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女與失智犬 那些照護的愛與苦

特約編譯 小陸/譯寫

米克斯公犬「煙燻」(Ibushi)現年估計約15歲,是井上由美子養的第4隻狗兒。53歲的井上接受《sippo》採訪時表示,由於自己單身,加上獨居,願意讓她認養狗兒的動保團體並不多;後來從網路搜尋到動保團體「可愛相遇」(Recontrer Mignon),才於2015年4月認養了煙燻。

2017年1月,使用步行輔助胸背散步的煙燻。 取自33marsan @Twitter

井上的前任狗兒也是認養來的,從幼犬一直照顧到15歲往生。那隻狗兒往生前半年就癱瘓了,照顧起來很辛苦,但總算是盡力送了牠一程。井上考量自身年齡,如果狗兒又需要看護,至少目前還有體力應付,於是在相隔1年後決定認養煙燻

煙燻的名字源自牠的毛色——煙燻銀色(Ibushigin)。井上說:「煙燻跟我相遇時就是老犬了。送養會的籠子上寫著『初老』,估計12、3歲;可是,牠後腿抖個不停,又拱著背,怎麼看都應該更老才對呀(笑)。」

煙燻個性淡漠,鮮少顯露喜怒哀樂的情緒。牠最愛散步,剛認養時,一出家門還會先小跑步10公尺,散步回來也遲遲不肯進門;然而,隨著年紀增長,煙燻漸漸走不穩了。光是穿過院子到馬路,就要走上30分鐘;井上一個人走10分鐘的距離,煙燻得花2小時。

即使如此,煙燻依舊十分期盼外出。井上先是替牠買了步行輔助胸背,但一路支撐10公斤的煙燻過於吃力,便又買了犬用輪椅。在輪椅復健下,煙燻的四肢狀態竟也有所改善;儘管步履蹣跚,牠一度進步到能夠獨力在院子散步40分鐘之久

2017年2月,煙燻開始使用輪椅:

使用輪椅1個半月後,煙燻能夠自行散步40分鐘而不跌倒:

煙燻用胸背時,愛狗人士或微笑注視,或誇讚:「好棒耶!好努力呢!」對狗沒興趣的人則視若無睹;相較之下,換成輪椅之後,幾乎百分之百的人都投以關注的眼光。有些人會說:「好可憐。」甚而有人指責:「牠都這樣了,妳還讓牠走路!」不過,也有人會問:「這哪裡有賣呢?」或者說:「我也想讓我家孩子用輪椅!」

老犬的身體狀況終究是一天不如一天,煙燻後來開始排斥坐輪椅,就再也沒有去散步了。臥床的同時,煙燻出現失智症狀,開始大聲吠叫。據井上說,那是猶如沒有換氣般的嘶吼,毫無間斷地狂吠5、6個小時,叫到她都快發瘋了。

煙燻也變得淺眠,可能睡個5或10分鐘就起來大叫。井上的臥室在2樓,但自從煙燻臥床,她每晚都睡在1樓照顧煙燻。雖然前任愛犬也有過需要看護的日子,可是並未叫到這種程度,實在不曉得煙燻是哪來的體力。井上猜想,那或許是對身體不聽使喚的不安和不滿一整個大爆發的結果吧。

2017年11月,煙燻的吠叫影片:

這種苦日子持續了約1年4個月,除了擔心可能造成鄰居困擾,井上自己的生活也變得一團亂,她回憶道:「這是我出生至今第一次無法覺得自己的狗兒可愛……甚至萌生想要丟棄牠的念頭。」2018年初,或許是體力耗盡,煙燻終於安靜下來,卻也同時失去了食慾。

中途時期,動保團體只給牠吃品質優良的食物;而今,井上餵的盡是溫牛奶、犬用肉乾,甚至是「紅豆泥」這類垃圾食品。井上無奈地表示,煙燻現在只肯吃這些東西,必須設法讓牠攝取卡路里,否則無法維持體力。

值得慶幸的是,採訪過後2星期,煙燻的食慾略見好轉,甚至開始換毛了。井上說:「替牠擦臉會生氣、替牠刷牙會抱怨。白天睡覺,夜晚一直在那嘀嘀咕咕地說個不停;可是,牠能恢復精神做這些事,實在令我很驚訝。希望大家知道,就算是老犬,就算臥床,如果持續照護,有時情況也會改善。」

井上說:「煙燻好像聽得懂好乖、好聰明。我用溫柔的語調持續不斷地誇牠好聰明、好乖,牠就會酣然入睡(笑)。」 取自33marsan @Twitter

儘管曾經一度心灰意冷,不過井上現在說:「苦難過後……還是覺得煙燻很可愛。牠原本就是感情淡漠的孩子,但好像也有跟我共度難關的切身感受。如今,總覺得牠願意信任我了,我倆心靈間的距離縮短了。」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