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鼠我最行 用黑翅鳶代替老鼠藥

記者 陳璽安/報導

農地鼠害怎麼辦?等等,你腦袋裡想到的是老鼠藥嗎?這裡有個更友善生態的方式,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在鳳梨田搭起了人工棲架,吸引猛禽駐足,協助農民除鼠害,不但天然環保,成本也低,從攝影機中觀察到猛禽們日夜輪班的辛勤模樣,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開玩笑地說:「一起來當慣老闆!」

比鴿子略大的黑翅鳶,其實是捕鼠達人喲!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

幫你蓋個休息站 請你幫忙除鼠害

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防檢局)委托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進行實驗,在鳳梨田裡設置人工棲架,吸引猛禽來協助捕鼠。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研究助理洪孝宇表示,這次的實驗總共豎立了10座棲架,材料是方便取得的竹子,作法是將一根7.5米的長竹竿綁上2.5米的竹竿,接成約9米高的棲架,並在頂端9米處跟7米處各綁上水平的橫枝,立起來用繩子固定後,簡易雙層豪華棲架便完成啦!

人工棲架設置至今,效果顯著,已多次吸引除鼠達人黑翅鳶到來。黑翅鳶是台灣平原常見的猛禽,以老鼠為主食,研究室設置棲架時便是希望能夠吸引黑翅鳶。洪孝宇表示,黑翅鳶平時搜索獵物的高度約數十公尺,牠們會用空中懸停的方式,在定點不斷振翅,同時低頭找尋獵物的蹤跡,人工棲架提供黑翅鳶可暫停休息的制高點,否則空曠的農地缺乏可棲息的林木,牠們飛累了就只能回到樹林或是檳榔園裡,無法深入農地,除鼠的效果便會受到限制。目前除了常見的除鼠達人黑翅鳶,人工棲架也吸引了食蟲鳥類紅尾伯勞和大捲尾,還有意外的夜間訪客褐鷹鴞。

除了設置人工棲架,農民也可利用「巢箱」來吸引猛禽。人工棲架適合設置在大面積開闊的農地,例如栽種鳳梨、地瓜、花生等低矮作物的農地;巢箱適合果園,或是小面積、旁邊有小片樹林或檳榔園的農地,主要是吸引半森林性的貓頭鷹領角鴞,牠們會捕捉老鼠、鳥類還有各種大型昆蟲。

人工棲架提供黑翅鳶可暫停休息的制高點。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

投藥短視近利 利用生物防治才是長久之道

這種吸引猛禽捕鼠的除鼠方式稱為生物防治,生物防治指的是利用自然界食物鏈的關係,用天敵除去對人類農作有害的生物,例如利用捕食性昆蟲草蛉來去除蟲害,或是利用老鷹來除鼠害。

早期農委會以老鼠藥為除農地鼠害的主要方式,不但舉辦全國滅鼠週,中央還會採購老鼠藥分發給農民,可是,老鼠藥不僅毒死老鼠,也會毒死以老鼠為食物的老鷹、貓頭鷹、石虎等生態系中的高階消費者,高階消費者數量減少後,老鼠繁衍得更快,人類便要使用更多老鼠藥,成為一種惡性循環,造成生態平衡的崩壞

為了維護生態環境,農委會自2015年停辦實行已久的滅鼠週,2016年開始推廣以生物防治代替投藥,希望透過天然、符合保育的方式,讓農業能夠永續發展。在價格面,一個人工棲架,扣除攝影機等研究設備,成本在300元以內,十分親民;在效果面,投藥的短期效果一定比猛禽除鼠來得好,但若短視近利,只注重眼前的除鼠成效,終將換來崩壞的生態環境

洪孝宇表示,以往大眾並未關注毒殺老鼠對生態的危害,現在先進國家對老鼠藥的管制已經越來越嚴格,台灣也應該要跟上腳步,多思考投藥以外的防治方法,猛禽便是一個環境友善的替代方案,農民只要用很低的成本,就可以請到24時幫忙捕鼠的員工,何樂不為?

若短視近利,只注重眼前的除鼠成效,終將換來崩壞的生態環境,相較之下生物防治便是一個符合永續精神的方法。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

推廣生物防治 盼農委會列入輔導項目

台灣才剛開始推動生物防治,也缺乏成功的示範案例,屏科大受防檢局委托,今年首度嘗試用人工棲架吸引猛禽的方式,未來將到不同的田區進行實驗,評估不同環境中,猛禽進駐棲架的機率以及捕鼠效率。

雖然中央已停辦全國滅鼠週,仍有許多地方政府持續發放老鼠藥給農民。洪孝宇說,既然友善農業是農委會已在推廣的政策,建議在推動友善農業時,將猛禽生物防治列為輔導項目,讓農民知道,除了用藥,還有這樣一個愛護環境、符合永續精神的選擇。

 

黑翅鳶來獻寶 除鼠達人實至名歸

 

 

開工了!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