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草鴞行蹤成謎 衛星追蹤來解密

記者 陳璽安/報導

東方草鴞是臺灣12種貓頭鷹中最神秘、最難見到的,學界也缺乏國內外的相關研究,林務局與臺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今(26)日召開「東方草鴞衛星追蹤計畫 揭露草鴞神秘面紗」記者會,公布衛星發報器追蹤草鴞的結果,不但是臺灣首次使用衛星發報器追蹤草鴞個體的野外動向,也是國際保育的創舉

林務局與臺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今日召開「東方草鴞衛星追蹤計畫 揭露草鴞神秘面紗」記者會。陳璽安/攝

全臺均有分布 但研究與資料極為缺乏

東方草鴞屬於夜行性猛禽,是臺灣的特有亞種,有別於一般鳥類居於樹上,草鴞以草原為家,白芒草是牠最喜歡的植被類型,除了苗栗、新竹少數縣市未有發現紀錄以外,全臺均有分布,但目前僅知其在西南縣市有少數穩定的繁殖紀錄,對於草鴞的覓食行為、活動與個體擴散資料等等都相當缺乏

若要規劃完整的草鴞保育策略,瞭解個體在野外的活動狀況是十分重要課題,研究人員曾於2011年至2016年間以回播實驗來調查草鴞的分布狀況,但偵測率常受到棲地環境或天氣狀況影響,也曾遇到草鴞飛行現身卻無鳴叫,成為研究瓶頸;然而,今(2017)年上半年,一隻數度被救傷系統紀錄到的草鴞個體,為研究帶來的新的契機。

研究人員曾以回播實驗來調查草鴞分布,但常受到棲地環境或天氣狀況影響,也曾遇到草鴞飛行現身卻無鳴叫的狀況。林務局/提供

顛覆想像!草鴞居無定所 臨近人類活動範圍

臺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表示,臺南市每年均有民眾發現草鴞,數量不一,而這些被發現的草鴞可能誤中鳥網或是因為不明原因造成身體虛弱,經由臺南市政府的救傷通報系統接受安置與醫療後,多數能在調養後順利野放,其中,一隻編號77的草鴞,在今年2月至5月間,在台南、高雄甚至屏東等地,四度中網進入救傷系統,這隻草鴞的活動蹤跡之廣,令人驚奇也促成林務局與臺南市政府、臺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共同攜手合作,嘗試在野放草鴞個體身上使用背負式衛星追蹤發報器進行追蹤,用以了解野放後個體之夜間移動、白天停棲等活動模式的生態資料

研究採用的發報器重量以不超過鳥隻體重的3%為原則,一般雄性草鴞體重約 430至460克,雌性則為480至550克,而本次所使用的衛星發報器重量為10克;而本次研究繫放了2隻草鴞個體,第1隻是編號85,在10月25日野放,追蹤器於11月12日電力耗盡,而第2隻是編號99,於11月8日野放,卻因不明原因,訊號最後回傳時間為12月12日,至此之後再無消息。

研究發現草鴞居無定所,且日棲地常在人類活動範圍內。臺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提供

雖然追蹤時間不長,但得到的資訊具有立即性、準確性,成果也十分豐富。衛星每日傳回的座標資料顯示,草鴞在野放初期會停留在原地至少一週,待熟悉適應之後,便對外進行較長距離的移動,不但每天白日睡覺休息的日棲點不一樣,不同日棲點之間的距離甚至長達3至5公里遠,且直到追蹤結束之前,皆未重覆利用同一個日棲點,居無定所的生態行為顛覆既有的觀念和想像

此外,草鴞的日棲點與人工建物的距離平均是182公尺,幾乎都在人類活動範圍內,甚至緊鄰屋舍或公路等交通要道,臺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初步分析,指出這些日棲地均是高度擾動的草生地環境,在短時間內經歷過人為耕種、整地或野火焚燒等地貌改變,顯示草鴞對於環境的人為干擾具有一定程度的適應和耐受能力

東方草鴞衛星追蹤計畫源於一隻數度被救傷系統紀錄到的草鴞個體,為研究帶來的新的契機。林務局/提供

林務局:推廣友善農法 並將展開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計畫

目前草鴞衛星追蹤計畫仍持續進行,保育工作也是刻不容緩。草鴞的生存威脅包括誤食毒鼠藥與誤中鳥網,儘管防檢局已於2015年停辦滅鼠週,2017起也禁用了加保扶等四種劇毒農藥,但地方目前還會發放或使用滅鼠藥,對此,林務局保育組組長夏榮生表示,一時半刻要農民完全不使用滅鼠藥是不可能的,中央會持續宣導並輔導農民採用生物防治或其他替代方案,逐漸減少滅鼠藥的使用量,最終達到停用的目標

現今,林務局和地方政府正積極宣導非收穫期禁用鳥網,協同保七警力配合查緝和拆除非法網具,同時建置救援救傷通報系統,在不同層面上落實野生動物保育工作;未來除了持續與研究單位進行族群監測研究以及基礎生態研究,也會持續推廣友善農法,減少滅鼠藥使用、以驅鳥繩趕鳥等等

目前草鴞衛星追蹤計畫仍持續進行,保育工作也是刻不容緩。陳璽安/攝

林務局局長林華慶表示,臺灣有55%保育類野生動物棲息在淺山與平原的生態系,除了草鴞,石虎、水雉等生物都與人類生活的環境息息相關,但這些淺山地區大部份是無法圈地設置保護區的私有土地,並且這些物種也可能偏好生活在人為擾動的環境,因此,如何與當地居民、農民溝通並合作,是保育的關鍵,因此林務局明年將展開「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計畫」,跟聚落、社區合作,盼同時兼顧居民生計與保育工作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