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的秋天 傷心的公民科學調查

記者 陳璽安/報導

俗語說「有捨才有得」,但有時候,我們捨去的可能遠比自己知道的還要多。2012年,國內首次在黑鳶體內驗出劇毒農藥加保扶,2013年,又首次於黑鳶體內驗出老鼠藥,這一切可能與農民為了保護作物而毒害鳥類與鼠類有關,為了掌握台灣農地毒鳥的狀況,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鳥類生態研究室成立「寂靜的秋天-農地毒鳥回報」社團,並透過個案與通案,為農業與生態找尋平衡點

為了掌握台灣農地毒鳥的狀況,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成立「寂靜的秋天-農地毒鳥回報」社團,並試圖找出農業與生態的平衡點。屏科大學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

從2隻黑鳶而起 那些我們間接捨去的生命

從前,黑鳶是全台普遍可見的猛禽,但在過去幾十年間,黑鳶數量驟減,令研究人員與愛鳥人士匪夷所思,原本以為是人為開發破壞棲地,導致黑鳶數量減少,但近年研究人員卻有了新的發現。

2012年10月,屏科大研究人員發現2隻黑鳶屍體,雖然從前也有黑鳶救傷記錄,但這次是同時同地出現2隻完整的屍體,太不尋常了!研究人員靈機一動,決定試著檢驗黑鳶體內是否殘留有毒物質。回想起這一段,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鳥類生態研究室研究助理洪孝宇表示,由於過往沒有人拿鳥類屍體檢驗農藥,檢驗中心都是檢驗蔬果的,研究人員花了不少苦心才找到願意檢驗鳥屍的單位,檢驗結果則應證了研究人員的猜測:這2隻黑鳶屍體確實驗出了劇毒農藥加保扶

一開始研究人員並不清楚為何黑鳶體內會有加保扶,僅推測是吃到中毒的小型鳥類,間接中毒身亡,直到2013年10月,研究人員在田野調查時,偶然現路邊很多死鳥,同時目擊一隻黑鳶從天而降,撿了一隻鳥屍便揚長而去,事後研究人員在帶回的鳥屍身上驗出加保扶,研究人員的猜測再度被證實。同月,研究人員撿到1隻虛弱的黑鳶,急救無效後,解剖發現有內出血的狀況,研究人員懷疑是老鼠藥所致,費了一番苦心並自備樣品找到願意檢驗黑鳶屍體的單位,最後也證實這隻黑鳶是因老鼠藥而死

這幾個案例背後不知還有多少消逝的生命,研究人員開始重視毒鳥對生態所造成的影響,並於2014年成立「寂靜的秋天-農地毒鳥回報」臉書社團,希望透過網友的力量,瞭解台灣農地毒鳥的嚴重性,並與中央及地方的相關單位溝通、合作,試圖在農業與生態找尋平衡點。

黑鳶如果吃到中毒的小型鳥類與小型哺乳類,將遭到二次毒殺。屏科大學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

為惡性循環找尋出口

雖然我們不會直接吃到有毒的農產品,但在人們看不到的地方,生態正悄悄地崩壞。農民為了保護農作,透過用毒來防止小型鳥類與小型哺乳類的侵擾,間接導致以牠們為食的高級消費者數量減少,天敵數量下降後小型鳥類與小型哺乳類數量自然上升,又影響到農作,農民只好又用毒,便陷入惡性循環。社團的成立,就是要為這個惡性循環找尋出口。

通報社團成立至今已累積264筆通報資料,涵蓋超過5400隻鳥屍,案件的規模有大有小。大規模的案件常是人為將稻穀浸泡於加保扶,吸引鳥類食用,會在短時間內製造大量、密集的新鮮屍體,由於畫面怵目驚心,較容易受到地方政府及相關單位重視,幾年來也找出不少施毒的農民,經勸導後再次施毒的機率便會降低。

另一方面,小規模的案件常被視為小題大作,不了了之,但洪孝宇指出,正因為規模小、可能是非故意,更需要重視,因為背後代表的是我們無意間傷害了生態,究竟鳥類是從什麼途徑攝取毒物?攝取到什麼毒?哪個環節出錯了?這些問題都有探究的必要,研究人員便透過社團裡通報案件,試圖摸索出可能的答案。

大規模的鳥屍令人怵目驚心,但小規模的案件也不容忽視。屏科大學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

有些農民為了保護農作,會將稻穀浸泡於農藥加保扶,吸引鳥類食用。屏科大學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

禁不了的老鼠藥 其實不一定必要

相關單位的努力加上防檢局原本就計劃逐步停用劇毒農藥,加保扶水懸劑已於2015年公告禁用,並在2017年起正式禁用,現今市面上僅可使用毒性較低、較不易被鳥類誤食的加保扶粒劑。洪孝宇指出,隨著公告禁用與相關單位的宣導,故意毒鳥的情況已有減少的趨勢,現階段該重視的是老鼠藥的影響。

老鼠藥被農民用來防治鼠害,雖然目標不是鳥類,但一樣會間接傷害以老鼠為食的猛禽以及其它高級消費者。目前市面上的老鼠藥有2類,一類是環境用藥,另一類則是農業用藥,分別由環保署與防檢局主管;防檢局已於2015年停辦實施已久的全國滅鼠週,停止補助地方購買老鼠藥,並於2016年起推行生物防治,找尋可行的老鼠藥替代方案,但基於習慣,部分地方政府還是會發放老鼠藥給農民,農民也會自行去農藥行購買,農藥行也可能同時販賣環境用與農業用的老鼠藥。

要完全禁用老鼠藥其實是不可能的,但洪孝宇指出,我們必須思考,究竟是真的有鼠害才使用老鼠藥,還是只是出於習慣?如果真的有鼠害,是否有嚴重到須要使用老鼠藥呢?洪孝宇表示,沒有任何一個方法能夠一勞永逸除鼠,絕對要多管齊下,可行的方法包括清理環境、減少老鼠可躲藏的空間與食物來源、使用生物方治搭配人力捕鼠等等,確實有嚴重鼠害再來使用老鼠藥。

黑鳶的處境也是許多猛禽與淺山動物共同的處境,淺山動物所受到的威脅須要重新評估。屏科大學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

懷抱希望 一起找回我們與牠們所失去的

這幾年才知道原來鳥類中毒是普遍的現象,而黑鳶的處境也是許多猛禽與淺山動物共同的處境,洪孝宇表示,以往我們以為是人類開發、棲地破壞影響黑鳶等動物的數量,然而近年的研究發現,動物的適應能力其實比我們想像來得好,例如最近林務局與台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的研究便發現,草鴞對於人為干擾的環境有一定程度的適應和耐受能力,或許我們該重新評估淺山動物所受到的威脅

「這是一個令人難過的社團,但卻也是充滿希望的社團。」是「寂靜的秋天-農地毒鳥回報」社團介紹中的第一句話,這些通報案件著實令人難過,但只要它們被看見,就有機會被改善,因此還是值得懷抱希望。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