世界遺產認證絆腳石〉一文也提到,德之島的野化貓總數約200隻,當地居民還應付得來;可是奄美大島的野化貓多達600~1,200隻,島上根本沒有足夠的收容空間或送養管道

除非有外界伸手相助,例如2011年6月成功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東京都小笠原群島,雖然島上也無力收容和送養,但在強力的都市奧援下,硬是將600多隻野化貓搬到東京都進行馴化、送養。否則,以現階段來看,奄美大島的野化貓仍將成為動保與野保間的爭論議題。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