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與寵物業者的對話看台灣流浪犬問題

作者/劉威良 投稿(旅德作家)

修法補漏網,值得肯定
一寵物業者針對本人為文的流浪犬管理文中的寵物業者有四個月不須為未賣出幼犬打晶片空窗期的說法,認為是錯誤,提出異議。後經本人再查證得知,特定寵物業管理辦法於今年十月十六日才剛做修正,把寵物業原有四個月無需打晶片法規,改為出生即須打晶片,如有不適合的情況,需有獸醫開立證明。此法最近剛修正,本人給予高度肯定,並在此更正。

2003 年花蓮公立動物收容所。劉威良/提供
流浪毛小孩都是米克斯,和寵物業者無關?
對話中,寵物業者一再強調,流浪毛小孩絶大絕大多是米克斯,並認為收容所大多也都是米克斯。言下之意,是台灣流浪毛小孩與寵物業者所售出的品種犬無關,身為業主的她,認為政府要控制流浪犬的方向大錯,動保或社會人士要求加強對寵物業者管理,是無的放矢,根本不對。
接下來,業主批評台灣公私立的收容所,收容環境非常差,這才是大問題。在她看來,收容所及流浪犬大多不是品種狗,政府管理管到寵物店的品種犬的販售,根本是多此一舉。在寵物業業主看來,流浪狗問題與他們無關。批評我的為文不夠正直,高度不夠。
但是,街上流浪犬不易看到品種犬,其實並不代表沒有品種犬的流浪狗台灣流浪犬多是米克斯的原因非常簡單,因為品種犬身價不凡,識貨的人,早就撿走,再轉賣,怎會讓牠們流浪太久。再說收容所為何沒品種狗,也是同樣的道理。
業者把狗分成品種犬與非品種犬,想要把流浪犬問題與他們的營業做切割。他們要把責任撇清,不想讓人把他們與流浪狗問題連結在一起,但流浪狗的社會責任,就是每個與狗有關的人,都該負起的責任,不是嗎?。棄犬者,不是業主,如果就沒有社會責任,那流浪犬的社會責任是誰呢?如果每個養狗者,包括養品種與米克斯的飼主,都不丟狗,那大家就都沒必要負社會責任。但擺在眼前的,是台灣有數十萬隻流浪犬,怎麼養狗者都會沒社會責任。如果業主認為他們對流浪犬沒社會責任,那他們又豈能告訴我,他們也是愛狗人士。

.2000 年從台灣救到德國巴伐利亞邦的狗 與收容所負責人合影。劉威良/提供

德國售犬
德國販售狗,都會和買主有不定期追踪連繫,也會邀請帶狗回本家和其他同品種的飼主聚會,相互交流飼養經驗,業主也提供諮詢,減少新手養狗困擾,確保買主不輕易棄養,這就是社會責任。
另外德國寵物店也不賣狗,因為店面無法滿足狗的生活身心需求。台灣人養狗,許多是養在籠中,因為台灣賣狗的業主,就是把狗養在寵中,做了最壞的示範。這也讓買主在無形中認定,飼養狗在小籠中並非虐待。但事實上長期把狗養在籠中,不但會傷腳趾,最主要是對狗的心靈有很大的傷害,因為狗無法出去活動,容易造成牠性情暴厲、咬傷別人。

2000年台灣私人救狗的邴伯伯,親自救台灣流浪狗來德國 。劉威良/提供

寵物業業主本位主義
在台灣的狗的問題中,寵物業主照顧的多是出生不久的幼犬,照顧時間短,最後販售,是環結中的獲利者,是不爭的事實。
街頭愛心人士,沒有利益可圖,如果沒有他們餵狗,浪狗自找出路,不願親近人的後果,就是沒法結紮,更無法防疫。除非可以統統抓起來,否則餵犬行為,其實是保護社會安全,減少傳染病擴延,目前大力推廣的放回定點結紮,雖無法減少流浪犬,但至少不會增生,我們不滿意,但也必須接受的過渡階段。
我們相信,喜歡狗的人,才會去做的狗生意。但在此必須說,業者看到的一直都有品種與米克斯的分別,根本是本位主義,因為這牽涉到與他們利益相関的責任問題,所以他們會有分別心。我個人十多年來協助救狗到德國五十隻以上,愛心媽媽在台灣要我帶到德國來,她們所救的狗當中,米克斯與品種犬參半,她們救狗者的眼中,沒有品種不品種的狗,對愛心人士來說,生命沒有價值區別。
在與業者對話中,他們認為,有些私人收容所的飼養環境很差,應加強管理。沒錯,但私人收容所是最終的下游問題,當然必須也要遵守動保法的基本規範。私人收容所的動物福利,同樣需要保障。若有違法,更應勸導,甚而取締並輔導步入正軌。確實少數不論公立或私人收容所籠中髒污的窄小飼養空間,根本不應存在。但現實中,也因為私人收容所財務困窘,造成飼養不當。
不過,寵物業者可曾想到,私人收容所要收的犬隻時間是狗的一輩子,而狗的一生平均八年到十年。相反的,業者賣出狗之前的養狗的時間可能是半年到一年左右。這兩者之間的金錢與心力的付出,不應被如此評比。個人承認,私人收容所,若不被透明化監督,確實讓人容易利用民眾愛心來斂財,令人詬病。

被邴伯伯救來德國的阿福,開心地跑在阿爾卑斯山下的收容所。劉威良/提供
寵物業者的盲點
在此我們看到,業主很容易只看到自己被批評,因而反彈到看不到全面的問題。所以他們反過來要求應多管下游問題。他們的認為,他們完全沒有社會責任,因為下游的收容所幾乎都沒品種犬,所以就都不是他們的問題。
對於本人前篇文中提到應課徵賣狗的社會捐,業者更是不以為然。因為他們不認為浪犬與他們的營業有關,她們已繳營業稅,社會大眾不該多要求他們應負其他社會責任。
站在業主的立場,不願多負稅是自然的道理。但流浪狗處理的社會成本,誰來付?既然買菸的社會捐是消費者承受,那買狗的社會捐就還是落到消費的買者來承擔。
因為流浪幼犬成犬上達十幾萬,想養狗者卻非要買狗,應必須負擔處理現今棄犬問題的經費,讓這些社會捐的稅收,專款補助私人收容所,改善下游照顧犬隻終身的飼養環境,以及大量全面絕育犬隻的費用。
流浪犬社會捐的稅收是要讓買主知道,在台灣有數十萬毛小孩的社會問題中,他們仍堅持買狗,就必須多負擔一些經濟上社會責任。
 

劉威良
著有:
借鏡德國:
毛小孩的神秘力量
由歐美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保護

十月十六日修法後內容

我的管理流浪犬的文章─停止無效的流浪毛小孩管理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