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山浪犬橫行 又有山羌慘被咬死

記者 陳璽安/報導

又有山羌遭狗咬死,日前山友林先生前往壽山自然國家公園觀察獼猴,卻在山路上看到山羌的屍體,在帶山羌屍體前往壽山國家公園自然公園籌備處的路上,又聽到山友表示國泰休息站附近正有一群浪犬在追趕山羌,林先生又趕緊前往關切。一個上午發生2起浪犬攻擊山羌事件,讓林先生擔憂壽山的山羌正面臨滅絕的危機

一個上午發生2起浪犬浪犬攻擊山羌事件,其中一隻山羌被發現時已死亡。林先生/提供

浪犬合作追捕山羌 一個上午1死1

21日上午,山友林先生前往壽山自然國家公園觀察獼猴,在前往攔砂壩的路上看到一隻死亡的山羌,下半身有明顯的犬隻齒洞,推測為遭犬隻攻擊致死。當時是上午10點半,林先生一時之間聯絡不到壽山籌備處,決定徒手把山羌屍體運回籌備處,途中吸引許多山友的目光,同時也有數位山友告知,同一時間,國泰休息站附近也有一隻山羌正被狗群追趕中。

林先生發現一隻死亡山羌下半身有明顯的犬隻齒洞,推測為遭犬隻攻擊致死。林先生/提供

由於山羌身上有明顯的犬隻齒洞,推測為遭犬隻攻擊致死,圖片已變色處理。林先生/提供。

上午10點45分左右,林先生趕到現場時已不見狗的身影,只聽到不遠處有狗叫聲,而原本膽小怕生的山羌,竟然反常地靠近山友眾多的木棧道。林先生認為,正因為浪犬不敢靠近有人群的地方,反而讓木棧道成為山羌躲避浪犬的休息處。由於這隻山羌雖然疲憊,但沒有明顯的傷口,因此林先生決定先將前一隻山羌的屍體送往籌備處,並通報籌備處人員前來關切這隻疲備的山羌。

根據壽山國家公園自然公園2014年的調查,壽山的山羌約有138隻,而21日上午的經歷,讓林先生認為壽山的浪犬問題嚴重影響到山羌的生存,使壽山的山羌正面臨滅絕的危機。根據林先生的觀察與記錄,北壽山至少有3個浪犬團隊,會用「追蹤、包圍、後攻擊」的模式,合作獵捕山羌,林先生也向目擊攻擊過程的山友確認,得知這次在國泰休息站附近攻擊山羌的是兩黑一棕的團隊,其中棕色浪犬的右耳疑似有剪耳記號,顯示這隻狗可能已經過結紮。

被追趕的山羌十分疲憊,也反常地靠近山友眾多的木棧道。林先生/提供

這張照片是林先生在4月14日拍攝的,經由山友指認,確認這次追擊山羌的是二黑一棕的浪犬團隊,圖為團隊中的棕狗,右耳疑似已剪耳的痕跡。林先生/提供

壽山籌備處:衝突熱區的犬隻將優先移除

壽山山羌遭狗攻擊致死的事件時有耳聞,壽山籌備處技士黃雅婷指出,籌備處自2011年成立,2013年至2015年間每年都接獲2起山羌因犬隻攻擊而死的案例,2016年增加到4起,2017年則高達10起,而今(2018)年還未過半,就已有7隻山羌因狗而死。

壽山國家自然公園遭犬攻擊山羌傷亡通報案例。壽山籌備處/資料提供,陳璽安/製表

壽山國家公園自然公園有豐富的自然資源,也是許多野生動物的棲地,但當不屬於當地的犬隻來到野生動物的棲地,甚至與野生動物產生衝突,應如何處理?壽山籌備處主任許亞儒表示,過往壽山籌備處是與高雄市動保處合作,以捕捉並移除的方式來管制浪犬,而所捕捉到的犬隻將安置於與動保處合作的民間狗場,2017年與2016年各移除了150隻左右,2013年至2017年共捕捉516隻狗。

然而,去(2017)年零撲殺政策上路後,公私立收容所都已無法配合收容浪犬,使壽山籌備處也不得不調整策略,許亞儒表示,壽山籌備處今(2018)年已委託中山大學分別針對山羌與遊蕩犬隻進行族群調查,找出犬隻攻擊山羌的熱區,將衝突熱區的犬隻捕捉後另行安置,非衝突熱區的犬隻將以TNVR(捕捉、結紮、施打疫苗、回置)為主,但如果回置的犬隻出現攻擊行為,將再予以移除、另行安置

壽山國家自然公園遊蕩犬隻管理方式。壽山籌備處/資料提供,陳璽安/製圖

由於中山大學的壽山浪犬族群調查還未完成,黃雅婷表示,目前還無法確定壽山到底有多少狗,但籌備處估計約有400隻;除了浪犬,林先生同時指出,當地除了大量野狗,也有不少野貓,這些野貓也會獵捕鳥類或小動物,也對當地野生動物造成一定影響

犬貓等遊蕩動物與野生動物的衝突是棘手的問題,然而,對人類來說,壽山國家公園自然公園是休閒旅遊的好去處,對山羌等野生動物來說,這裡卻是牠們一輩子的家,人類有責任好好處理遊蕩動物對野生動物產生的影響,找出適當的解決之道,還給野生動物一個平靜的生活空間。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