凃雅芷的陶藝作品 巧妙融合動保理念

記者 高維奇/報導

目前正在台南市歸仁文化中心第二、三畫廊展出的「記憶的出口」—郭宏益、翁惠玲、凃雅芷三人聯展,其中凃雅芷的陶藝作品,以動保生態為訴求主題,思考人類在工業化後與自然脫節,對其他生物的藐視,甚至壓迫到其他物種的生存空間。

凃雅芷為觀眾解說作品。高維奇/攝

凃雅芷台南人,就讀嘉義大學美術系專攻陶藝,畢業後投入兒童畫教學,與郭宏益、翁惠玲兩位畫家理念相同,因此聯合舉辦這次的畫展,三人的作品創作靈感皆源於對自然環境的愛,專攻油畫的郭宏益表現主題為古厝,為即將消失的建築下歷史記憶;翁惠玲則以複合材料創作環保思維的裝置藝術。

不同時下許多後現代藝術家以極度抽象的主題表現,常讓觀眾摸不著頭緒,無法與創作家的靈感相對應,凃雅芷的動物主題,造型寫實易懂且充滿美感,動物保育的想法圓滿融入主題,例如台灣雲豹,在台美專家歷時13年的調查後,已宣佈為絕種動物,而最適合台灣雲豹的獵物正是台灣獼猴。

雲豹陶作品「代價」。高維奇/攝

凃雅芷的雲豹陶作品「代價」,死亡的雲豹抱著台灣獼猴。原本是獵食者卻比獵物提早滅亡。台灣獼猴因雲豹滅絕而沒有天敵,每天快樂地活著,曾被列為保育類動物,又因人類不當餵養壯大其族群,大自然的食物無法供其所需,因而大肆盗取人類的農作物而引發民怨,在民意壓力下,逼得主管單位不再列為保育類動物。凃雅芷以反諷的手法訴說同樣是保育類動物,下場卻南轅北轍。

山豬作品披著盔甲的造型取名「偽裝」。高維奇/攝

作品中的山豬披著盔甲的造型取名「偽裝」,為什麼飯來張口,被人類圈養成為經濟動物的豬也要偽裝?凃雅芷說,畜業場的豬快樂?她認為真正快樂的,應該是馳騁山林充滿力與美的野豬,但山豬卻頻頻遭到人類獵殺。家豬原本的野性因被人類馴養而弱化,只能披著無形的盔甲偽裝自己。

貓頭鷹作品「這裡」,訴說在貓頭鷹背上的鋼筋及房子,正是貓頭鷹生存最嚴重的咸脅。高維奇/攝

近年來貓頭鷹的保育也備受關注,全世界約有134種貓頭鷹,台灣島上就有12種,都是二級保育類珍貴稀有野生動物,因為外型特殊,有人養來當寵物,近年因人為恣意濫捕,致使數量銳減。而人類不斷砍伐樹木,架起鋼骨水泥建構基礎建設,深山動物的棲身之所也因此遭到破壞。這是凃雅芷的貓頭鷹作品「這裡」的訴求,在貓頭鷹背上的鋼筋及房子,正是貓頭鷹生存最嚴重的咸脅。

梅花鹿作品在背上的高山就是棲息地,頭部的髮飾就是其豐富的食草。高維奇/攝

台灣近年來野生動物保育也有令人欣慰的成績,曾瀕臨絕種的台灣梅花鹿,在精心保育下而今在深山荒野都能發現其足跡,凃雅芷的梅花鹿作品在背上就是台灣的高山棲息地,頭部的髮飾就是其豐富的食草,作品理念完美融合。

凃雅芷說,希望人們能注意到地球上仍有其他的住民,用不同的生活方式,共生共習。「記憶的出口」展出至10月7日為止,歡迎參觀。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