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體驗出2種毒 黑鳶生存大不易

記者 陳璽安/報導

學生揮灑汗水的網球場上,竟然出現嘴吐泡沫的黑鳶,畫面十分突兀,也令人哀傷。去(2017)年10月,屏東大仁科技大學出現一隻黑鳶的屍體,近日這隻黑鳶的檢驗報告出爐,發現牠的體內居然同時驗出老鼠藥以及劇毒農藥加保伏

屏東大仁科技大學出現一隻黑鳶的屍體,牠的體內居然同時驗出老鼠藥以及劇毒農藥加保伏。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

體內含有2種毒 黑鳶之死說明生存困境

去(2017)年10月,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接獲網友通報,指屏東大仁科技大學的網球場有一隻倒臥的黑鳶,研究人員到場時,黑鳶已失去生命跡象。這隻黑鳶的檢驗報告已出爐,屍體竟同時驗出加保伏以及老鼠藥,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研究助理洪孝宇表示,這是首次在死亡黑鳶體內同時驗出這兩種毒藥

老鼠藥是慢性毒,而加保伏又稱作好年冬,屬於劇毒農藥。洪孝宇指出,動物攝取致死劑量的老鼠藥後,會慢慢內出血,在7至10天左右死亡,如果攝取的老鼠藥濃度不高,也不一定會致死,僅會造成身體虛弱,甚至可能逐漸代謝掉;相較之下,如果鳥類誤食加保伏,或是黑鳶吃到因加保伏而死的鳥類,將會在短短幾分鐘內死亡;因此洪孝宇推測,這隻黑鳶應該是先吃到老鼠藥中毒的老鼠,再吃到加保伏中毒的小鳥,因小鳥體內的加保伏而死

這隻黑鳶並非個案,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指出,目前黑鳶中毒的原因皆來自農民防治鼠害或鳥害的農業用藥,雖然農民只是單純想要保護農作,並沒有意識用藥可能造成生態失衡,一旦黑鳶等食物鏈頂端的生物數量下降,小型鳥類與鼠類的數量便會提升,落入需要反覆用藥的惡性循環。因此,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呼籲以物理或生物防治的方式來代替用藥,保護高階捕食者也保護生態

2017年全台灣黑鳶族群數量同步調查,顯示黑鳶數量減少,且集中於南北。取自台灣猛禽研究會

2017年全台灣黑鳶調查出爐 黑鳶數量不增反減
 
正好,台灣猛禽研究會的「2017年全台灣黑鳶族群數量同步調查」在不久前出爐,全台志工在2017年12月23日黃昏時分同步調查黑鳶數量,共數到595隻黑鳶,相較於2014年的359隻、2015年的426隻以及2016年的626隻,今年黑鳶數量下滑。
 
黑鳶俗稱老鷹,曾是台灣常見的猛禽類,台灣動物新聞網曾報導可能是農業用藥普及的關係,黑鳶在1980年代驟減,老鷹先生沈振中於1992年展開台灣黑鳶數量與族群分布的調查,並於2013年起由台灣猛禽研究會林惠珊接續,至今最少的紀錄是1997年的139隻,最高數量則是2016年的626隻;2017年的調查報告指出,儘管黑鳶數量於2013年起持續成長,成長趨勢卻沒有維持,且仍集中分布台灣的南北兩端,中部地區依舊沒有穩定的族群,顯示仍有限制族群成長的因素存在
 
倒在網球場的這隻黑鳶,說明了牠與牠的同伴在台灣的困境。防檢局已於2015年起停辦全國滅鼠週,也開始推廣用生物防治取代用藥,但恢復黑鳶族群的數量仍難在恢復。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以牠的遭遇呼籲,唯有喚醒每一位大眾,將環境毒物的用量逐漸減少,黑鳶才有持續飛翔的希望。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