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黑面琵鷺調查 台灣減少400隻

記者 陳璽安/報導

一年一度的黑面琵鷺全球同步普查結果出爐了!調查結果顯示,全球總數則是與去(2017)年調查結果同為3941隻,而台灣雖然仍是全球黑琵最大渡冬地,數量卻比去年減少約400隻。中華民國野鳥會理事長蔡世鵬表示,台灣黑琵數量減少的原因有待未來持續監測,未來將會持續加強棲地保育;香港觀鳥會研究經理余日東則指出台灣仍是黑面琵鷺最重要的棲地,同時對台灣在黑琵保育的努力表達肯定。

今年黑面琵鷺全球總數與前次調查結果同為3941隻,台灣雖然仍是全球黑琵最大渡冬地,數量卻比去年減少約400隻。郭東輝/攝,林務局/提供

台灣黑琵數量下降 但有族群擴散現象

中華民國野鳥學會與全國鳥會動員逾百位調查員,於今(2018)年1月20日、21日完成全球同步的黑面琵鷺數量調查,農委會林務局、中華民國野鳥學會與香港觀鳥會今(28)日召開「2018黑面琵鷺全球同步普查」成果記者會,指出本次調查共記錄到3941隻黑面琵鷺,與去(2017)年調查結果相同其中台灣51個樣區共記錄到2195隻,比前次2601隻減少了406隻,數量減少15.6%;臨近的中國大陸則記錄到744隻,比前次397隻增加347隻,大幅成長87.4%;而香港本次調查結果為350隻,比前次減少25隻,日本508隻比前次增加75隻,其餘地區只有零星增減。

若細究台灣各地黑面琵鷺的數量變化,台南仍是黑面琵鷺最重要的棲地,一共記錄到1265隻,卻也是黑琵數量減少最多的地區,共減少545隻,其它地方除了澎湖由2隻減少為0隻以外,各地黑琵數量皆為正成長,許多去(2017)年未有記錄的地區,如台北、新北、新竹、花蓮、東沙島等地,今年也有零星個體度冬;顯示儘管台灣的黑琵整體數量下降,黑琵在台的渡冬地卻有了擴散的趨勢。

全球與台灣黑面琵鷺度冬族群趨勢。林務局/提供

2016年至2018年全球各地黑面琵鷺普查數量變化。香港觀鳥會/提供

數量下降原因未知 有待進一步研究與監測

全球黑琵總數沒有下降,表示其族群是穩定的,但台灣作為全球黑面琵鷺最重要的棲地,為何數量驟減406隻?中華鳥會理事長蔡世鵬表示,台灣是全球黑琵保育最成功的案例,今(2017)年數量驟減,可能是來台渡冬的黑琵確實減少,也可能只是監測日前黑琵遷移到他地,實際原因有待進一步監測;呂翊維則指出,2011年台灣也曾經面臨黑琵數量大幅下降的情形,隔年不僅數量回升,還創下歷史新高,今(2018)年台灣黑琵數量下降,中國的黑琵數量卻是大幅成長,不排除黑琵在兩岸間移動之可能性,也有可能是台灣尚有其它未被觀測到的黑琵棲地,因此持續監測有其必要性。

林務局副局長楊宏志以歷年的統計數據表示不必太悲觀,他指出,1990年全世界的黑面琵鷺不到300隻,到了2007年,光台灣就突破1000隻,2014年台灣的黑琵突破2000隻,雖然台灣今年的黑琵數量大減,綜觀來看仍是年年看好;蔡世鵬也表達類似觀點,表示不必將今年的數據為危機,但希望政府單位能藉此好好檢視各地黑琵棲地的狀況

2017年至2018年台灣黑面琵鷺普查結果比較。林務局/提供

族群擴散分散生存風險 但需要保護的棲地也更多

本次調查結果中,黑琵族群擴散是另一個值得觀注的重點。,中華鳥會主任環境研究部主任呂翊維指出,以保育觀點來說,分布越廣表示風險越分散,對黑琵來說是好事,但相對而言,棲地分布越廣,需要重視、保護的地方就越多,例如近期發生了幾起黑面琵鷺營養不良的救傷案例,顯示棲地保護十分重要。

蔡世鵬則指出,黑琵擴散的原因可能有二,一是族群數量上升,自然會擴散到其它地區,其次是最大棲地台南不一定能提供充足的食物,當黑面琵鷺不能在棲地獲得足夠食物,自然會移到其它地區,因此蔡世鵬認為全台各地濕地皆有必要善加保護、管理。

黑琵族群擴散是另一個值得觀注的重點。郭東輝/攝,林務局/提供

漁民態度影響黑面琵鷺 政府應加強溝通

香港觀鳥會余日東也特地來台參加記者會,並對台灣在黑琵保育付出的努力表達肯定,余日東表示,在先天條件上,台灣的濕地面積大,給黑面琵鷺很好的棲地,在後天努力方面,就他觀察,台灣人對黑面琵鷺的感情很深,台南的朋友十分愛護黑琵,十多年前香港人還對黑面琵鷺很陌生的時候,台灣人已經都知道黑琵並開始保育工作了,所獲得的成果也值得讚賞。

然而,余日東也指出,在香港跟台灣,黑琵的生活環境皆與漁民的魚塭有所重疊,如果漁民不友善,將對黑面琵鷺造成很大的影響,因此相關單位有必要好好跟漁民溝通;中華鳥會常務理事、台大醫技系副教授方偉宏補充說明,黑面琵鷺來台的時候,恰好虱目魚等高架池的魚種剛收成,所留下無經濟價值的下雜魚類便能成為黑面琵鷺的食物來源,但若漁民改變魚種,便可能影響黑琵的覓食情況。

不久前發起「為濕地而騎」單車環島的高雄野鳥學會總幹事林昆海則指出,近年國際上開始推廣友善漁業與友善農業,過往漁民常採取淺坪式魚塭養殖,漁獲收成後、水位下降剩下的食物便成了鳥類的食物,但若漁民改變養殖模式,例如改為深水式魚塭,便會影響鳥類生活;若政府對於友善環境、友善動物的漁民能夠採取高價購買或是給予補償、補助等方式,便有機會增加漁民、農民發展友善漁業、友善農業的意願,達到生產與生態的兩全。

蔡世鵬也提及近年台灣各地濕地面臨的開發爭議,盼能保留這些濕地,讓台灣有更多適合的棲地。郭東輝/攝,林務局/提供

中華鳥會:濕地需要善加管理 也盼保留更多濕地

對於這次的調查結果,林務局保育組組長夏榮生表示,物種的監測需要長時間的累積,這些累積對於未來該物種的保育及棲地改善皆有很大益助;而對於未來黑面琵鷺的保育計畫,蔡世鵬表示,近年黑琵數量穩定上升,棲地的經營與管理便成為保育的重要任務,濕地若沒有適當整理與管理,其環境是不穩定的,也就難以提供黑面琵鷺穩定的食源;蔡世鵬也提及近年台灣各地濕地面臨的開發爭議,盼能保留這些濕地,讓台灣有更多適合的棲地。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