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雞對上紅貴賓 對峙不退讓

記者高維奇/報導

從雞犬不寧、雞鳴狗吠、雞犬相聞等成語詞句,可以想像在古代人類居住環境中,雞和狗是普遍飼養的家畜禽,至今在都市已難看到有住戶同時養雞和狗,住在台南市鬧區的陳俊文家就養一隻狗和雞,雖不至於雞犬不寧,但一見面就互吼對峙,時間可以長達20分鐘以上,誰也不退讓。

陳俊文任職於台南市開基玉皇宮管理委員會,每遇黃道吉日就有進香團請神像到玉皇宮進行開光,法師吹龍角手搖帝鐘並唸咒後,取寶劍在白公雞冠割取少許雞血為神像開光。絕大多數的進香團進行開光法事後會將神明雞帶走,少數沒有帶走的雞,體弱的就會死在宮廟。

這隻神明雞於開光法事會被棄於玉皇宮。圖/陳俊文提供

陳俊文說,日前留下一隻健康的神明雞,問遍廟方人員,都沒有人願意收容,想送到願意收容神明雞的袁萬七,因為遠在東山區,沒有時間將雞送過去,如果送動保處的收容所,恐怕會在籠子裡終其一生,只好將雞帶回家,養在居家原本是水池花園的空地,餵以白米,又能在泥土上活動,隨時可以沙浴,讓原本精神萎靡的神明雞雄糾氣昂,家人都接受養來當寵物並取名「阿華」。

玉皇宮管理人員陳俊文將雞帶回養中飼養。圖/陳俊文提供

阿華受到歡迎,卻引發家中的紅貴賓吃醋不滿,和雞相見分外眼紅,不過神明雞也不是省油的燈,面對狗低沉吼叫,仍怒目相對毫不畏懼,就好像兩名劍客般,誰都不輕易出手,就這樣長對峙長達20分鐘以上。陳俊文說,他直覺認為狗會咬傷雞,在雙方對峙時,他伸手想將狗抱走,卻被盛怒緊張的紅貴賓轉頭反咬一口,鮮血直流,公親變事主,大呼倒霉。

神明雞和紅貴賓只要相見就長時間對峙。圖/陳俊文提供

一再對峙的結果,有一次神明雞猛啄紅貴賓一口,痛得哀哀叫,卻也沒有因此而怯場,每天還是對峙雞鳴狗吠。

面對狗的低吼,神明雞仍怒目相對毫不畏懼。圖/陳俊文提供

雞和狗是人類極早餵養的動物,老子道德經第十八章就有「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 」的章句。村民不相往來,但鄰村的雞鳴狗吠卻可以輕楚聽聞。而雞鳴和狗呔會相互帶動,狗可以聽聞或嗅到微弱訊息而呔叫,雞群也會附和鳴叫,反之亦然,再怎麼沈睡的主人都會被吵醒。

農業時代家戶同時養雞、狗非常普遍,大都野放,可能是長時間相處彼此熟悉了,狗偶爾會追趕雞群,很少咬死雞隻,如果發生狗獵殺雞隻的情況,主人可能會淘汰家犬,不養狗或重新養一隻,且從幼犬開始養,讓狗從小熟悉身邊有雞鴨的環境,長大後就不太會傷害家禽,也沒有長時間對峙的情況。

工商發達社區都市化後,零星養雞非常少,家中狗和雞一起養更少了,因此在都市的雞和狗彼此不熟悉,都視對方是「怪物」,難怪見面就會仇視對峙,如狗夠兇猛就會將雞咬到死傷,被放生的神明雞不是死於車禍就是被流浪狗咬死;防護設備較差的養雞場最怕野狗闖入雞舍內驚擾雞群,不是被咬死就是驚嚇過度相互踐踏緊迫而死。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