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頭鴨 極易親近的禽鳥

記者高維奇/報導

只要有水禽棲息的水域,一定少不了綠頭鴨,有些是人為飼養,更多是不請自來的候鳥,雖然不是家禽,卻是和人類最親近的水禽。

雖是野生禽鳥,但綠頭鴨很親人,是很容易接近的禽鳥。高維奇/攝

台灣很早就有綠頭鴨棲息,俗話「鴛鴦水鴨」中的水鴨即綠頭鴨,牠們每年約10月抵達台灣,4月左右北返,出現在河口、魚塭或埤池等較為開闊的水域上,也會混入農家而被馴養,不斷品種與改良,因此綠頭鴨是家鴨們的老祖先。

早年居民生活清苦,以採集打獵取得蛋白質食物,綠頭鴨不請自來,個體又大容易瞄準射殺,民國50至60年間,常見獵人以空氣槍射殺後,驅狗入水池咬回獵物;也有人找綠頭鴨的窩取蛋食用,有些蛋已快孵化,只是尚未破殼而出,煮熟後還是塞入嘴巴祭五臟廟,這就是鴨仔蛋的由來,現在還是東南亞國家的平民美食。

台灣早就不再獵殺綠頭鴨,也極少人吃鴨仔蛋,反而是拿食物去餵食,有水域的景點,如有水禽棲息,幾乎都有綠頭鴨,例如台南奇美博物館、史前博物館、天鵝湖等。頑皮世界野生動物園的禽鳥包括孔雀、天鵝、綠頭鴨、番鴨及各種觀賞雞,皆任其在廣達25公頃的園區活動,非常親人,其中以綠頭鴨族群最強勢,繁殖能力驚人,在園區的任何角落都可以看現母鴨在孵蛋。

頑皮世界野生動物園的禽鳥任其在園區活動,遊客很容易親近。高維奇/攝

公的鴨頭帶有金屬光澤的綠色,為最強烈的特徵,也是綠頭鴨俗稱的由來,母鳥全身為茶褐色,嘴部為橙黃色並有黑色雜斑,其食物種類廣泛,水草、浮萍、藻類、福壽螺、小魚蝦、蝌蚪、無脊椎的軟體動物等,幾乎無所不吃,但面對人類餵養的高熱量麵包、餅乾,皆難以抗拒,成群搶食,且對人不怕生,還會上岸找尋遊客野餐掉落的碎屑,餓了還會追著人討食物吃。

遊客以飼料引誘上綠頭鴨上岸,甚至讓綠頭鴨食用手掌中的食物。 高維奇/攝

台灣農場、畜牧場密集,綠頭鴨懶得在外覓食,常混入吃飼料,被養得肥胖樂不思蜀而成為留鳥,有的甚至和主人發展親暱關係,主人只要呼喊一聲就會靠近,因為牠知道有食物可吃,混熟後,會隨著主人騎腳踏車跑步;也有騎機車的民眾載兩隻綠頭鴨「遛鴨」,每到有水的埤圳就停車讓鴨子玩水。

綠頭鴨繁殖力驚人,頑皮世界野生動物園的母鴨在水豚區的枯樹幹中孵蛋。高維奇/攝

過去農村零星養鴨的情況已不再,現在都集中大規模飼養,各畜牧場掛「防疫期間謝絕參觀」的標牌,因此現代人少有餵養雞鴨家禽的經驗,沒想到野生的綠頭鴨會跟著人要食物吃,無不新鮮好奇。

綠頭鴨的足跡遍布全球,圖為在法國著名景點史特拉斯堡度冬的綠頭鴨。高維奇/攝

綠頭鴨本身的繁殖力強,母鴨是稱職媽媽,仔鴨的育成率很高,除此外,綠頭鴨遷徙全球各地,也會當地的鴨子交配產生下一代,例如和台灣的番鴨(紅面鴨)交配生下騾鴨。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