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惠陽 府城瘋狂追鷹人

記者高維奇/報導

從民國91年5月30日開始在台南市巴克禮公園看到第一對鳳頭蒼鷹後,鄭惠陽就對這種都市猛禽著迷,7年來不斷在公園、學校、古蹟園區甚至行道樹觀察,一年約有 300 天,用類單眼相機紀錄台南市區十多個鳳頭蒼鷹家族,一個極端瘋狂的追鷹人。

鄭惠陽在億載金城追蹤5年的鳳頭蒼鷹,圖為鳥夫妻的母鳳頭蒼鷹。圖/鄭惠陽提供

迄今已記錄19對,揭露鳳頭蒼鷹許多不為人知的生態習性,讓鄭惠陽成為台南市鳳頭蒼鷹的活字典,包括棲息地點、健康、繁殖情況都充分掌握,7年的觀察積累,都是別人難以拍攝到的畫面,包括交配、育雛、獵捕等鏡頭,都要花時間等候及掌握最佳時機,例如交配,全程只有6至9秒,拍攝的失敗率很高,他必須了解一對鳥夫妻在何時的交配頻率較高,以利拍到完美畫面。

鄭惠陽在水萍塭公園追蹤正在孵蛋準備育雛的母鳳頭蒼鷹。圖/鄭惠陽提供

鳳頭蒼鷹在都會區沒有天敵,位居食物鏈的頂端,其獵捕自然成為鄭惠陽關注的畫面。「老鷹抓小雞」是對猛禽獵食的粗淺認知,但看了鄭惠陽的照片,他沒有拍到鳳頭蒼鷹抓小雞,而一般野鳥包括麻雀、斑鳩、白頭翁、五色鳥,連體型較大的鴿子也照獵不誤,至於養在籠中的觀賞鳥走失後一旦被鳳頭蒼鷹鎖定,大都難以逃離鷹爪。老鼠是多數猛禽食物來源,鳳頭蒼鷹也不例外,數量眾多在樹上穿梭的松鼠也是獵殺對象。其他的獵物還有蛇、蜥蜴、壁虎、蝙蝠等,食物來源很多。鄭惠陽說,鳳頭蒼應抓到鼠類或野鳥,有拔毛再吃的習性,因此拍照時也常將毛髮飄落的畫面入鏡。

鳳頭蒼鷹是都會區可以就近觀察的猛禽,有強烈的地域性,因此一座公園只能容許一對棲息,這也方便鄭惠陽觀察記錄。每對鳳頭蒼鷹從交配、孵蛋、育雛及幼鳥離巢學飛等過程都詳細紀錄。例如他觀察億載金城一對鳳頭蒼鷹歷經 5 年 10 次繁殖連敗後,今年首巢完全出乎意料,兩隻毛小孩冒出頭來了,繁殖成功的機率越來越高。

鄭惠陽精確拍攝到鳳頭蒼鷹捕抓到老鼠的畫面。圖/鄭惠陽提供

看到他在演講中展示的照片,有人會誤以為台南市隨處可以看到鳳頭蒼鷹,但真正自己拿著相機到公園找可能一隻也沒看到。鄭惠陽之所以能信手拈來隨時可以捕獲鏡頭,是因為他完全掌握紀錄中的19對鳳頭蒼鷹的生活動態,他可以在教會的十字架、建築物的避雷針、醫院急診室前的行道樹拍到鳳頭蒼鷹。

鄭惠陽應台南市野學學會邀請演講,課堂中帶學員到五妃廟鳳頭蒼鷹築巢的樹下,讓學員隔天可以前往觀察。高維奇/攝

看他的照片,會以為他的攝影器材一定大砲級的望遠鏡頭,其實,從一開始追鷹,他就用一台一萬多塊錢的類單眼相機迄今,帶一只水壺就可展開一天的追鷹行程。他說,他拍的照片都是一般人肉眼可及的角度,他從沒有爬上樹或利用其他輔具去拍照。

一台平價的類單眼相機加上一只水壺,就可以讓鄭惠陽展開一天的追鷹行程。高維奇/攝

台南市野鳥學會理事長潘致遠說,多數鳥友想看很多種鳥,鄭惠陽是極少數只觀察追蹤鳳頭蒼鷹的特殊鳥友,在台南市可能找不到第二人,

由於一門深入,很多賞鳥、生態團體請他演講及導覽,幽默風趣深入主題,胸有成竹言之有物不在話下。他說,賞鷹不一定要上山下海,你、我生活的都會叢林裡,就住著生性大膽的鳳頭蒼鷹。想要更了解這位瘋狂的追鷹人,可以上臉書(Sunny  Cheng)收看他的追鷹日記。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