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奉獻人類身軀的動物一點基本尊重

作者/劉威良 投稿(旅德作家)

動物不該被污名化

常常聽到別人罵遭透的人說這種人是豬狗不如,或是畜生等等。個人覺得罵人可以,可是不應以動物作為罵人的形容詞來污名化動物,就像過去我們認為蒙古症的稱呼不好,因為會污名化蒙古人一樣,而改用中性的醫學名稱稱之

動物身為動物,並不因為牠自身的選擇,更沒有道德問題。人類自有理性思考以來,自認為是大自然的主宰,把別於人類的自然生態都看成是低於人類的想法,沙文主義心態地剝奪與其他生態共享的大自然資源,為了自己的口腹之慾、日常所用,為降低屠宰動物的良心譴責,而把所有被吃食與被屠宰使用的動物統稱為經濟動物,自我陶醉地催化人類自己是具有高於動物的靈魂。這種說法,其實完全經不起檢驗。

人類為降低屠宰動物的良心譴責,而把所有被吃食與被屠宰使用的動物統稱為經濟動物。劉威良/提供

若從大自然的角度來看,不生產也不製造一點點塑膠物,不使用柴油、汽油製造污染、不砍森林一棵樹木的動物,牠們有什麼低於人類道德地方?牠們的存在其實與每個人的存在都是同等重要,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對於人類不能排除使用動物的日常來說,我們人類不是應該感恩動物的犧牲,成就人類的口腹之慾與衣物日常生活的使用嗎?我們有什麼道理再對動物說三道四?人對於動物奉獻身軀的情狀毫不感恩也就罷了,憑什麼辱罵沒有污染大自然的動物不如人類?是什麼邏輯讓人自我膨脹成為宇宙的主宰,而貶抑同是身為自然界一分子的動物。

雖然動物聽不懂人對牠的責罵,但這卻反應政治人物或一般人的心態,就是人類的文明與動物有別,自認高動物於一等。說真的,如果人類的文明真的高過動物,
為什麼人類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而動物不會?

面對人類與動物死亡的討論

面對人類的自我中心而操控大自然基因與製造污染的問題,人類對自己製造出來的災難顯然已經失去控制。人類對屠宰動物的死亡,心理上視為自然,其實是不願面對,也就是漠視它,假裝屠殺動物的事實不存在,這樣的舉重若輕,進而造成放縱人類對動物的屠殺。

動物們的存在其實與每個人的存在都是同等重要,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劉威良/提供

因為人對動物死亡的惡,人類無視於惡,相對於這個惡,人類為代償自己的罪過,反而在心理上塑造出自己是宇宙中心的代償機制,所以人類在面對自己死亡時,
相對於動物的輕,就突顯對自己或親友死亡的無比重視,進而根本無法坦然接收大自然中生死的定律。也就是說,大多數的人只願意接受生命的到來,卻排除並逃避自己與親友的死亡,否定大自然定律的生死,成了人類不面對的課題,但課題終究要人類面對的結局。在這部份就有尊嚴死亡的討論,可以看出人類的荒謬。

人類在生物界的研究化分本來就是屬於動物。而人這種奇怪而矛盾的動物,因為自己的差別心,把動物之死當成理所當然,甚至把動物當成咒罵的對象,用來突顯自己的尊貴,但當要面對自己的死亡時,就把自己與近親友人的死亡塑造成無比神聖,逃避自然的定律的結果,就是延續生命無極限到失去該有的尊嚴。

人類對自己的生死,或許可以謙卑地看看身邊的動物,牠們或許沒有人類的理性,但是牠們不違逆大自然的定律,就是人類最該跟動物學習的地方。自認為有理性
的人類,最應反省自己的所為,動物從來沒有對不起人類,牠們應該被人類公平的對待,我們應該感謝而非污名化動物。

劉威良
著有借鏡德國:
毛小孩的神秘力量
-從歐美動物輔助治療,看台灣動物福利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