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捕巨口鯊世界第一 動團籲政府提保育措施

記者 陳璽安/報導

本(5)月6日,一艘花蓮籍漁船捕獲一隻罕見的巨口鯊,再度引發各界對於鯊魚保育以及利用的討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動社會)表示,保育團體成於2012年為巨口鯊等鯊魚請命,要求漁業署將珍稀巨口鯊列入禁捕名單,然而6年多過去了,巨口鯊不僅沒有被列入禁捕名單,也不見相關單位有任何保育措施,眼見巨口鯊的捕獲高峰期將至,動社會呼籲漁業署與海委會儘速與各界討論並提出保護或減緩撈捕的措施。

巨口鯊的捕獲高峰期將至,動社會呼籲漁業署與海委會儘速與各界討論並提出保護或減緩撈捕的措施。取自台灣漁業資料庫

為了喚起政府及大眾對鯊魚的重視,動社會與多個保育組織曾於2012年11月召開記者會,以「沒了鯊魚,人類更危險」為口號,呼籲漁業署比照鯨鯊,將大白鯊、象鮫與巨口鯊列入禁捕名單。

對於動團的呼籲,漁業署以公告「大白鯊、象鮫及巨口鯊漁獲管制措施」作為回應,於次(2013)年起規定漁民若捕獲大白鯊、象鮫與巨口鯊,須先通報漁業署並留置完整魚身24小時後才能拍賣及利用魚體,而漁業署也在同(2013)年2月的「大白鯊、象鮫及巨口鯊保育措施協調會」中,承諾將與學術機構合作,試辦活體野放計畫,研究評估大白鯊、巨口鯊等標記、釋放的方法,並根據後續的通報資料,進一步評估保育措施及配套方案,逐步將大白鯊、象鮫及巨口鯊列入禁捕名單。

不過,動社會指出,6年多過去了,漁業署未曾公開巨口鯊通報記錄,更不見進一步的標記釋放方法或是保育措施

本(5)月6日,一艘花蓮籍漁船捕獲一隻罕見的巨口鯊,再度引發各界對於鯊魚保育以及利用的討論。資料照,第十二岸巡隊提供

1976年,「巨口鯊」被人發現並命名,至今全世界只記錄到127頭,其中就有54頭是在台灣花蓮外海被捕獲,比例超過4成,但這僅限於媒體曾報導過的案例。根據國際巨口鯊通報網站(sharkmans-world.eu),台灣在2013年至2014年間,於花蓮外海捕獲了32頭巨口鯊,2015年捕獲2頭,2017年8頭,而2019年5月捕獲1頭,但上述資料僅記錄了曾被媒體報導的數字,根據動社會在當地田野訪查的資訊,當地漁民於花蓮外海捕獲巨口鯊的數量是巨口鯊通報網站紀錄的好幾倍

究竟漁民的通報量多少,漁業署未曾公布。匯整漁民的通報資料,應能梳理出許多重要資料,例如物種出現的高鋒期或是熱點等等,有了這些資訊,也才能進一步提出保育與經濟共榮的政策,據此,動社會針對五大面向,向漁業署提問,首先,對於漁民通報的「大白鯊、象鮫及巨口鯊」資料,請問漁業署是否有編列預算進行研究與分析?又是否能基於政府公開資訊,公布相關資訊?

本(5)月6日,一艘花蓮籍漁船捕獲一隻罕見的巨口鯊,再度引發各界對於鯊魚保育以及利用的討論。第十二岸巡隊/提供

其次,對於漁民的捕撈與通報行為,過去通報資料所顯示的巨口鯊及大白鯊被捕熱點為何?能否與漁民協調制定禁捕月份及禁漁區?若漁民不願配合填寫捕獲經緯度,漁業署是否有因應措施?第三,對於捕獲之鯊魚,除了基本生物資訊,是否曾委托學者進行採樣做基因序列或採食殘留物等分析?是否曾進一步瞭解東部外海被捕的巨口鯊及大白鯊之族群遺傳、分類及分布的意義?

第四,動社會從積極保育的立場詢問漁業署及去(2018)年成立的海委會,混獲鯊魚是否有標記回放的可能?是否能避免混獲發生?有無可能支持學者投入避免混獲的研究計畫?最後,根據動社田野訪查,每年5至7月是巨口鯊被捕獲的高峰期,不知政府是否已有保護或減緩撈捕的措施?是否能積極以政策支持科學家與漁民合作,共創漁業經濟與保育合作的典範?

動社會表示,每年春夏季是巨口鯊大量被捕獲的時節,呼籲漁業署與海委會儘速與學界、漁民及保育組職合作,討論並提出保護或減緩撈捕的措施,動社會也建議比照過往鯨鯊模式,以標記釋放的方式處理纏網的活體巨口鯊,並邀請漁民合作,主動到海上搜集資訊,以獲得珍稀巨口鯊的資料,制定最佳的保育措施。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