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聖䴉 族群大到要被槍決了

記者高維奇/報導

埃及聖䴉在許多國家大量繁殖,台灣也不例外,族群大到林務局今年要嘗試以空氣槍撲殺。被歐盟列入百大入侵種的埃及聖䴉,在埃及反而不容易看到,反倒是直線距離埃及1萬4千多公里的澳洲雪梨,公園隨處可見。

最近嘉義縣野鳥學會在嘉義縣東石地區發現龐大的埃及聖䴉繁殖巢區,估計可能有2000隻以上,預料將繁殖更多的埃及聖䴉。由於埃及聖䴉幾乎沒有天敵,鳥友估計全台可能達1萬隻。林務局統計,嘉義、雲林、彰化、台中、苗栗、新竹、桃園等,都已有埃及聖䴉群聚繁殖區,林務局今年的移除計畫,首度嘗試以空氣槍撲殺。

原產於非洲、中東地區的埃及聖䴉,在歐洲大西洋沿岸國家已廣泛分布,澳洲東部城市及美國佛羅里達州也有,歐盟已將其列為百大入侵種之一。林務局表示,埃及聖䴉在非原生棲地屬於外來入侵種應予以控制,是國際上的共識。

埃及聖䴉以類似尖嘴鋤的長喙在淤泥地覓食,非常有效率。高維奇/攝

在台灣的農田、河口埤圳濕地、野生動物保護區,都可以看到埃及聖䴉,以類似尖嘴鋤的長喙淤泥地覓食,乍看之下以為是黑面琵琶。台南市曾文溪出海口的泥灘地是黑面琵鷺來台度冬的主要棲息地,此時正是賞鳥的季節,遊客可以在賞鳥台較近的距看到埃及聖䴉,很多人大呼看到黑面琵鷺了。

澳洲雪梨的公園隨處可見埃及聖䴉。高維奇/攝

在澳洲的雪梨,公園不難看到埃及聖䴉,牠們在草皮覓食,昆蟲、種子、嫩草無所不吃,或混在海鷗、鴿子群中搶食遊客餵食的飼料,看似笨拙的埃及聖䴉,在搶食上一點也不輸給兇猛的海鷗。 渴了就飲用噴泉的水,由於習慣接觸人群,遊客可以近距離拍攝,有如家禽般。夜間停歇在公園樹上,日子過得很愜意。當地人士說,埃及聖䴉是早年引進當觀賞鳥,逃離後大量繁衍。

雪梨公園的埃及聖䴉對人不太畏懼。高維奇/攝

渴了就飲用水景噴泉的水。高維奇/攝

台灣亦然, 早年由動物園引進,養在欄舍中就能繁殖下一代,逃脫後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常與小白鷺、牛背鷺等鷺科鳥類群聚築巢,其雜食性且對環境適應力強,可能引發食物資源及棲地競爭,亦可能逐漸取代鄉間常見的鳥類景觀,對原生物種造成威脅。

亞斯水壩營運後,埃及境內的尼羅河就不再氾濫成災,埃及聖䴉也極少見了。高維奇/攝

跟團到埃及旅遊,首站來到開羅參觀金字塔,在市區的公園、廣場並沒有看到埃及聖䴉。從「路克索」搭郵輪沿著尼羅河南下停靠「艾得芙」、「康孟波」到「亞斯文」等城市, 漫長的旅途,沿岸的水鳥不多,大都是居民養的家禽,埃及聖䴉幾乎看不見了。當地導遊說,古埃及尼羅河每年氾濫4個月汛期結束後,就有大批的埃及聖䴉在水災後的肥沃淤泥地覓食,提醒農民耕作的時間到了。亞斯文水壩完工後,埃及境內的尼羅河不再氾濫,沒有水災後富饒的淤泥地可覓食,埃及聖䴉也極少見了。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