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歐美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

作者/劉威良 投稿(旅德作家)

一封來自動物輔助治療機構的嚇阻信

這就是台灣動物福利的現場。一篇我寫的「動物輔助治療的動物飼養問題」,收到讀者扣人心弦的支持肯定,但也收到機構要提告的嚇阻。機構認為我文章中照片的狗舍與雞舍是他們的,沒有徵求同意就公開使用,是侵犯到他們,但侵犯到什麼,她沒法提出。她說照片不撤,要向我寄存證信函,並保留法律追訴權。

收到這樣嚇阻的信,我應該聽從嗎?當初寫此文就是希望動物福利可以被關注,該動物輔助治療機構花了數百萬的費用,請專家與專員做規劃,做出不符動物福利的飼養方式,難道不可以受到公評嗎?

作者劉威良著有「借鏡德國: 毛小孩的神秘力量 -從歐美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一書。劉威良/提供

就法律面來說,照片是我攝影的,我有拍攝的著作權,他們要告我侵什麼權?會去參訪動物輔助治療機構,就是機構的專員知道我出版「毛小孩的神秘力量—從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一書,所以邀我前去提供看法。個人對於治療犬在訓練過程中,機構用隔離式的飼養方式,當場提出看法與建議,毫無隱晦,也希望動物福利可以得到改善與回應。拍攝時機構的人陪伴在現場,現今我文中批評其飼養環境,機構覺得不是滋味,所以準備提告?我不懂,他們沒有任何要反省自己對於動物福利的疏失,卻要追究我的侵權。

「一個國家的強大與道德程度,端看他對待動物的態度」—印度聖雄,甘地

動物福利一向不在我們的生活教育之中,很多人不能了解感受與尊重動物的福利,這是可以理解的,但這絕對是可以學習的。一個拿了數百萬元經費,做專業動物輔助治療的機構,對於專業中最重要的動物福利的認知粗淺,不願改善動物福利還要提出告訴,倒是令人感到訝異。

2000年我於瑞士進修動物輔助活動後,在台灣不馬上出書的原因,其實就是因為不想讓台灣的動物輔助治療在起步時,因為受到意見不同的批評而受阻礙。但是我最擔心的狀況,還是發生了。那就是,台灣人的功能性考量,與愛面子的心態,遮住了對動物福利的關注。

想想看,輔導他們做動物輔助治療機構的團體,在台灣不可能有人會去挑戰他們的專業。但是專業,就會有專業愚痴(Fachidiot)。專業,看到的就只是他們的目的性與工具性,動物對他們來說,當他們有目的性時,就不再單純是生命的本身,很容易人就會跳過動物該有的權益與福利,而只要純化動物行為,要牠們達到區別於別的沒受訓動物的功能。但其實在歐美,動物輔助治療人的目的雖在,但卻是建築在動物福利的基礎上,而台灣卻是故意漠視動物福利,或完全不在乎。

毛小孩漫畫: 米奇鰻。劉威良/提供心理不健康的狗不是治療狗,也不能治療幫助人

或許有些人覺得我太過於苛刻,因為有些動物為了人類的醫療而犧牲更大,這些做輔助醫療的狗,其實沒有被用藥,沒有生理傷害,有什麼問題?但是,如果要從人的教育與醫療效果的角度來看,動物被隔離的精神折磨,是無法發展出健全而完善的身心健康,這樣的狗,心理上是不健康的狗,心理上不健康的狗,如何做動物輔助治療?一個連動物福利的基本概念都沒有,僅是要得到治療犬的純化行為,就折磨狗的飼主,根本不應該被鼓勵。

動物不會抗議說話,如果這樣的情況不被批評,台灣以後大家都會認為這樣飼養治療犬是對的,是符合動物福利的,那台灣所謂「治療犬」的福利將一落千丈。這就像一個飼主,他很有錢,卻不知道動物福利為何,為了要炫耀錢多,而特別用金子打造製作出狗籠給牠的愛狗一樣。動物福利不被當一回事,以目的性為導向的台灣,錢一旦有了之後,動物災難就越大。

劉威良
著有借鏡德國:
毛小孩的神秘力量
-從歐美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