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養小狗在街頭 社會實驗引人深思

記者 陳璽安/報導

當你看到被遺棄的狗,你會怎麼做?自媒體團隊「意義製造」日前做了一個社會實驗,他們在人來人往的台北車站旁放了一隻小狗,並寫上「主人沒辦法養我了」及「請帶我回家」等字句,並觀察路人的反應,有人心疼小狗的處境,買了飲水給牠喝,也有女高中生當場難過落淚。「意義製造」將實驗過程拍成影片放上網路,希望藉此提醒大家注意流浪動物議題。

當你看到被遺棄的狗,你會怎麼做?示意圖,取自Pixabay

社會實驗影片 賺人熱淚也希望喚起關心

這是一支社會實驗影片,主題為「當台灣人看見無助的小狗被當街遺棄,會如何反應?」,在影片中,一隻可愛的小狗「嚕咪」被綁在台北車站的其中一扇門邊,厚紙板上寫著小狗的名字,並表示「主人沒辦法養我了」、「請帶我回家」以及「好好照顧我吧」,旁邊還放了一個枕頭,顯然是一隻被棄養的狗。活潑的「嚕咪」不斷想引起路人注意,對每個靠近的人示好,可愛討喜的模樣吸引了許多路人的目光。

 

地點是人來人往的台北車站,許多人停下來看嚕咪,大部分的人都是看了一會兒又匆匆離開,但也有人停下來摸摸狗,有人買了水給嚕咪喝,還有人拍照打算將嚕咪的故事上傳到臉書。一對女高中生蹲下來安撫嚕咪,焦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其中一位女高中生甚至留下眼淚,工作人員向前說明後,女高中生才鬆了一口氣,但受訪時仍忍不住哽咽,認為既然養了寵物,就不應該棄養,也應該好好尊重生命

影片中另一對母女的互動也呼應了女高中生的話,小女孩天真地問:「牠好可愛,為什麼主人不要牠了?」並表示想要養嚕咪,媽媽則耐心地向小女孩說明寵物是一個需要照顧的生命,須等小女孩長大能負擔責任了才能養。這位媽媽受訪時也表示,希望民眾想要飼養寵物,能以認養的方式代替購買。

「意義製造」期待用具有正向意義的影片以及社群網站的力量,為社會帶來更多正能量。黃柏霖/提供

意義製造:用影片帶來正向的社會影響力

這支影片的製作團隊是新創的自媒體「意義製造」,他們致力於內容行銷,除了跟企業或公益團體合作,他們也會自行創作。成員黃柏霖以及劉毓菁是大學同學,原本在廣告業服務黃柏霖的與影片企畫劉毓菁觀察到「網紅」(網路紅人)現象」以及網路所帶來的巨大影響力,決定利用他們的專業,成立「意義製造」,用具有正向意義的影片以及社群網站的力量,為社會帶來更多正能量

「我們希望幫最不會講話、最不會表達自己的族群發聲。」在團隊中擔任新媒體內容創意總監的黃柏霖表示,日前團隊製作了為流浪漢過新年的影片,這次,他們想要為不會說話的流浪動物們發聲,因此製作了這支「當台灣人看見無助的小狗被當街遺棄,會如何反應?」社會實驗影片,希望吸引更多人關注流浪動物議題。

「它(流浪動物問題)不是一個點的問題,而是全面的政策問題。」劉毓菁表示,2年前桃園動保園區簡園長自殺的新聞令他非常震撼,在他心裡埋下製作這支影片的種子,決定製作這支影片後,製作團隊也做了很多功課,明白流浪動物的源頭在於飼主棄養及非法繁殖場任意繁殖動物,期待透過這支影片讓更多人重視這個社會問題,並呼籲認養代替購買、絕育代替撲殺等理念

影片主角嚕咪也是被棄養的狗,劉毓菁與黃柏霖認為飼主應建立適當的飼養觀念。截取自影片

棄養問題:飼主應有好的心態與觀念

這次在影片中擔任主角的「嚕咪」,正是曾經經歷過棄養的狗,現在已由劉毓菁的朋友認養,拍攝過程中,嚕咪的飼主其實都混在路人中,近距離陪著嚕咪、時時注意牠的狀況。劉毓菁表示,當初朋友看到嚕咪在路上徘徊了兩三天,便將牠帶回家安置,並上網張貼訊息,但飼主遲遲沒有出面,在跟家人商量過後,朋友才決定收養嚕咪。

嚕咪的經歷不是個案,劉毓菁表示,有些飼主一時興起養了寵物,卻沒有長期的打算,甚至是情侶一起飼養寵物在分手後又棄養,這些問題的根本都是飼主沒有善盡飼主責任、沒有建立良好的飼養觀念所致,黃柏霖接著附和:「絕育是作法,但飼主的心態最根本的。

用影片傳遞愛 用愛帶來更多愛

用影片傳遞溫暖 用溫暖帶來更多溫暖的力量

實驗過程中除了入鏡的受訪者,也有許多人不願受訪但停下來對嚕咪表達關愛。黃柏霖與劉毓菁表示,在這場社會實驗中,停下來觀察嚕咪的人很多,最先過來撫摸嚕咪的是一位年輕的流浪漢,但他看到鏡頭就害羞地走了,甚至還有一位流浪漢溫柔地問狗狗願不願意跟他走;另外在影片中還有一位清潔人員現身,這位清潔人員也是數次經過嚕咪,每次經過都會停下來觀察牠。

「這個社會其實有很多有愛心、有行動的人。」劉毓菁表示,實驗過程或許有瑕疵,但目的在於吸引更多人關注這個議題,或許那位清潔人員觀望的同時也在思考能做些什麼,影片將有實際行動的人呈現出來,就是期待將這些溫暖的舉動分享出去,積極正向地影響更多人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