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缸睡蓮復育蜻蜓 生機無限

記者高維奇/報導

如果你喜歡在自家庭院栽培蓮花水草植物,又養些小型觀賞魚悠遊其中,就算只是一個水缸,你可能已為復育蜻蜓助一臂之力。

蜻蜓種類很多,光是台南市水雉生態教育園區就有31種。高維奇/攝

多數人以器皿或挖小水池栽培水生植物,只是為了綠美化,提高居家環境品質,並沒有想到要復育蜻蜓這檔事,反而是響應養孔雀魚可以吃蚊子幼蟲,減少登革熱傳染。主人在生活中常看到蜻蜓停駐在小水池的植物上及點水的動作,也都不以為意,不知道蜻蜓點水是在小水池產卵繁殖,被行家告知後,才驚覺原來復育蜻蜓如此簡單,只要營造友善的環境,蜻蜓不請自來。

庭院景觀池水面上常看見蜻蜓停駐,牠們飼伺機在水中產卵繁殖。高維奇/攝

庭院小水池如此,大面積的生態保護區復育的功能更強了,位於台南市官田區的水雉生態教育園區,十幾年時間成功復育保育類的水雉而全國知名。水雉習慣在菱角、荷蓮等水生植物上行動覓食、築巢孵蛋育雛。整個園區自然生態鏈相當完整,大小植物、昆蟲、鳥類等相當多,也提供相當的食物來源,因此吸引許多蜻蜓繁殖。根據調查,園區內更有多達31種的蜻蜓,包括細蟌科的白粉細蟌、橙尾細蟌等;琵蟌科的脛蹼琵蟌;晏蜓科的烏點晏蜓、麻斑晏蜓等;春蜓科的粗鉤春蜓、細鉤春蜓;蜻蜓科的粗腰蜻蜓、橙斑蜻蜓、薄翅蜻蜓、夜遊蜻蜓等。

水雉生態教育園區自然生態鏈相當完整,吸引許多蜻蜓繁殖。高維奇/攝

雖然園區的蜻蜓很多,但不是隨時可看見,有的習慣在天氣好的早晨活動,例如彩裳蜻蜓成群飛舞;陰天快下雨時,就會有薄翅蜻蜓成群低飛在捕食空中的小昆蟲;至於夏季的傍晚,則很容易在水邊,看到夜遊蜻蜓在池子裡繞圈圈巡守著。

隨著品種不同,蜻蜓出現的時間也各異。高維奇/攝

早年的農村及城市的公園水池,蜻蜓滿天飛到處都是,當年家庭普遍貧窮,沒有多餘的錢為小孩買玩具及提供娛樂活動,抓蜻蜓就成為窮極無聊時的遊戲,小孩子拿著竹掃把輕輕壓住停在地面的蜻蜓,一個小時可以抓到十幾隻裝在瓶中。當年只要在埤池水溝釣魚,就會有蜻蜓停駐在浮標上,數量之多可見一斑。因為沒有大量噴灑農藥的水田,水域是蜻蜓繁殖的處所,為了確保產量大量使用農藥後,水田中缺蜻蜓幼蟲所需的食物,自然不會蜻蜓點水。

庭院小水池如生態鏈完整,也能復育蜻蜓。高維奇/攝

蜻蜓與螢火蟲都是自然環境良窳的指標,環保意識抬頭,很多團體開始復育這兩種昆蟲,比較之下,螢火蟲復育的門檻較高,蜻蜻只要環境友善,牠們就會聚集繁殖,台南市水雉生態教育園區就是最好的例子;新北市貢寮龍崗社區早年人口流失,梯田廢耕,這幾年旅居都市的年輕人返鄉務農,以無毒耕作方式友善環境,土地逐漸恢復生機,蜻蜓開始巡田水,山羌、穿山甲、食蟹獴等一度絕跡的嬌客也再現蹤影。

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理事長李朝全說,在自家庭院、車庫或陽台養一缸蓮花,裡面養些小魚,一段時間水質穩定不發臭,就有機會讓蜻蜓光臨繁殖,為復育盡一分心力。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