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止動物流浪 十二夜2募資倒數計時

記者 陳璽安/報導

關心動物的你一定知道《十二夜》這部本土紀錄片,2013年底上映的《十二夜》由九把刀監製、Raye執導,帶觀眾進入台灣的收容所一探究竟,不僅帶動社會關注流浪動物問題,更捐出超過2000萬元的票房收入,實質增強動保能量。這次,《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將帶領觀眾把目光放到收容所外,檢視台灣流浪動物的源頭

《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將帶領觀眾把目光放到收容所外,檢視台灣流浪動物的源頭。貝殼放大群眾集資顧問公司/提供

探討流浪動物源頭 倡導飼主責任

許多人肯定《十二夜》促使社會思考流浪動物議題,推動台灣邁向更加友善的動物環境,甚至間接促使零撲殺政策,然而,身為導演的Raye卻未因此感到歡喜,零撲殺並沒有解決流浪動物源源不絕的問題,在沒有完整配套措施以及現行動保人力編制不足情況下,只是讓收容所爆滿,仍有許多流浪動物在街頭流浪。因此,在《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當中,將帶領觀眾檢視流浪動物問題的源頭,除了重申第一集「領養不棄養」的觀念,更強調「結紮」與「不放養」的飼主責任,因為這才是真正能夠從源頭減少流浪動物數量的方式

「從取得一隻毛孩,到它生命的終結,沒有人告訴飼養者,如何建立飼主責任。」導演Raye指出,家犬被放養、沒有結紮,成為流浪動物源源不絕的來源,也使得TNR(捕捉、絕育、放回)的志工永遠都有絕育不完的狗,唯有看見問題的源頭,從飼主以及下一代的生命教育做起,「我們才能用一個世代的時間,真正的翻轉台灣面對動物生命的觀念,嘗試找出讓毛孩與人類和睦共同生活的方式。」

除了宣導飼主責任,《十二夜2》也會將收容所的新面貌呈現在觀眾面前,並對照國外收容的軟硬體設備,比較台灣的收容所這些年來的改變,同時分析那些想要改變卻未成功改變的收容所究竟遇到什麼難題。Raye指出,「零撲殺」後,收容所從一個撲殺的場域轉變為教育功能,這種轉型需要民眾配合,如果民眾不願意接受教育,收容所的角色就無法發揮

在《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當中將強調「結紮」與「不放養」的飼主責任。圖為2016年導演Raye在講座上分享自己對於流浪動物問題的看法。資料照,何宜/攝

史上贊助人次最高電影集資案 十二夜2募資倒數計時

「我在拍攝《十二夜》的時候,其實是帶著憤怒的,我不能接受這裡(收容所)發生的事,但到剪接的時候,已經沒有那種憤怒了。」Raye表示,因為到了剪接的時候,他明白收容所的走向、成敗,關鍵在於社會大眾,因此,唯有每位飼主都瞭解飼主責任,並從下一代的生命教育做起,我們才能期待幾年之後流浪動物的問題會改善

目前Raye已完成全台40位動保第一線工作人員的田野調查訪談,拍攝計畫除了國內拍攝,也希望能將國外動物的收容現況帶到觀眾眼前,並將紀錄片壓製成公播片,寄送給全台國中與高中,作為教師課堂教學使用

截至今日,集資金額已超過700萬元,國內初步拍攝資金已順利到位,但距離拍攝國外動物收容現況以及製作公益公播片的目標還有一段距離,集資計劃即將於6月11日結束,認同《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電影集資計畫的民眾,可至以下網址支持:https://backme.tw/ref/fMA2l/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