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訪埃及聖䴉的故鄉……

記者高維奇/報導

走訪參觀埃及金字塔、帝王谷及著名神殿,內心震撼從未曾有,如果要在尼羅河目睹原汁原味的「埃及聖䴉」,可能會很失望,這種在古埃及的神秘之鳥,現在絕少出現在尼羅河沿岸,聖䴉在古埃及的生活及神話故事,只能從古神殿的石雕圖像去推敲想像。

尼羅河岸農村的泥磚屋及正在進食的驢子。高維奇/攝

在台灣西部沿海濕地很容易看到埃及聖䴉,1984年在台北關渡地區便有埃及聖䴉「棲息」的紀錄,可見繁衍已久。據聞是某動物園引入後,因颱風破壞鳥籠,導致埃及聖䴉逃出繁衍。根據林務局的統計,目前全台野外約有1100隻埃及聖䴉,主要棲息地為西部濱海和宜蘭灘地,主管單位林務局正為遏止族群擴大而傷腦筋。

有人認為數量不止於此,從媒體相關報導,都以「外來種的埃及聖䴉會有排擠本土禽鳥的族群競爭疑慮」為主題,很少去探討埃及聖䴉本身,就算牠一隻很漂亮的鳥,也都在外來種可能破壞生態的陰影下而被忽略。位於台南市七股曾文溪出海口的黑面琵鷺保護區,很多人把埃及聖䴉看成是黑面琵鷺,近距離一看,有人高呼「比黑面琵鷺漂亮」!事實上,與民眾熟悉的大白鷺鷥、小白鷺、黃頭鷺、蒼鷺等田間常見物種相比較,埃及聖䴉優美的造型絕對讓人印象深刻。

居民駕小艇載著畜牲到河中的小島放牧。 高維奇/攝

在台灣隨處可見的埃及聖䴉,在埃及一定是萬羽雲集,蔚為奇觀,至少在尼羅河兩岸的泥灘地一定可以看到,可惜的是,記者搭了幾天尼羅河郵輪,只要在船上,白天幾乎守在房間陽台。從路克索上船到亞斯文,沿途看到農村泥磚建築炊煙裊裊,農民騎藉小毛驢從田裡走回家。在泥灘地放養的牛、馬、驢,由於可放牧的泥灘草原不足,有些居民駕小艇載著畜牲到河中的小島放牧;也有小孩子以竹籠裝小鴨到河邊戲水覓食。由於河岸泥灘地少,野生水鳥並不多,幾乎沒有看到埃及聖䴉。

由於河岸泥灘地少,是因為尼羅河在在亞斯文築壩後,洪水得到控制,沿岸居民不再苦於氾濫而居無定所,上游肥沃泥沙不再被洪水挾帶在沿岸形成泥灘地。在古埃及年代,尼羅河每年氾濫4個月,汛期結束後,大批埃及聖䴉以厚而彎,類似尖嘴鋤的長喙淤泥灘地覓食,提醒農民:「耕作的時間到了」,因此被尊為科學、數學、書記之神,而牠是古埃及知識之神「托特」的神聖象徵。

聖䴉以厚而彎,類似尖嘴鋤的長喙淤泥灘地覓食。高維奇/攝

小孩子用竹籠裝小鴨到河邊戲水、覓食。 高維奇/攝

埃及聖䴉屬鸛形目、朱鷺科物種,身長65到89公分不等,體重約1.5公斤,展翅可長達124公分左右,屬體型較大的鳥類,原棲息於非洲及伊拉克等地區,現在許多國家都有埃及聖䴉,連遠離歐亞大陸的澳洲也不例外,牠們大都被各國動物園、遊樂園引入,卻因多採開放式管理而多有逃逸到野外繁殖,現在族群壯大,反被視為眼中釘了。

事實上,埃及聖䴉對台灣生態環境造成的具體危害,目前國內並無詳盡的科學調查結果。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