玳瑁魷魚絲命喪菲國 解密有賴發報器

記者 陳璽安/報導

今(2018)年3月29日,海洋大學團隊野放了一隻玳瑁「魷魚絲」,並在野放前為牠裝上衛星發報器,以蒐集更多關於海龜洄游的路徑資料;沒想到野放不到3個月,竟然從菲律賓傳來「魷魚絲」已經身亡的消息。海洋大學教授程一駿表示,已收到菲律賓環保單位提供的相關報告,但資訊仍很模糊,若能取回「魷魚絲」身上的衛星發報器,就能得到更多「魷魚絲」死前的資訊,盼林務局或外交部能協助與菲方接洽。

今(2018)年3月野放的玳瑁「魷魚絲」,於本(6)月26日傳出已死於菲律賓。圖為「魷魚絲」野放資料照,林務局/提供

去(2017)年擱淺於南澳沿岸的玳瑁「魷魚絲」,被發現時精神極差、外觀偏瘦,背甲還有藤壺,經台灣大學動物醫院團隊治療以及海洋大學海洋生態暨保育研究室團隊的細心照養,「魷魚絲」在今(2018)年3月29日順利野放。研究人員在野放前為「魷魚絲」戴上衛星發報器,並在宜蘭綠色博覽會中同步展出「魷魚絲」的衛星追蹤動態,而根據本(6)月初回傳的資料,魷魚絲曾於4月10日至12日間造訪日本石垣島,之後便南下,6月初已抵達菲律賓南呂宋島的薩瑪島周遭海域,洄游了3572公里,沒想到再次得知「魷魚絲」的訊息,竟是菲律賓保育單位通知「魷魚絲」死亡的消息。

根據菲律賓媒體的報導菲律賓漁民在26日發現一隻困於魚籠的雌性海龜屍體,身長83公分,寬47公分,重15公斤,沒有外傷,後肢各戴有編號「TW5153」和「TW5151」的金屬標籤,背甲上有追蹤裝置;這隻海龜就是今年3月自台灣野放的玳瑁「魷魚絲」。然而,海洋大學海洋生態暨保育研究室程一駿教授指出,魚籠開口較小,海龜不易誤入其中,若真的被困在魚籠,海龜一定會掙扎、碰撞,而背甲上的發報器也會因此受損,但依據發報器廠商與工程師的鑑定,「魷魚絲」身上的發報器還完好如初、持續運作中

程一駿盼能取回「發報器」,已獲得更多關於「魷魚絲」的資訊。圖為野放前受海大照養中的「魷魚絲,資料照,海洋生態暨保育研究室/提供

「魷魚絲」的死因尚且成謎,程一駿表示,菲律賓保育單位曾詢問海大是否能提供解剖或相關協助,海大團隊回應無法前往菲律賓後,對方先是通知已將「魷魚絲」掩埋,後來又告知會請獸醫來解剖,後續結果會再通知海大。除了獸醫的解剖資料,程一駿說,若能取回「發報器」,就能得知「魷魚絲」死前的迴游路徑,或許也能得知牠的死亡原因

「魷魚絲」所配戴的衛星發報器造價24萬,就像飛機的黑盒子一樣,記錄了旅程中的點點滴滴,程一駿指出,衛星發報器透過衛星回傳的資訊是簡化的結果,如果能拿回發報器,不僅可以取得「魷魚絲」更詳細的洄游路徑,也能取的溫度等環境資訊,對海龜洄游研究必定更有幫助,然而菲方已告知將發報器交由省府處理,能不能還回台灣,要等上級決定。

海大團隊也曾在2015年11月野放一隻名為「阿飛」的成熟母玳瑁。圖為「阿飛」野放現場,資料照,程一駿/提供

其實在「魷魚絲」之前,海大團隊也曾在2015年11月野放一隻名為「阿飛」的成熟母玳瑁,發現牠在94天的旅程中游了5467公里,泳速高達2.5公里;「魷魚絲」則是海大團隊野放的第二隻玳瑁,平均時速為2.1公里,最快甚至達到每小時2.7至2.8公里,比平均泳速1.3至1.5公里的綠蠵龜快上許多。

綠蠵龜與玳瑁洄游習性差異很大,而國內外對玳瑁長距離洄游的追蹤研究並不多,因此程一駿表示,若能取回發報器,對玳瑁洄游研究或對解開「魷魚絲」死前之謎皆有所幫助,然而菲律賓省府層級已不是海大團隊能夠觸及的,判林務局或外交部提供幫助,讓發報器能夠回到研究團隊手中。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