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輔助治療中的同伴動物

作者/劉威良 投稿(旅德作家)

動物輔助治療的犬隻,本身雖被定義為治療犬,但其實更是同伴動物的升級版。因為動物輔助治療的精神來自於人對特定個體中「你的確認關係」( Du Evidenz)的喜愛,從這當中才會讓人心中產生被平等對待與完全地被信任尊重的互相喜愛的感覺,進而連結成有意義的夥伴關係。這其中最重要的是夥伴關係的建立,動物輔助治療或活動講求的就是人與動物的關係連結,這是動物輔助治療中最重要的基礎。

動物輔助治療的犬隻,本身雖被定義為治療犬,但其實更是同伴動物的升級版。圖/「與狗相癒—療癒犬心理工作室」提供

專業訓練不能沒有動物與人的連結

但常常台灣的人看到「治療」,就想到實務上的專業訓練,而忘了治療基礎是動物與人關係的建立。所以台灣研究的結果,與歐美或有落差,原因常常在於我們對動物輔助治療上基礎機制的誤解。因為我們沒有讓動物與人在長期生活上發生良好的關係,而我們只是單純要利用牠來療癒我們,這個互不對等與支配的關係,無法讓狗身心健康而表現得宜,更無法產生「你的確認關係」而無法有良好的治療效果。

動物輔助治療在實務過程中,因為機構的限制而犬隻不能與人生活在一起時,人與動物無法發生信任關係的互動,就失去了讓動物與人有夥伴關係建立的可能,也就達不到良好的互動與治療效果,在這個限制下,如果再把犬隻分開飼養,只為了尋求動物的純化行為,而剝奪了犬隻群體生活的權益及社會化的可能,這樣的犬隻其實完全不能達到身心健康的健康犬的標準,更不能稱之為所謂的「治療犬」。

或許機構認為,因為沒有與同伴接觸生活的狗,看到人會有渴望的喜愛,會更親近人,但是如果是這樣以人為主導的方式來做,讓狗沒能長期與其他動物或人的社會化,根本沒有尊重動物的生活權益訓練時只允許短暫與人的相處,把狗帶到人的社會逛一圈,狗會把與人一時的相處當成是生活中的渴求與正面回饋的機制,牠們可能會衝動焦躁,其行為也不會是正常適宜的。因為與人或動物的相處時間短暫,牠們也可能過度需要人的關愛撫摸,長期處於渴盼與夥伴一起群體生活的需要,甚而狗狗會以為做錯什麼而受到隔離的處罰而不知所措,進而造成牠們認知混淆而難以遵從指令而性格乖張異常。

可以和人一起生活的犬隻才是治療犬

夥伴關係的建立,是我們把要做治療犬的狗當作生活的夥伴相處,給予尊重與關懷,讓牠從性格上培養出穩定而親人的性格,而不是與人類短時間的接觸。而身為治療犬,可以有各種樣態才能療癒不同性格的人。治療照護者不能用單一的標準來進行動物輔助治療,這也是動物治療的多樣性。

藥癮機構中的犬

在一次參訪台灣戒癮機構過程中,有一隻小黑狗被一個年輕人照護。年輕人很喜愛這隻狗,在戒癮機構中擔任照顧小黑的工作。在訪談中他說,他覺得自己感受到自己過去就像小黑現在一樣,不聽話。自從他當了小黑的照護者之後,他可以感受到他過去父親的為他操心煩惱焦慮的感受,而現在狗狗調皮搗蛋就像以前的他一樣,讓他的父親擔心。在這,我們看到年輕人透過照護一隻狗, 學到擔待責任與父親照護的角色,這也是動物治療中身為人的輔導員無法取代的一環。也就是照護動物可以引發人的照護角色出來讓年輕的男性學習到照護動物而引發情感的敏感度。

讓人與狗在平 等的情況下,彼此建立信任感,在足夠的時間下認識彼此而產生互動,進而讓兒童發展出對動物的尊重與喜愛。圖/「與狗相癒—療癒犬心理工作室」提供

心理師工作室的治療犬

在台灣很多機構設計活動,用團體方式做活動,但形式多以團康遊樂的方式進行。這可以增加活動熱絡的氣氛,但如果沒有給個案直接與動物互動的機會,對個案其實影響不大。台灣學習能力很強,在台灣已經有少數的治療機構,選擇和動物長時間生活,在動物有安全感的生活中,培養人與動物彼此的信任而做專業的訓練,根據不同犬隻的個性與不同性格兒童做配對,進而矯正治療兒童的發展問題。

有些個性穩定隨和親人的狗就和喜愛狗的兒童一起做治療。有些犬隻來自流浪犬,個性害羞靦腆敏感,可以讓對狗比較害怕的兒童漸進性地認識狗,讓人與狗在平等的情況下,彼此建立信任感,在足夠的時間下認識彼此而產生互動進而讓兒童發展出對動物的尊重與喜愛。甚而有些原本是流浪狗的狗,保有流浪犬原本的原始個性,特別可以辨識出孩童的情緒狀態,讓治療人員可以適時關注到兒童的心裡狀況,掌握幫助到孩童心裡的黃金時期。

想想看,如果要做心理治療,而動物如果因為不當飼養而無法有穩定的情緒,我們又如何讓動物幫助人呢?

 

 

 

劉威良
著有借鏡德國:
毛小孩的神秘力量
-從歐美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