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電場蓋在他家 台灣白海豚何去何從

記者 陳璽安/報導

以台灣為名,以台灣為家,台灣的特有亞種「台灣白海豚」因離岸風機開發案再度受到國人關注,究竟台灣白海豚有何特別之處?保育白海豚的目的是什麼?開發風場、發展綠能的同時,是否能不影響白海豚?

白海豚母子。「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授權使用,張恒嘉/攝

瀕危媽祖魚 求神明保佑、需人類保育

「台灣白海豚」是台灣的特有亞種,棲地分布在台灣西岸沿海,北起苗栗龍鳳漁港、南至台南將軍漁港;台灣白海豚還有「媽祖魚」的美稱,雖然台灣白海豚終年生活在台灣沿海,但台灣海峽在東北季風時風浪較大,白海豚多隱身在白浪之間,到了農曆三月媽祖誕辰之際,浪花較小,白海豚較易被看見,漁民以為白海豚是為媽祖祝壽而來,因而以「媽祖魚」稱之

台灣白海豚自2015年才被確認與「中華白海豚」為不同亞種,中華白海豚分布於中國及香港,加拿大學者John Wang研究發現,因地理隔闔的關係,台灣白海豚與中華白海豚在外形已有所差異,兩者的幼體皆是暗灰色,顏色隨著年紀增長而逐漸變淡,中華白海豚的成體斑點會完全褪掉,而台灣白海豚的成體身上還會殘留暗灰色的斑點。除了斑點不同,兩者的頭骨也有所不同,確認為不同的亞種後,中華白海豚的學名自Sousa chinensis更名為Sousa chinensis chinensis,而台灣白海豚則以「台灣」命名為Sousa chinensis taiwanensis

現今,台灣白海豚與中華白海豚皆面臨嚴重的生存危機,台灣白海豚剩不到70隻,保育等級為極度瀕危,其所面臨的生存威脅包括淡水流量減少、棲地消失、空氣與海洋污染、刺網等非友善漁業,以及軍事聲納等水下噪音,這些威脅都歸咎於人類活動。

中華白海豚的成體斑點會完全褪掉,而台灣白海豚的成體身上還會殘留暗灰色的斑點。圖片取自Wang et al.(2015)Biology and Conservation of the Taiwanese Humpback Dolphin, Sousa chinensis taiwanensis

缺乏詳細研究 應謹慎、謹慎、再謹慎

經濟部能源局要求企業在今年(2017)底完成所有風場開發的環評初審,但國內對白海豚的研究極度缺乏,究竟風場開發對為數不多的白海豚會造成什麼影響、影響多大,一切都是未知數。

22日的「誰來關心白海豚?」記者會中,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研究員張書豪指出,由於台灣白海豚數量太少,每一隻都非常珍貴,無法直接研究白海豚個體,因此在評估開發案時,大多把歐洲的港灣鼠海豚當作台灣白海豚的參照案例,但必須注意的是,港灣鼠海豚的族群大小是數以十萬計,作為不到百隻的台灣白海豚族群的參照案例,須更為審慎

此外,目前企業選址採用的標準是以對白海豚造成「暫時性聽覺損失」(Temporary Threshold Shift,簡稱為TTS)為防線,意即風場開發的噪音可能會讓白海豚的聽力暫時性地受到影響,但並非讓其聽力受損至不可恢復的程度。然而,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研究員孫瑋孜指出,海豚是靠聲音來溝通、覓食,就算風場噪音不會對白海豚造成永久聽覺損失,也不保證牠們的行為不會受影響、生活不會受干擾,我們面對的是一個瀕危物種,應該更為謹慎。

海豚是靠聲音來溝通、覓食,就算風場噪音不會對白海豚造成永久聽覺損失,也不保證牠們的行為不會受影響。「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授權使用,張恒嘉/攝

風場開發 白海豚何處去?

林務局在2014年發布公告,預告訂定「中華白海豚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之類別及範圍」,但礙於台灣各地漁業壓力,公告始終停留在「預告」階段;在更早之前,「白海豚會轉彎」的爭議沸沸揚揚,如果白海豚被迫必須遷移現在的棲地,牠們可以去哪裡?

答案是:哪裡都不能去

研究顯示,台灣白海豚僅生活在30公尺以內的淺海,孫瑋孜進一步指出,其實大部分的白海豚都生存在15公尺水深以內,只有少數的白海豚能到30公尺水深的地方,遠離河口或是到更深海處生活,代表的是海水鹹度、濁度以及生態環境的改變,白海豚不一定能適應這種變化,屆時其所面臨的生存壓力可見一斑。

白海豚的離開,也將帶來整個沿海生態系的改變,面對「白海豚何處去」這一問題,其實也是面對「台灣海洋生態何處去」以及「台灣漁業何處去」。孫瑋孜表示,台灣白海豚是台灣沿岸淺海生態系中最高層級的消費者,白海豚的減少、消失,必然動搖整個沿海生態系,對台灣的漁業也是一枚震撼彈。

面對「白海豚何處去」這一問題,其實也是面對「台灣海洋生態何處去」以及「台灣漁業何處去」。「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授權使用,張恒嘉/攝

顧及海豚 風場開發有何解?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將白海豚的復育目標訂在2030年達100隻以上,超過100隻才能勉強讓白海豚不面臨那麼急迫的滅種危機,而以目前台灣白海豚的數量,能接受的非自然死亡數是7年1隻,但光是今年,便已經有2隻白海豚擱淺死亡了。若我們顧及白海豚的存亡,那麼台灣的風場開發案應如何作為?

當風場開發案遇上白海豚存亡,孫瑋孜認為最大的問題在於政策環評的位階不明,強制性不明,使得對白海豚的保護也只做半套。孫瑋孜指出,政策環評中對於保育白海豚的主要措施有二,一是離白海豚棲地至少1000公尺,二是「先遠後近」原則,先開發對白海豚影響較小的航道外風場,待相關研究數據與實務經驗成熟後,再開發航道內的風場;然而,儘管政策環評白紙黑字在那,能源局卻迴避「先遠後近」原則,僅強調風場確實距離白海豚棲地1000公尺。

由於現在的白海豚族群數量已經少到無法承受任何一點壓力,孫瑋孜表示,除了希望能源局能遵守先遠後近原則,John Wang也曾提出值得參考的建議,也就是在風機興建期間,沿海盡量不要有其它開發,讓白海豚受到的影響最小。孫瑋孜也指出監督機制的必要性,環保署曾提出,將邀請公民團體、專家學者共同組成風場開發的監督小組,未來希望企業能將相關資訊透明公開,在開發的同時,由專家實際觀察、測量工程對白海豚與海洋生態所造成的影響

台灣白海豚不但珍貴稀有,對台灣的沿海生態及漁業經濟皆非常重要。現在通過的風場開發案,將在2020年前後展開施工,盼你我一同關心白海豚,關心台灣的綠能發電,關心台灣生態。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