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拍攝紀錄片 尋找被鍊犬的希望

記者 姚崇仁/報導

走在大街小巷中,常可看到被鐵鍊綁住的狗,綁在大門口做為看家、護衛之用,這些狗狗有主人、有食物、有水,但是牠們可能會是一輩子都被鍊在那裡,進而衍生許多問題,動物平權促進會為了讓社會大眾關注這個問題,今(4)日特別舉辦放映會,播放兩位導演的紀錄片,並與參加民眾一起討論「被鍊犬」的議題。

動物平權促進會認為「被鍊犬」的問題值得被更多人關注。 動平會/提供動物平權促進會理事長林憶珊表示,長期被關籠或是被鐵鍊綁住的狗狗在國內相當的常見,很多養狗的民眾認為狗狗是他們的「工具」,只是用來看門、顧田地、顧工廠的狗,並沒有被當作朋友、家人,雖然說飼主都會給狗狗食物跟水,但是往往都是廚餘跟雨水,由於沒有足夠的活動空間,長時間下來會造成牠們有心理問題,最明顯的就是出現不停繞圈圈的「刻板動作」。

林憶珊說,為了改善「被鍊犬」的問題,動平會多次進行「被鍊犬動物福利田野調查」,到訪許多有被鍊犬的地方,關心這些狗狗的狀況,並跟飼主勸導該如何對待這些狗狗,但是普遍都是認為相較於安裝鐵窗或保全系統,養隻看門狗是最低成本的,甚至還有人覺得狗的用處只是吃廚餘而已,只要狗還活著就好,不要多管閒事。

動平會理事長林憶珊跟民眾分享調查權台被鍊犬時遇到的問題。 姚崇仁/攝

為了更能夠讓社會大眾關注被鍊犬的問題,動平會與多位導演合作拍攝紀錄片,今日特別舉辦《孤獨圓舞曲》與《小黃的一天》兩部紀錄片的放映會,並請到李開地、韓修宇導演來分享牠們拍攝時的心路歷程。《小黃的一天》導演韓修宇表示,這一部片主要是以縮時攝影與慢動作攝影來呈現被鍊犬「小黃」的一天,並以「小黃」為主體,清楚地看見被鍊犬的真實情緒與感受。韓修宇也提到,當初一開始要找到一隻適合拍攝的狗狗非常困難,因為很多狗狗生活的環境都非常的糟糕,不是髒亂就是蚊蟲很多,就算是人類要待上一小段時間都很困難了,更何況是狗,希望透過影片來讓更多關注被鍊犬問題,即便進步會很緩慢,但仍會一步一步慢慢做。

另外《孤獨圓舞曲》導演李開地表示,自己養了19年貓咪,是個資深貓奴,但是在老家卻也有一隻被鍊犬,以往都覺得牠天生就該是那樣子對待,但是在與動平會合作之後了解到牠不該整天被鍊在那裡,於是有空回去都會特別帶狗狗出去散步,但是這樣的改變不能只有他一個人而已,於是在這1、2年開始拍攝生態及動物議題的紀錄片。

而《孤獨圓舞曲》這一部片紀錄片是與愛媽「柯卡」合作,與愛媽一起到各地拍攝被鍊犬的狀況,今天的放映會上只有預告片,完整版預計在今年6月底才會公開放映,導演也希望透過這樣的一部紀錄片來教育更多的人。

《小黃的一天》導演韓修宇與民眾分享拍攝的過程。 姚崇仁/攝

《孤獨圓舞曲》導演李開地希望透過紀錄片來教育更多的人。 姚崇仁/攝

林憶珊說,也許有人會問在調查與拍攝的過程為什麼不去救那些被鍊犬,主要原因是這些狗狗是別人的財產,要救這些狗都是需要主人的同意才行,所以救一隻被鍊犬比救一隻流浪犬還要困難許多,而且就算成功解決一件還會有另一件出現,於是才會透過拍攝紀錄片來宣傳正確觀念,希望大家來關心。

另外林憶珊也提到,在進行田野調查時,發現到一些家庭在門口有被鍊犬,但是家裡面卻有一些自由的品種犬,那些被鍊的都是米克斯,牠們不應該那樣子被對待,他們也值得被愛、被了解。

紀錄片《小黃的一天》中的主角小黃。 動平會/提供

動平會特別選在兒童節這天舉辦活動就是希望可以讓小朋友尊重生命,除了放映會之外,一路到4月8日都有一系列動保議題的活動,有興趣的民眾可以上「動物平權促進會」網站查詢,另外4月5日開始在台北市泉州街有中華文化總會與動平會合作的「城南有意思」活動,現場有許多動保相關攤位,有興趣民眾可以趁著連假去走一走。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