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王到蚊蠅 繁衍最大事

記者高維奇/報導

從叢林之王的獅子到蚊蠅昆蟲,獵殺採集食物及爭奪交配權,是動物最重要的本能,也是弱肉強食,繽紛暴力不可思議的世界。

在台灣只能從影視媒體看到食物頂端的貓科動物獵殺及動物們爭奪交配權的畫面,對該類節目有興趣的民眾都知道,獅王的地位並不穩,隨時有年輕公獅向牠挑戰,老獅王打輸了,就要被逐出獅群,接著新獅王會把前任獅王繁衍的幼獅咬死,以促母獅發情繁衍下一代。

鮭魚從大海向河流上游逆流而上,途中不知穿越多少激流障礙及被獵食,夭折者難以算計,克服萬難游到原生地,完成授精的神聖任務後,鮭魚們隨即死亡,成為動物們的食物及大地的肥料。

公鴕鳥交配之前先要跳鴕鳥舞,也是在爭交配權。高維奇/攝

在台灣很難看到巨型野生動物為爭奪交配權而戰的畫面,狗到是每年上演,為了爭優先交配權,公狗們必需激烈打鬥,家犬與流浪狗混在一起,嘶吼哀吠聲引發民怨。獸醫師說,狗是群居的動物,發情的母狗會和多隻公狗交配,以取得多元基因。一群公狗經打鬥後分出強弱及交配優先順序,因此母狗同胎會生出小黑、小白、小花等不同公狗的後代。

兩隻紅面鴨在交配,卻出殺出第三者。高維奇/攝

禽類也會爭奪交配權,公鴨們不會激烈打鬥,卻常演出「疊羅漢」的戲碼,即一對鴨子在交配時,另一隻性急的公鴨就踩在公鴨背上,也要和母鴨交配,甚至來第三隻也疊上去,公鴨們相互攻擊,試圖將情敵們推開,也不管母鴨的死活。你推我擠的結果總會分出高下,屈居下風的公鴨仍不罷干休,於母鴨交配後仍窮追霸王硬上弓。

一夫一妻的天鵝,較沒有交配權的競爭。高維奇/攝

同樣是禽類,一夫一妻的天鵝就「斯文」多了,由於天鵝較重,通常會在水中交配,靠著水浮力減輕母天鵝的負荷,頸子長的優勢,讓母天鵝在水中交配不會被淹死。

第三者踩在交配的公鴨上面,上演「疊羅漢」的戲碼。高維奇/攝

這種「疊羅漢」爭交配的情形通常發生在動物園,沒有管控公母鴨的比例,早年農家養鴨子會以一隻公鴨配5、6母鴨;小鴨養大後,甫發情的公鴨會被優先宰殺冬令進補,以免和父親爭交配權鬥得永無寧日。

雄蟾蜍靠著響亮的鳴叫吸引母蟾蜍。高維奇/攝

連日來下雨,市郊夜間蛙鳴不絕,多數動物雄性個體大於雌性,母青蛙或蟾蜍卻比公的大很多,雄性負責尋找合適的水域,雌性被其叫聲吸引,交配時體外受精,卵在水中發育成蝌蚪。蟾蜍可以在較乾燥的陸地生活,對環境的適應力強,闊葉林、河邊草叢及農林地均可發現,也會出沒住宅區,有時候甚至在庭院也可以看到,因此在雨後常可看見蟾蜍交配,青蛙反而不容易看到。

蝸牛雌雄同體,異體受精,應該不會為爭交配權打鬥。高維奇/攝

相對於多數雄性動物為爭交配權而相互打鬥甚至生死戰,台灣的非洲大蝸牛顯得溫和多了,並不是公蝸牛很理性和善,而是雌雄同體,兩隻蝸牛相遇即可交配授精,彼此腹足會黏附在一起,將長在頭部側邊的生殖器互相貼近,將交配器伸入對方的生殖孔中,以交換精細胞,牠們貯存對方的精子分批在適當的時機授精產卵,難怪歷經環境汙染,蝸牛族群仍很強勢。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