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撲殺上路 流浪動物實質歸宿

作者/蕭惠敏 陳彥蓉 投稿(世新大學學生)

「生命沒有不同」,身為獸醫的職責是治療動物,卻必須為動物執行安樂死,在面對眾多的壓力與煎熬之下,台灣桃園市動物保護教育園區園長簡稚澄,於前年選擇服用動物安樂死藥物離開人世。遺書中她更呼籲各界能重視流浪動物的「管控源流」,並有效改善動保結構、末端的資源、人力不足等問題。

2017年2月起行政院農委會宣布「零撲殺政策」正式上路,台灣成為繼印度後亞洲第二個實施國家。爾後,全國公立動物收容所全面停止人道撲殺,意味著流浪動物本公告認養12日後若無人認養之應執行安樂死的情形無以復見。但「零撲殺並不等同於零安樂死」,假設流浪動物患有法定傳染病、重症無法治癒等情況,才能予以執行人道處理。對此台北市動保處收容組組長林修億表示,政府修法之後動保團體卻無廣泛宣達,致使流傳政策為零安樂死的錯誤認知。事實上,現今人道處理的執行是基於對動物福利之上,並非全面禁止安樂死。

收容所內狗狗的期盼關注的目光。歐碧薇/攝

人道處理與收容數量間的矛盾拉扯

零撲殺政策的上路,著實減少了流浪動物被人道處理的數量,但在流浪動物的數量持續增長的狀態下,動物收容所的容納空間也因此產生供不應求的狀況。根據動物保護資訊網所統計的全國公立動物收容所收容處理情形統計表,105年的全台灣人道處理隻數高達7960隻, 相比106年的763隻,呈出十倍的明顯差距。而這個數據顯示出,這些原本可能會受到安樂死的動物,現在能夠免除這項危難,但進而衍生出的問題就是過量的流浪動物,將湧入收容所。由於收容所不能任意執行安樂死,也無權拒絕動物的入所,不停地超收的情形無庸置疑會使得收容所的動物面臨越來越差的生活品質和越小的生活面積,連帶造成所內死亡數量或是其他死亡數量的提升。然而,目前收容所的人力有限,無法給予動物完善照護,民國106年11月北市動物之家的收容數已超越上限的610隻,達到640隻,導致第一線工作人員工作量不斷增加,以現在的人力來說實在難以負荷,林修億曾試想過聘請足夠人力來改善此情形,卻又因聘用程序繁瑣而擱淺,林認為與其用大把時間上公文,還不如著手進行現下的工作,能收容一隻流浪動物是一隻。以北市動物之家為例,動物收容組的成員有十三人,照目前收容量來說,無以達到「動物收容處所設置組織準則」第三條-每四十隻動物置工作人員一人以上,事實上這樣的狀況不止發生在台北市動物之家。

台大獸醫系教授葉力森表示,政府在缺乏通盤思量下,順應社運團體和社會主流民意實施流浪動物零撲殺政策,是相當不負責任的行為,不論推行什麼新法案,都應訂立完善的配套措施得以實行。

美籍志工利用空暇時間陪伴動物  歐碧薇/攝

源頭控管動物解套   民情思維左右成效

法案通過後,首要解決的問題即是加強流浪動物的「源頭管理」,彰化縣動物保護課技士江建忠這麼提出。政府除了對寵物繁殖及販賣的業者加強管理外,也必須修正法源,更進一步建議,中央單位能夠將全國家犬貓調查結合戶口普查,以利準確度與管理,並修正相關法令將家犬貓入戶籍,甚至於立法及課徵寵物稅,提高飼主認養門檻。 葉力森則表示,若要寵物入戶籍,在法源上需將提升動物地位,此舉不太可能實現在以人為主體的社會,至於國外也沒有先例參照。較可行性的做法,則是將動物歸類為法律被保護對象,將動物視為所有物,好比汽車有車牌,動物能擁有專屬吊牌或植入寵物晶片。

「一切始於民情」,這是台灣大學動物權利發展社的前社長王作城對流浪動物議題的看法,台灣民眾對政策的不理解與對動物的價值觀,其實是造成流浪動物產生的源頭,節育的觀念並未深植人心,而大眾慣於「購買」寵物而不是「領養」寵物的習慣,導致繁殖場大量繁殖,王作城認為多數民眾還是把寵物當作物品,覺得棄置並沒有甚麼大不了。江建忠也坦言,流浪動物來源除了台灣寵物飼養容易之外,大部分民眾對於飼主責任感仍低落,建立飼主教育制度也是重要的一環。政府若為提升飼主素質提高領養門檻,必定會降低收容所的領養率,收容所的超收現象將更嚴重。但若只單方提升領養率,忽略飼主素質教育,那些被領養的動物有很大機率回流,再次成為流浪動物。對此葉力森認為,應將資源放在上游的管制,使制度面和教育面結合,以增加飼主的責任心,短時間內絕對看不出成果,畢竟教育需要透過長期的灌輸和建構。王作城表示,政府若能再教育和加強宣導各項流浪動物相關政策,如在學校課程呼籲學生領養代替購買、不亂棄養與不亂餵食的觀念,從根本下手,才能使這些動物擁有更好的生活與未來。

