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於分享照片 呂其華精進動力

記者高維奇/報導

攝影是瞬間靈感浮現,一種心情抒發及美感追求,對生態攝影家呂其華而言,更是生活態度與人際溝通的橋樑,樂於與別人分享則是他精進的動力。

「從國中開始迷上攝影」,呂其華說,無法忘記第一次照相機興奮的心情,42年時間匆忙而過,現在拿起相機仍是生活中最刺激有感的事,工作之餘除了拍照就是攝影。

呂其華出門隨身帶著長鏡頭相機,隨時要捕捉精采畫面。高維奇/攝

迷上生態攝影是近6年來的事,一開始拍蚊子、蒼蠅及毛毛蟲,試圖探索大自然微細的大千世界,他將毛毛蟲的照片PO上臉書與好友分享,按讚之多不在話下,也有朋友「抗議」說,每天早上打開手機就看到讓人噁心的毛毛蟲,直見其作品逼真寫實的程度。

金門出生的他,每季都會回老家一趟,故鄉豐富的自然生態,激發他走出蚊子、蒼蠅及毛毛蟲的侷限,開始捕捉金門特有的夏候鳥「栗喉蜂虎」的畫面,環頸雉及野生孔雀也是獵取精采鏡頭的對象。

呂其華在故鄉金門拍攝的環頸雉。圖/呂其華提供

栗喉蜂虎每年春分際就會陸續抵達金門,達兩三千隻,停留時間長達半年,不難發現牠們群聚的巢區,每5至8月都吸引許多攝影愛好者猛按快門,看似不難拍攝,但栗喉蜂虎以高超的飛行速度捕捉蜜蜂、蜻蜓、蟬和蛾等飛行昆蟲,因此很難精準對焦拍攝,速度的掌握是作品成敗的關鍵,呂其華累積數十年的攝影技巧才能捕捉瞬間的美麗。

栗喉蜂虎飛行速快,拍攝者必須掌握速度。圖/呂其華提供

金門的環頸雉及孔雀都不是當地原生禽鳥,環頸雉是幾十年前有人引進當肉雞養殖,之後發現肉質不合當地人口味而棄養繁衍迄今;孔雀則是縣政府的畜產試驗所引進14隻觀賞用,因颱風吹毀鳥籠而逃出,迄今族群壯大。相對於飛行快速的栗喉蜂虎,環頸雉及孔雀顯得緩緩優雅,但容易受到驚嚇,拍攝摃龜率十之八九,攝影必須有足夠的耐心,甚至要僞裝。呂其華說,拍攝環頸雉與孔雀,讓他深深體會攝影就是培養耐心的最佳修行。

在台灣拍生態則無所不在,一群好友相約到白河拍蓮花,一樣的蓮田,他的蓮花照片上有捕食昆蟲的野鳥、成雙成對的豆娘;到虎頭埤拍照,別人走馬看花,他50公尺可以花半個小時仔細觀察,隨時準備按下快門,有時候必須忍受酷熱及蚊蟲咬傷的苦楚,但很多精彩片都是這樣拍出來的。

要同時拍到兩對豆娘,需要極大的耐心等候。圖/呂其華提供

拍人像也是他的最愛,尤其幫上年紀的阿嬤拍照,他說,發現多數年輕夫妻拍自已、拍兒女、拍寵物,就是很少為父母親拍照,這幾年來他常為剛當阿嬤的親朋好友拍人像。「原來我還這麼年輕漂亮!」接到對方感激及留住青春尾巴愉悅的心情,是呂其華最快樂的事。

呂其華的蓮花攝影作品,多了躍動生命力。圖/呂其華提供

如何精進攝影的境界?對呂其華來說,「樂於分享」是他對攝影持之以恆的法門,當他發現自己的作品能帶給別人快樂愉悅,就更勤奮拍攝了。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