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趟鵝媽媽有機農場 感受生命悠閒自在

記者高維奇/報導

「錢永遠賺不完!」從事早餐店十餘年, 每天累到肩膀僵硬的徐玲玲,3年前從養鵝體驗到生命的悠閒自在,乃毅然結束事業,與另一半歸穩山林,種果樹養家禽,過著似神仙地生活。

徐玲玲說,從小就喜歡鵝,因此把面積約一甲的農場取名為「鵝媽媽有機農場」。她說,該片位於花蓮新城鄉的山坡地是丈夫祖傳的土地,20年前約一半面積配合林務局造林,包括桃花心木、烏心石迄今己巨大成林,3年前開始種香蕉、百香果、酪梨、絲瓜、芭樂、洛神花等蔬果,全部採有機栽培;原本買一公兩母的鵝也陸續繁殖,為了避免近親交配,她遠到別縣市購買種鵝,目前已有三十幾隻,雞鴨也養不少。

「鵝媽媽有機農場」的家禽採野放飼養方式,吃天然食物,例如鵝就喜歡吃香蕉葉。圖/徐玲玲提供

她說,家禽一律野外放養,充分運動,食用野菜野草及蟲子,除了玉米外,不再餵其他飼料。原本香蕉葉是廢棄物,無意中發現鵝很喜歡吃,使得農場的殘餘農產品皆能物盡其用。家禽生的蛋原本只想自給自足,或者送給來訪的親友,之後吃不完,在朋友建議下才開始對外銷售,由於產量有限,目前蛋供不應求。徐玲玲說,不想盲目擴充飼養規模,以免破壞平衡。

 農場的雞食用殘餘農產品,物資一點都不浪費。圖/徐玲玲提供

多數人吃蛋以雞蛋為主,鴨蛋次之,鵝蛋就少吃了,但徐玲玲農場的鵝蛋卻很搶手,大家發現鵝蛋煎成荷包蛋非常好吃,而吃天然食物的雞鴨所生的蛋就是與關在籠子裡的不一樣。鵝除了吃香蕉葉也吃草,成為農場的環保除草機,三十幾隻鵝除草的效率驚人,看到陌生人來訪會警戒驚叫,有蛇、鼠入侵奮而驅趕,難怪徐玲玲那麼喜歡鵝。

來訪的小孩與家禽互動,歡樂無限。圖/徐玲玲提供

朋友造訪農場,除體驗有機生活外,也看到現代生活幾乎已消失的場景,例如母雞鴨孵蛋及育雛。家禽業進入企業化後,小雞鴨孵化後就被集體人為飼養,傳統農村常見的母雞帶小雞幾乎消失。在鵝媽媽有機農場,隨時可以發現雞、鴨、鵝在抱卵孵蛋,感受小生命破殼而出的喜悅。

讓多數農場傷腦筋的莫過於鼠害,想盡辦法就是除之不盡,施毒餌有時會讓家禽畜誤食中毒。對於老鼠,儘管會攻擊家禽蒙受損失,徐玲玲採放任態度,連捕鼠籠都沒有施放,她說,農場一堆螞蟻,也任由它去,她相信生態總會找到平衡點。

農場栽培的有機香蕉。圖/徐玲玲提供

遠離塵囂的山居歲月,看似悠遊自在,其實必須忍受許多不便,很多造訪農場的朋友,幾天後就難以忍受;有機生活看似觀念先進,其實是近乎一種修行的生活,很多人因為難忍口腹之欲而投降放棄,徐玲玲與另一半卻甘之如飴。她說,踏入有機農業,發現這塊領域既深且廣,也認識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她目前正在學習養蜂及魚菜共生。

徐玲玲捨棄塵囂繁華,與另一半歸穩山林種果樹養家禽。圖/徐玲玲提供

熱愛旅行的徐玲玲,千金散盡走訪世界各國,到頭來卻發現從自家農場遠眺的山景是全世界最美的,她希望與更多人分享,有機會到花蓮可以造訪「鵝媽媽有機農場」。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