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無效的流浪毛小孩管理

作者/劉威良 投稿(旅德作家)

 

自有動物保護法以後,處理流浪狗問題,就有了預算。預算就需要消耗,但執政者卻無需負責,光做一些消耗預算,無助防制的事。

今年二月台灣政府流浪犬零撲殺政策,為了只是不願再背屠夫的罵名,政府公告後,雙手一攤,就棄械投降。整個零撲殺制度,沒做評估,也沒有完善配套,匆促上路,如同預測的結果,收容上會有大問題。當初制定政策者,只要口惠社會,用嘴當官,不必負責後果,實需究責。

零撲殺以後,收容量有限 如何有效管理流浪毛小孩,是政府最大的難題。2017年台中市公立收容所,可愛動物之家  劉威良/攝

流浪犬是從哪裏來的?制定政策者,似乎永遠搞不清楚狀況。農委會畜牧處謝耀清處長說,现要用辨識狗臉來管理。這聽起來很無厘頭的管理思維,令人直覺又遇到另一個天兵處長,只想消耗預算。

幼犬的臉,不容易辨識。2003花蓮公立收容所幼犬 劉威良/攝
他的想像是,嚴格管理好家犬,這樣狗狗就不會被丟。只是,現存的數十萬流浪毛小孩,怎麼辦?因收容量的不足,可有解決或過渡期的措施?因不能收容,聚集的流浪毛小孩,可有辦法可管?發生的公共危險,造成人與動物的傷害,誰負責?政府可有一套減少流浪毛小孩的數量的長中短期的具體計劃?

就謝處長看法,他覺得植入晶片成效不好,那原因在哪?他並沒有說明。為何晶片不好?看他無厘頭的答詢,老實說,他想發展狗臉辨識系統,是想用掉預算,而非減少流浪毛小孩。記得台灣用晶片系統,早期也是一團亂,好不容易統一了,現政府又引領一個不知是否可以信靠的系統,總之就是錢太多。

如果要真正嚴格管理,政府很清楚,現今的寵物管理辦法中,讓業者可以在狗出生的四個月內,不需打晶片的註冊的空窗期。四個月以前的棄犬行為,是棄犬抓無人的最佳時期。有些人擔心狗太小不適合打,那可以先向官方網站登錄註冊,並且不定期接受民間與官方監督,公開透明繁殖幼犬出生登記作業,完備繁殖場的犬隻登記。

要知道,一隻犬隻的賣出,牠們背後繁殖的配種,是有許多缺陷犬的產生。不適合賣出的缺陷犬,都到哪了?繁殖業者需有完整的報備記錄,才能說服大眾,他們不會棄丟賣不出去的犬隻。

無法有效管控買賣寵物與棄犬問題 收容所管理人員再有心,也無力解決。台中市公立收容所,可愛動物之家 劉威良/攝
狗是人的同伴,被匿稱毛小孩。台灣有數十萬的毛小孩,就像是有數十萬小孩被街頭棄養。台灣社會富裕,應該為數十萬隻被棄的毛小孩的社會現況感到丟臉,全民也要發心面對這管理的缺失。政府也應有更積極的作為。

在此建議,政府可以用類似像抽煙要繳健康稅的概念,徵收賣狗的賣狗稅。讓賣狗的人,負擔流浪狗的社會成本。因為台灣有數十萬流浪犬要處理。政府現今甚且拿沒養狗人的稅處理賣狗及養狗者所造成的流浪犬問題。而賣狗者卻可以不需扣特別稅,甚而從中圖利,道理何在?

目前在台灣上達數十萬的流浪犬,政府單位不加強管理賣犬流向,不嚴罰棄犬者,不重賞檢舉棄犬者,又不願背負屠夫罵名,流浪狗政策的管理,只用發展辨識系統來搪塞,根本就是讓人看到政府對流浪犬管理,無知無能的體現。

劉威良
著有借鏡德國:
毛小孩的神秘力量
-從歐美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