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墨高牆讓德州瀕危動植物處境更危

環境資訊中心 報導

原標題:「川普再築美墨高牆 德州瀕危動植物處境更危」

學者警告,美墨邊界牆可能危害德州境內瀕臨滅絕的動植物,也不利於當地成長中的生態旅遊業。

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整合生物學系教授富勒(Norma Fowler)和凱特(Tim Keitt)的研究,2日刊登於同儕評閱的《生態與環境前線》(Frontiers of Ecology and the Environment)期刊。

文中分析,如果德州1900多公里的墨西哥邊界被進一步封閉,將造成棲地破壞、破碎化和生態系統破壞。

 現有的美墨邊境牆。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跟德州相比,其他州的美墨邊界牆較短,且設有許多障礙物。德州目前的邊界牆只有大約160公里。

美國總統川普視美墨長城為他任期內的重要計畫。1日川普更將美墨長城計畫與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談判掛鉤。

美國國會剛通過決議,聖安娜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Santa Ana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免築邊界牆,但也提出許多其他聯邦土地上蓋邊界牆的新建議,總計好幾公里,大部分位於下大河谷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Lower Rio Grande Valley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

「目前這些邊界牆不是在城市就是在沙漠。但是蓋在格蘭德河(Río Grande)附近完全是另一回事。因為這條河流的存在,加上德州向南延伸,我們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我和另外一位德州生物學家非常擔心(邊界牆)影響我們的自然遺產。」富勒說。

兩位作者回顧14篇相關文獻,包括部分研究現有邊界牆後續效應的文章,條列出對新邊界牆的種種擔憂,包括建築圍牆和在牆兩邊鋪設道路可能造成棲息地破壞。

美洲豹貓是一種被列為瀕危物種的小型本土野貓,其棲息地已經嚴重流失。德州公園和野生動物相關單位估計,德州只剩下不到120隻,科學家擔心圍牆會進一步減少其個體數量。

圍牆造成棲息地的破碎化,可能使德州和墨西哥的豹貓、黑熊與其他物種的成員間無法聯繫,導致部分種群數量太少而無法延續。

美洲豹貓(Ocelot)。圖片來源:Margie Savage(CC BY-NC 2.0)

另外一個值得關注的是破壞Tamaulipan荊棘灌叢生態的可能性。南德州有豐富的Tamaulipan荊棘灌叢生態,許多當地生物依賴這個生態系統生存,但隨著城市、農場和牧場的擴張,這個生態正在消失。

富勒說,要是這堵牆建起來,Tamaulipan荊棘灌叢生態將更岌岌可危。如果這堵牆阻礙了動物授粉和傳播種子,植物也會受到破壞。

因為這座牆應該不會建在格蘭德河的氾濫平原上,必須離河有點距離,可能會超過一英里(約1.6公里)。這可能破壞珍貴的河岸森林生態系統,阻擋需要進入河流的生物的路線,也阻止人們進入數個生態旅遊野保區。

美墨邊境牆可能阻斷生物交流路徑。圖片來源:Anne McCormack(CC BY-NC 2.0)

對於邊界牆計畫免做某些環境審查,科學家也表示擔憂。

「減少屏障和相關道路的範圍,設計一些讓動物可以通過的屏障,用電子感測器等對生物比較無害的方法替代物理屏障,可以減輕負面影響。」作者寫道。

同樣在美墨邊界附近的亞利桑那州土桑生物多樣性中心,也對這個問題表示擔心,並稱川普的邊界牆對「當地多樣化野生動物、居民,以及崎嶇壯觀的風景來說都是悲劇。」該中心在法院、國會和邊界社區遊說反對長城時警告,這座牆「會破壞成千上萬英畝的棲息地並阻擋數十種動物物種的遷徙。」……(閱讀更)

瀕臨絕種的橙頭擬黃鸝(Altamira Oriole)。圖片來源:Mark Watson(CC BY-NC-ND 2.0)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