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團籲將復育納入野保法 挽救瀕危動物

記者 陳璽安/報導

《野生動物保育法》於民國78年成立至今,許多瀕危動物仍舊瀕危,對此,民間團體與立委陳曼麗、王育敏等人於15日召開「野保法30年:未能讓瀕危動物脫困」記者會與公聽會,要求林務局與海保署等保育主管機關儘速修法,讓瀕危動物的復育計畫能有法律支持,讓瀕危動物確實獲得保障。

民間團體與立委陳曼麗、王育敏等人於15日召開「野保法30年:未能讓瀕危動物脫困」記者會與公聽會。翻攝自立委陳曼麗粉絲專頁

《野保法》成立至今,歷經7次修法,但包括台灣黑熊、石虎以及近年發現的台灣白海豚等瀕危物種,處境依然艱辛。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聯盟(動督盟)指出,《野保法》立法30年,不僅保育經費逐年下降,政府對於瀕危野生動物也只停留在被動關心的程度,缺乏積極復育作為,呼籲政府修法,讓復育計畫可以有明確的法律支持,並有明確的經費來源,積極幫助瀕危物種族群止跌回升,脫離瀕臨絕種危機。

「有的物種我們已經很清楚牠的狀況,我們應該立刻進入復育行動。」屏科大野保所教授裴家騏表示:「我們不需要去花更多的時間跟資源,去做跟復育沒有關的基礎研究。」裴家騏指出,目前政府與開發部門對於野生動物的照顧,只做到不去加害甚至只有減輕加害,但這對於瀕危物種來說並不足夠,而保育主管機關一直做基礎研究,但其實我們對於某些物種已有足夠瞭解,已足夠我們採取有效行動,這個有效行動應有法律來支持

在公聽會中,民團也提出了許多實際遇到的保育問題,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創會理事長文魯彬便指出,對於瀕危物種,除了法律上的作為,也應重視開發上的不作為。文魯彬表示,台灣的現況是動物越來越少,各種建設卻越來越多,能源局、內政部、經濟部、交通部等單位不斷地開發,開發過程中環評是否確實發揮作用?以正在進行的離岸風機來說,廠商違背環評承諾,環保署、能源局或保育主管機關海保署,誰來負責?誰來開罰?

林務局保育組組長夏榮生表示,現有的《野保法》兼具棲地的保育與物種的保育,林務局內部已著手盤點現有的法條,討論可行的修法方案,也曾與海委會召開協調會議,但修法仍需要時間,盼能兼顧各面向。不過立委陳曼麗說明,若要讓《野保法》在本期院會通過,農委會最遲須於下(9)月15日前提出修法草案,在動督盟祕書長何宗勳的建議下,林務局允諾針對重點法條優先修改,預計2週內邀集學者與民團商討可行的修法方向。

 

對於公聽會內容,與會公部門也提出了建議與回應,內政部營建署國家公園組組長張維銓則以《國家公園法》的修法經驗為例,建議可考慮由黨團提出修法草案;而特生中心組長張仕緯則針對基礎研究作說明,其表示,基礎研究的累積便是一種監測,復育措施及各種保育措施是否有效讓動物數量增加,這個問題也有賴基礎調查回答,因此基礎研究仍有其必要性。

 

資訊類別: 

回應