動物的狀態會登記在獨立犬貓卡上。陳彥蓉/攝

掌控食物來源亦是減少流浪動物的解方,林修億以台北市為例,執行垃圾不落地主要是對流浪狗驟減最明顯的時間點,由於台灣的自然資源不足,假設未有人為餵養情形,自寵物犬變為的流浪犬隻會因普遍狩獵能力低弱,食物來源不足就等於讓生命自然淘汰進而趨減。

據動物保護資訊網104年度台灣地區各縣市流浪狗數調查結果,遊蕩街狗數與台東縣市人口數百分比率位居全台之冠。台東縣動保處第四科科長陳威霖說明,台東縣有些動物雖然有主人,但卻在外遊蕩未在家中圈養,面對此情形源頭控管就得分為實質流浪動物及上述者區分。另外,台東實施動物遺棄收容收費,並依據不重量收取新台幣3500-5000元不等的費用,縱使索費機制實屬少數案件,目的是希望能減少民眾棄養的行徑。

現行台灣以TNVR作為減少流浪動物的方法,誘捕在街上的流浪對物,捕捉後進行結紮,再施打狂犬疫苗,最後將牠們原地回置原生地。TNVR試圖讓流浪動物的存在成為正常現象,成了減少流浪動物的過渡方案。葉力森如此表示。但這並不代表TNVR有失重要性,他進一步解釋,動物結紮可以阻絕後代,是相當實際的做法。然而TNVR並不列入政府法律中,而是由民間團體或是個人執行,缺少規模與密度性的TNVR難以掌控各地施行的狀況。事實上,也無法保證TNVR就是唯一解套,這些被回置的流浪動物,還是會有擾民、任意排泄或影響交通的情形產生,若牠們又攻擊民眾,經舉報又將被帶走,這樣子的循環並不是樂見的,況且若是棄養情況無法解決,TNVR也可能淪為浪費人力資源。對此林修億表示,TNVR是無法短期內見效的。在各個配套不齊全的狀況下,政府對流浪動物的應對措施與政策,才是重要的關鍵。

各縣市首長對於動物保護議題投注程度不一,人力及物力資源也不盡相同,相關整建收容所設施、強化寵物登記辦理及擴大犬貓節育等計畫會形成進度不一情況。對此,立法委員王育敏表示像這樣的差異化治理或許能提高動保層級,自能有相對的預算能夠挹注。

呼籲各方重視領養   寄養計畫窒礙難行

收容所並非流浪動物的長照中心,僅供暫時收容作用。」林修億如此提及,更表示實際地領養才是解決流浪問題的良方。此外,陳威霖指出,希望收容中心能以中途之家的方式運行,甚至與民間團體協同合作,讓這些流浪動物能找尋到那個愛牠們的家。台灣導盲犬協會針對學齡前導盲犬,實施導盲犬寄養家庭計畫,讓導盲犬融入家庭環境,熟悉與人相處,再進行下一階段的訓練。對此,林修億延伸出了寄養家庭的概念,讓寄養家庭成為收容所與民間之外的推動力量,若能把收容所內待收養的流浪動物藉由寄養家庭送養出去,幫助他們找到合適的飼主,不僅可以減少收容所人力不足的窘境,寄養家庭若在寄養過程產生對動物的情感而因此收養,也能使流浪動物被領養的機率提高。相較於導盲犬寄養家庭計畫,寄養家庭窒礙難行的點在於其標準的限制,林修億表示,若要申請寄養家庭,申請者有不能飼養寵物的限制,月薪上也有一定的下限,更重要的是寄養家庭要在三個月內將動物推送出去,以台灣目前狀況而言,確實有一定程度的困難。

透過廣告宣傳,推廣認養的重要性。陳彥蓉/攝

實際深入收容所,當靠近籠子的同時,總會有此起彼落的動物咆哮,原以為牠們十分具有攻擊性且不與人親近。然而,從志工口中說出的,卻是那些動物們希望引起關注,求取難得能外出蹓躂的機會罷了。「期待一個為我撐傘的你出現」出自ToGo創刊號,人們常常把生命沒有不同的字眼掛在嘴邊,而在棄之動物於不顧的同時,這樣的話語是否又顯得格外矛盾不堪。經歷過棄養的動物,眼神似乎也隱約透露著恐懼不安,但牠們或許仍在等待一個再次被疼愛的機會。

 

本文作者:蕭惠敏/陳彥蓉

世新大學新聞系學生

曾任新聞人正期刊記者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