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勝興返鄉重拾九孔養殖 正名「貢寮鮑」

記者 陳宇/報導

在醫療器材業與電子業打滾多年的李勝興,在外飄盪多年後決定回到家鄉貢寮,重新放養被稱作夕陽產業的九孔。他回到貢寮,在海邊的老家,重拾曾經撐著家族生計的產業,並且努力的讓九孔養殖重回主流,還將其正名為「貢寮鮑」,讓這個連結了貢寮興衰的產業,能在台灣人心裡,劃上等號。

回到家鄉修復毀損的養殖池,復養沒落多年的九孔。陳宇/翻攝

貢寮的九孔養殖曾經風光多時,但也沒落多年。李勝興的童年可說是在九孔池裡度過,見證了這個產業的起落。受到疫病及基因改變影響,九孔育成率大減,很多養殖戶退出,目前貢寮九孔總產量約僅全盛時期的十分之一。很多業者縮減養殖規模,甚至放棄,只有長輩守著這片海,和海上的養殖池,「加減顧」。

把貢寮產的九孔正名為「貢寮鮑」,希望讓地方與物產畫上等號。陳宇/翻攝

李勝興表示,想恢復以往榮景確實不容易,但總是要有人試試。活化地方廢棄空間,是他的初衷。修復年久失修的海水養殖池,放養曾經熟悉但消失在他人生多年的九孔,夢想結合了現實,他得不斷往前。

回到貢寮3、4年,今年他在陸上池裡養了白蝦。沒有混養其它魚種。一方面對水質有信心,另一方面也是要增加自有水產通路的產品,「讓消費者最短時間內完成採買清單,是忙碌社會的基本需求」。

只是,九孔一直無法成為家庭餐桌的料理。李勝興說,只在辦桌時才能看到九孔,一般家庭很少採買當食材,購買不易和不知如何烹調,成了無法普及的惡性循環;他與專業廚師設計菜單並錄製烹調教學影片,也規畫北海岸輕旅行推展食農教育。

養九孔成本不小,苗場育苗八個月到一年、海池裡養半年才能收成,魚苗和飼料,還有採收的潛水員,成本壓力很大;今年他加了白蝦,需要的資金又更多。李勝興說,政策給的青農低利貸款,加上農信保提供的融資協助,讓很多沒有財力後盾的青農,可以憑藉自己的力量開拓農業事業。

李勝興返鄉重拾九孔養殖,每天看著海過生活人生愜意滿足。陳宇/翻攝

經過幾年努力,李勝興慢慢看到成果,顧客回購率變高,還有很多人專程來買。這讓他除了欣慰更有信心,他知道自己的方向是對的。為了更了解整個產業鏈,他需要加強與地方的連結。當選百大青農,除了讓他在專業技術層面獲得提升,也讓他有更多機會認識更多人。李勝興說,相較早期農漁業者各自打拚,現在的青農真的很幸福。國家給很多資源,從技術輔導、通路拓展,到資金取得,都有完整支持,讓青農少了跌跌撞撞的頭破血流。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